27.你是我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以‘吻’封缄,只有这变态才干得出来。
  心湖忍气吞声,抿着嘴,垂首捂着手腕。
  脱臼的地方被接好了,过了刚那一下子的疼劲儿,现在痛苦确实缓解很多。
  不过,她不会因此而感‘激’他。
  喜怒无常,心狠手辣,江湖对魔教教主秦无炎的结论果然‘精’准。
  “云盟主的毒是你下的?”心湖直接问出心中的疑‘惑’。
  闻言,秦无炎‘唇’角轻勾,翻身躺到卧榻上。
  “你猜。”很慵懒惬意的调调。
  “我猜不是。”
  很果断的评判。
  “喔?”秦无炎有些意外,手极为自然地揽上她的腰。
  原本坐在卧榻上的心湖,身板登时‘挺’起僵硬,被躺着的秦无炎挤到边边上,极为勉强难受的坐着。
  经过之前惨痛的血‘肉’教训,要再来个断胳膊断‘腿’,心湖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直觉,我想不出你的动机。”她很老实的说到。
  从她了解到的情况推断来看,一旦秦无炎看不爽的人,都是立马直接灭了挫骨扬灰。
  他是一个有仇当场就报的主,不会选下毒迫害这么委婉忸怩的方式。而且,说实话,云盟主,不够他看。
  所以,心湖整明白了,这‘阴’毒的主她惹上了,只能虚以委蛇,想其他办法脱身。硬碰硬,下场只会让自己死得很难看。
  “呵呵……”秦无炎轻笑,既不认同,也不反对。
  “没有七‘色’散。我给你吃的‘药’,没有毒。”这次心湖主动招认错误。
  “喔?”
  秦无炎眉眼含笑,盈盈脉脉如‘春’华秋月,似乎并不意外。
  “真的很抱歉,教主你大人有大量,再者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就放过我吧。”一咬牙,心湖主动软下身求和,同时搬出洛冉初这枚大挡箭牌。
  “就是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不然……只怕你现在早就变成尸骨一具了。”秦无炎将她一把揽入怀中,在她耳畔轻轻说道。
  心湖:“……”
  “以后,你是我的了。”秦无炎轻咬住她的耳朵。
  呜呜呜……‘欲’哭无泪的感觉,如坠寒渊的无力。
  小师弟,师姐现在知道被恶霸欺负调戏的感觉,是那么的……震撼。以前,真是对不住你啊!如果上天能给她一个赎罪的机会,师姐一定加倍温柔地爱护你。
  想起师弟,心湖顺口问道。
  “对了,你一直在这附近?”
  “嗯。”
  “那……你有没有看见我师弟?”
  “有。”
  “喔,你看到他去哪儿了吗?!”心湖连忙侧过脸去看他。
  不经意间,撞入那双冷幽妖邪的眸里,赶紧挪开视线,不敢再看,杀伤力惊人。
  “不告诉你。”
  心湖呆若木‘鸡’,大魔头……也这么幼稚?
  见她的呆样,秦无炎笑眯眯地掐了一下她的腰。
  “你求我啊。”
  “我求你。”果断开口,心湖已被**得完全没了脾气。
  “不够。”
  嗄?!不够?
  “亲我。”
  心湖两相权衡,一边是早就没了清白的嘴巴,一边是招人怜的小师弟。
  偏过头,对准那戴着‘精’致银面具的脸。
  这……脸上没处下嘴啊,心湖只好低下头,在离他‘唇’边两寸飞速落下一‘吻’,无法忽视的细腻触感,凉瓷肌肤,浅尝辄止。
  凤眸眯起,薄‘唇’轻抿,秦无炎显然有些不满意。
  硬着头皮,心湖不再犹豫,贴上他的‘唇’,轻‘吮’了下。
  “我看到他往厨房的方向去了。”
  “啊?”
  心湖愣住,彼此的‘唇’还贴在一起,突然意识到他是在回答她刚才的问题,她连忙挪开嘴。
  对哦,她怎么没想到,小师弟这几天都没好好吃饭,该饿了。想到极可能是虚惊一场,心湖些微放下心,仍然起身,想去确认一下。
  “去哪儿?”
  秦无炎的声音平淡不见情绪,也不阻拦。
  “我……我想去找我师弟。”
  “你不想知道昨个我给你吃的‘药’是什么?”他突然提起。
  “额……”
  她当然想知道,莫名奇妙被吞了两种‘药’,一种作用很苦‘逼’,已有领教。另一种,目前未知,反正又不是解‘药’。
  “我知道你不会害我,我的命,对你还有用。”心湖提起勇气,认真着脸摆酷。
  “呵呵……你倒是有认知。”
  “我已经接近云若轩了,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跟我回魔教,可好?”
  心湖哑住,这厮不按牌理出牌啊,接近云若轩,不是应该搞点‘阴’谋么?
  好吧,即为局中人,她那蠢蠢‘欲’动的江湖八卦‘欲’,不受控制了。去魔教?她还没打算叛变的这么彻底啊。
  您最近阅读过:
  _.ddBookHistroy(264487,"师姐无耻");
  _.y",5);
  17K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