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云起前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跟我回魔教,好不好?”
  唐心湖望着魔教教主秦无炎那似笑非笑,似威胁非威胁的眼神,一时间心惊胆颤。
  “我是不二门的弟子,师父他待我甚好,我不能跟你去魔教,会对不起师父的。”心湖战战兢兢灰常婉转地回绝。
  “你喜欢洛冉初?”
  秦无炎突然爆出一句。
  “放屁!”心湖惊慌,脱口而出。
  意识到自己刚刚吐出是怎样两个字,唐心湖真是想死的心都有。
  一方面,急于否定有欲盖弥彰之嫌,另一方面,她说魔教教主说话是放屁?
  可疑的是,这厮怎么会突然冒出这句看上去大逆不道非主流的论断?他究竟是哪只眼睛看出来她对洛冉初那连她自己都不确定的那点小心思。
  “嗯?”
  秦无炎伸手握住她之前受伤的手腕,轻微用力。
  心湖这下如被钉在原地,大气也不敢出,刚刚生出的那点勇气登时消耗殆尽。
  “说实话。”秦无炎贴近她,温雅的笑容,满室生辉。
  “我……我不知道。”
  那冷幽的目光,让她有一种被看穿,无所遁形的惶恐。
  “不知道……”这三个字被他咀嚼出意味深长的味道。
  心湖突然间昂首挺胸,她喜欢谁,那是她自己的事情。
  “你跟我师父是什么关系?”
  “呵呵,我跟你师父……”秦无炎勾起唇角,又是那邪佞如魔的笑。
  “我欠他条命。”
  “喔,我师父救过你?”心湖一喜。
  “但是,他可是……我的仇人。”手上一个使力,秦无炎又将心湖重新揽回怀里,并让她坐在他腿上。
  “你?”心湖这下真的坐立难安,如坐针毡。
  “所以,师父的债徒儿来还,很公平。”
  最终,秦无炎下此结论。
  什么跟什么啊?心湖震惊,听起来好复杂,可是……
  “你不是说洛冉初对你很好吗,那你是不是应该报恩呢。不然,我可就要找他麻烦了喔。”
  冷馨幽凉的气息吹拂在耳畔,心湖登时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她刚找的理由,成了她跟他去魔教的原因,她这次又自己给自己挖坑了?
  要不要这么有喜感的悲剧?
  “我……不行,这是你的一面之词,我要去找我师父。”心湖想挣脱出他的怀抱。
  “下次毒发作了,想必会很精彩。”秦无炎闲适丢出一句,带着几分玩味。
  重磅炸弹!瞬间打入崖谷!!
  心湖如掉落蛛网的小虫,浑身缠满了黏腻的蛛丝,越缠越紧,逃而不能,被人抓在手心,彻底掌控的无措让她想让自己立马昏厥过去。
  这时,隔壁传来窸窣的声响,门被推开的声音。
  有人回来了?!心湖心念一动。
  “再来找你。”
  语毕,脸颊边落下羽毛般轻柔一吻,一阵风拂过,刚刚还在榻上慵懒妖魅的男子已消失无迹。
  而那毛骨悚然的妖寒气息仍然徘徊在房间里,久久不散。
  心湖搓了搓胳膊,想缓和这种不适,整了下衣衫,推开门,朝隔壁走去。
  不管谁回来了,这都是一个好消息。
  “小师弟!”
  心湖看到猫着身子,怀里抱着一个油渍纸包的柳堇。
  站在空旷的厅里,被不合身的大灰袍子裹着的,还在发育中的娇小人儿。
  听见她叫他,骤然抬头,浓密卷翘的羽睫扑闪,水濛濛的大眼睛忒无辜,樱粉色唇角还沾着雪白碎饼屑,像是谁家丢失的小狗狗,一脸迷茫的看着她。
  真真是哭笑不得,想气都气不起来。
  “二……二师姐……”柳堇低低唤她一声,稍显稚嫩的嗓音清澈,有点怕怕的味道。
  “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好担心,差点被你吓死了!”心湖把怒火憋回去,放柔缓了语调,倒有点埋怨娇嗔的味道。
  “对不起,师姐。”
  柳堇放下手中的油纸包,几步过去,扯住心湖的衣袖,低头认错。
  孰料,心湖却骤然一把抱住柳堇,将脸扎埋到他怀里。
  “师弟,你要是不见了,我怎么跟师父交代啊。”
  说着说着,湿润弥漫了眼眶,一颗颗水珠滚落到柳堇的衣襟上。
  师姐就要被大魔头抓走了,要是我不见了,你们会……怎样。
  “师……师姐……”
  从未见唐心湖这个样子,柳堇惊慌之下,手足无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