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不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屋子里没点灯,只余莹白的月光流泻,心湖隐约看到那个半倚在卧榻上的人影,身姿徜徉,魅惑神秘,引人探究。
  但是心湖知道,那TM就是个火坑啊,扑过去,烧死你。。
  “去哪儿了?”秦无炎的声音妖冷,气势如薄刃,让人陡然一寒。
  嘿,这还逼问上瘾了,她难道是晚归的媳妇儿?这个想法太可怕鸟,但是却不敢不答。
  “跟师兄他们去夜市逛了逛。”
  “是么。”他的声音在夜色中仿佛裹了层纱,有些朦胧。
  “对了,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心湖犹豫着开口。
  “过来。”
  秦无炎不疾不徐的丢出二字。
  心湖头皮一阵麻,但也只能乖乖过去了。
  果然,才走到卧榻边边,就被一个力道拉住,揽进那散发着冷幽馨香的怀里,一动不敢动,默默被吃豆腐。
  “问吧。”语调轻扬,似乎心情变好了些。
  好吧,她相信这是英雄本‘色’啊。
  “那个……你知道前武林盟主是怎么死的吗?”努力忽视腰上那只为非作歹的手,心湖放平语调问到。
  “你想听哪个版本?”
  她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一下子胃口被吊起来。
  “都听。”
  “武林传言的版本呢,是万邪教把他做掉了。”
  心湖眨眨眼,万邪教等于魔教?也就是说……你们?!
  好吧……她赫然发觉,原来魔教还有一个重大功用,就是扛黑锅顶包的。
  被人冤枉了你不介意?
  心湖很景仰的偏头看向那妖魅货,他一脸闲适,似乎毫不在意。
  “据左护法的报告,是云魈天。”
  果然,魔教消息最是灵通。
  “那云魈天栽赃给你们,你们不管?”
  心湖想说我就挑拨一下下,也许顺带就帮小师弟报仇了。
  闻言,秦无炎冷嗤一声,语气带着些许鄙夷和嘲讽。
  “不需要我出手,他自然活不了多久。”
  心湖联想起云魈天身中的剧毒,确实,看他中毒的程度是命不久矣的感觉,而且很显然……有人要置他于死地。
  江湖好多秘密喔,心湖眼神晶亮满怀憧憬地望着秦无炎,身旁这家伙就是活脱脱一本答疑解惑的大辞典啊!
  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不然,咱巴结巴结?
  “那云魈天的毒是谁下的呢?”
  说到这儿,心湖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她的研究成果还没有得到考证啊,究竟她做的解毒药有没有用?好想知道喔!
  想到这里,女侠又开始纠结了。
  有用的话,她算不算救了小师弟的灭门仇人,而且,算不算跟下毒那人为敌啊?而假如没用的话……那她中的毒就没法子了,呜呜……怎么可以这么左右为难?
  思索的时候,心湖的眸如同天上的星星,眨巴眨巴贼亮,见此情景,秦无炎忍不住掐了她腰一记,又在她脸上咬了一口。
  心湖一震,尼玛这货到底什么属性啊?她悲愤莫名,吐血两升。
  “想知道云魈天的毒是谁下的?”
  又想了想,心湖摇头。
  “算了,我还是不要知道了。”
  “喔?”
  “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她直觉他们现在的处境很不妙,仿佛正逐渐陷入到一种混乱局面里去,这种感觉愈发显著。
  心湖打定主意,干脆就这么回不二门算了,至于体内的毒,找师父想办法,她可不希望让小师弟身陷险境。
  秦无炎注视着心湖脸上的表情。
  极为突然地,他将她整个圈入怀中,又一提,拉到卧榻上,紧接着,再一个翻转将她压在身下。
  一气呵成,这种男上女下的姿势,让心湖心中铃声大作,不妙,很不妙。
  “我……你……”
  她吞吞吐吐,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因为,秦无炎正在做着惊世骇俗的行径,让她惊得瞬时魂飞魄散了!
  一个回神,腰带被扯下,冰凉的手探入到她的内衫里去,已然……摸到了她的,她的……
  心湖浑身战栗,奋力挣扎,推搡,腿一抬就准备把他踹下去。
  “你敢?”秦无炎抓住她的手腕,淡淡扫了她一眼。
  我……还真不敢……
  心湖不甘收回腿,手臂挥动,身子扭成麻花状,想要摆脱他的控制,她的清白啊……绝对不能失守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