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醉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洛师叔,晚辈云若轩,家父云魈天想请您到厅一叙。”
  假山后传来云若轩的声音,原来刚才的脚步声是他。
  洛冉初应了声,心湖自然跟在他身后,两人一同跟着云若轩朝一个方向走。
  再见到云若轩,他的神情早已恢复如常,平静地看了躲在洛冉初身后的心湖一眼,自然挪开目光,往前带路。
  若不是因为昨夜的记忆太过震撼,心湖真会以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他没有向她提过亲,也没有被白恒之那样子尴尬回绝。
  “心湖,一切静观其变。”
  心湖听到洛冉初的密语传音,望着前面那一袭雪白的袍衫,飘然若仙的背影,一下子心变得很柔软安定,仿佛能飘到天上去,有朵朵白云作伴,甜丝丝的味道在胸中弥漫。
  洛冉初有人群恐惧症,从不喜热闹喧嚣的场合,却因为担心她,所以特地下山来寻。
  这个世上,永远有一个人,无条件的宠你,支持你,站在你这边。对于心湖来说,洛冉初就是这样一个让她全心依赖的存在。
  之前受过的那些委屈,惊慌,郁闷,这一刻,通通都被治愈了,很安心的感觉。
  在沧冥厅见到云魈天,他已坐在那里等着,面上的气色相比之前见到的毒入心脉,青紫之相确实好转多了,面色只是稍显苍白,没有其他异常。
  心湖暗忖,看来她调配的药确实有效。
  云魈天和洛冉初这两名旧识会面,先礼貌寒暄了一番,当云魈天提及婚事话题时,洛冉初看了心湖一眼。
  没想到,面对这个尴尬的问题,反而沉默站在一旁的云若轩率先出来解围。
  “父亲,昨夜我已经跟唐姑娘讨论过此事。她跟我说已经心有所属,虽然遗憾不已但是轩儿愿尊重唐姑娘的想法,所以此事以后不要再提了,以免唐姑娘和洛师叔为难。”
  说完,又朝洛冉初和唐心湖拱手作揖。
  “洛师叔,唐姑娘,家父因为爱子心切,出于一番好意,所以才自作主张请师叔过来。给你们造成的诸多不便,晚辈感到十分抱歉,还请不要因此而责怪家父,虽然知道很为难,还请体谅一个父亲对孩子的宠爱,晚辈云若轩非常感激不尽!”
  云若轩一番话说得得体又诚恳,饱含真挚歉意。
  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他们面子上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心湖松了口气,没想到看似麻烦还以为会纠缠一番的事情,就这么轻易解决了,仍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她将目光投向师父。
  洛冉初似乎早已有所打算,回应表示,既然误会一场,解开就好了,并感谢云若轩对徒儿的厚爱,但是因为门内有其他要事在身,所以再停留一日,就带几个徒儿回不老峰了。
  闻言,云魈天稍显迟疑了一下,面色便恢复如常,并盛情邀请洛冉初和几个徒弟参加晚宴。
  心湖望着座席上谈笑风生的云魈天,又看了眼一脸淡然风度翩翩的云若轩,将心中某些疑虑吞下肚。
  不管他们在谋划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后天,他们就撤!
  ###################################
  晚宴盛大而隆重。
  因为之前云魈天一直没露面,今天终于出席,各路武林英雄豪杰情绪自然都格外高涨,屡屡将宴会气氛推向一个又一个高峰。
  周围很热闹,心湖他们这偏僻角落的一桌就显得有些遗世独立的安静清醒。
  洛冉初婉拒了云魈天为他们安排的主宾席,而挑选了离人群较远的这一桌坐着,旁边是几个徒弟。
  他们这一桌,就是洛冉初,心湖,三师弟,还有另外几个武林人士,云若轩为了尽地主之谊,特地陪同一起。
  心湖怕小师弟见景伤情做傻事,依旧让他老实在屋里呆着,晚膳差人给他送去。
  至于白恒之的去向,心湖一时间实在不知道怎么跟洛冉初解释,就称不知道。
  因为了解这个徒弟的武功和秉性,洛冉初倒也不担心,猜测大概白恒之去处理些事情,总会回来的,所以也没怎么在意。
  云若轩坐在心湖的旁边,一开席就朝她敬了杯酒,并就昨天的轻薄唐突行径诚挚地道歉。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心湖很大方的喝了他的酒。
  接下来的发展,就有点不受控制了。
  他么俩敬来敬去,带动起在座的武林人士纷纷开始热闹地相互敬酒。
  洛冉初的倾世风姿,纤尘不染的气质,很吸引人,其他人都有结交的意思。而心湖自然知道师父不喜跟人多打交道,连忙替他挡酒。
  当她已经喝得晕乎乎时,刚想扯下三师弟的衣袖朝他求救,让他帮忙顶顶时,却发现陆谷书早就喝挂了,趴在桌上安静地睡着了。
  两个徒弟都不胜酒力,开席没多久就显出醉态,洛冉初趁心湖还算清醒,立马提出告辞。
  云若轩体贴地架起陆谷书,洛冉初扶着心湖,几个人往下榻的院落行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