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师姐很苦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还不等心湖反应过来,秦无炎便将她拦腰抱起。
  望着怀中心湖畏缩的眼神,秦无炎勾唇一笑。
  “随我回魔教。”
  一切来得是那么无措,心湖想拒绝,想拼命挣扎,可是,她现在只是一尊会呼吸的雕像啊,再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事件发生,却无力回天。
  她甚至没有办法扭动脖子回头望一眼受伤的白恒之,就被秦无炎打横抱着施展轻功飞出了树林。
  大师兄!!关键时刻,心湖一直深藏在内心的同门爱终于喷薄而出,可是,不管她怎么牵挂白恒之的安危,也无法改变她现在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苦逼事实……
  心湖闭眼,老天保佑,他千万不要有事!
  再后来,她就一直被秦无炎抱着飞来飞去,然后上了马车。
  “睡一觉,很快我们就到了。”秦无炎贴着她的耳朵轻声说,耳鬓厮磨般亲昵无间。
  装饰华丽的车厢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空间足够大,花纹的挂毯,卧榻和茶几一应俱全,看来,秦无炎是个很会让自己舒服的人。
  就像他有床就躺,有被子就盖,有美人……额就抱……
  全身穴道被封的心湖只能干瞪着眼被动地接受这一切安排。
  任秦无炎将她放在铺了狐裘垫子的软榻上,任他将她圈入怀中,任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轻薄,无比自然地吃豆腐。
  她只好闭着眼睛,努力催眠自己,试图让自己睡着。
  可是,秦无炎身上特有的冷馨萦绕着她,不断迷惑着她的神智,就好像,这香气染了毒,让人不自觉想上瘾。
  而秦无炎熨帖在她背后的触感,肌理分明的身体线条,隔着布料的细腻摩擦,让她忍不住全身发酥,发软,仿佛过电般有微小的电流在体内四窜,就像无数只蚂蚁在挠着她的脚心,挠着她的腰,挠着她的敏感……
  窒闭的空间,身体的难受,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心湖有一种快发疯的感觉。
  “怎么了?”秦无炎状似关心地问道。
  心湖内心在咆哮,问P啊!点了哑穴的人你叫她怎么回答啊!!
  自然听不到心湖的腹诽,秦无炎将她的身体扳过来,让双方的眼神对视。
  当他看到心湖红艳若桃李的脸颊,杀气腾腾的眼神时,眉眼弯如新月,乐不可支。
  他解开心湖的穴道,眸里漾满了笑意。
  “怎么了?”
  “我怀疑是不是体内的药发作了……”心湖声音低哑,脸越发火烧火燎。
  “是吗?”
  秦无炎问到,下一瞬,她就被他压在身下。
  心湖立刻被他这一狂狼行为震慑住,一下子想起上次他扒她衣衫的危险行径。
  “推倒什么的不要啊!!!”她胡乱扑腾着手脚挣扎。
  “呵呵……”
  看着身下心湖张牙舞爪的样子,秦无炎眸里盛着戏谑的笑意,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放心,我没有在马车上的特殊爱好,况且……你的药也没有发作。”
  (⊙o⊙)啊!心湖一怔,那他刚刚在耍她玩?调口味?可是她……
  “想喝水吗?”
  他起身,手支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她。
  将牙齿磨得嘶嘶响,心湖动了动酸疼的肩膀,慢腾腾撑着身子爬起来。
  “要。”
  秦无炎拿起桌上的茶壶,为她倒了一杯茶,递到她面前。
  心湖接过茶杯,微仰起头,灌了下去。
  “谢谢。”茶水竟然是温的,入口回甘,滑过体内,整个身体都感觉被抚慰了。
  在路上,心湖已经想好了,既来之则安之,只好见机行事。
  可是……却始终有什么如鲠在喉,让她很难抚平焦躁。
  “想说什么?”
  秦无炎拿过她的杯子,又为她倒了茶,见她一脸犹豫目光闪烁,便问到。
  “我大师兄你把他怎么了?!”秦无炎的问题,让心湖将担忧脱口而出。
  闻言,秦无炎眉微蹙,很短暂的停顿后,蛊惑人心的笑容重又出现在他脸上,却挂上了几分邪恶。
  “呵呵,你现在还有闲情关心别人?”他的语气带着微微的嘲讽。
  “我真有点被你们的师兄妹爱感动了呢……”
  见他语气不善,身子前倾,心湖不自觉向后仰,目光警觉。
  “可是……”他的话余在唇边,却故意拖长。
  “可是什么,你究竟把他怎么了?!”心湖毫不掩饰担忧。
  “现在,人约莫已经被埋了吧……”秦无炎的声音透着丝凉薄和玩味。
  闻言,唐心湖浑身一颤,被埋了?……死……死了?
  白恒之就这么死了?!!突然间被内心涌起的极大恐慌和无措感迅速占据,大脑如同短路般一片空白若荒漠,他死了……那个最讨厌最阴坏的家伙嗝屁了?!!
  “唷,心疼了?”秦无炎哂笑的声音穿过层层包裹的迷障,瞬间击中她柔软的心房。
  “你杀了我师兄!!我跟你拼命!!!”心湖平地暴吼一声,猝然起身,猛地扑向秦无炎。
  可以想见这一行为的不自量力无异于以卵击石,却是心湖发泄怒气最直接的方式。
  果然,刚扑过去她便被他制伏,反压在身下,他紧攥住她的手腕,让她再次不能动弹。
  “这么热情的投怀送抱,真让我受宠若惊呢……”
  “混蛋!!”晶莹在眼眶中直打转,心湖脸一别过,唰地两行泪水滑落,如奔涌的小溪朔朔流淌。
  “唷,真哭了?”秦无炎将她的双手反剪在头上,另一只手抚上脸,指腹慢条斯理地摩挲心湖被泪水弥漫的小脸。
  心湖死咬住唇,天性的倔强让她即使在这种任人宰割的情形下也不想示弱。
  薄唇溢过微不可查的叹息,秦无炎凑到她耳畔,幽幽地说了句。
  “骗你的。”
  骗你的?……骗我的?!!心湖愕然。
  “瞧你那傻样!”秦无炎拧了下她的鼻子,妖异的眸子幽深莫测,松开手,作势起身离开。
  “什么骗我?哪句是骗我的?!哎,别走哇!!”
  此刻,心湖也顾不上许多,见秦无炎要起身,慌乱地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不让他离开。
  “你师兄没死。”秦无炎任心湖像只熊样半挂在他身上,语气有点冷。
  “我师兄没死?”眼泪珠子犹挂在腮上,心湖目光呆滞,样子更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