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酒壮怂人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唐心湖!你给我醒醒,醒醒,你喝醉了!!”白恒之对着唐心湖绯红的脸一通暴吼。
  心湖被他摇得东倒西歪,好一会儿他才停止摇她,心湖涣散的眼神逐渐跟面前的人对上。
  就见她呵呵一个傻笑,接下来做出的举动,实在是……有够趁醉逞凶之嫌!
  她的爪子抬起啪地一声迅速拍打在白恒之的脸,好大一记声响,这一巴掌下去,白恒之丰神俊朗的脸上即刻浮现几道鲜红的手指印。
  此时此刻,白恒之的呼吸急促地喷在心湖的脸上,望着她的眼神简直要喷出火来。
  被白恒之推到一旁,此时立在两人身侧的三师弟陆谷书,依旧沉浸于刚才强‘吻’带来的巨大震惊中回不来神。
  而自始至终杵在‘门’口,一直呆若木‘鸡’的小师弟对那一记响亮巴掌终于作出了反应。
  “大……大师兄……”柳堇见大师兄一脸高涨的怒意,情况不妙,他连忙出声唤道。
  可是……心湖‘女’侠的行为总是能突破人类的想象……
  酩酊大醉失去理‘性’判断的她,其无耻程度更是让人发指。
  给了白恒之个大巴掌后,对他的怒气浑然不觉,她兀自傻呵呵乐了好一会儿,眼神痴傻又呆滞。
  还不等白恒之作反应,她身子骤然一倾,竟然猛地将他扑倒在地。
  依样画葫芦,她跨坐在白恒之的腰侧,而且还非常不凑巧的正好压在他的伤处,疼痛让白恒之剑眉蹙起,紧接着,‘唇’就被攻击了!
  啧啧!完全相同的突袭作案,不同的两个同‘门’师兄弟!!
  望着趴在大师兄身上,捧着他的脸,对他的‘唇’嘬得津津有味的二师姐,小师弟柳堇再次石化,惊得不知如何是好。
  白恒之亦是被这一来势汹汹,动作凶猛的湿‘吻’搅得大脑罢工,身体僵硬。
  温香软‘玉’压在身上,她的身子很软,少‘女’的馨香还‘混’合着百‘花’酿的特殊甜香,丝丝缕缕的味道竟然让人像上了瘾一般失去心智般‘迷’失在其间。
  她的舌极致地软,灵活地穿梭洗刷着他的口腔内壁,撩拨着他每一寸每一分的敏感,带动起身体不自觉的轻颤酥麻。
  被‘吻’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白恒之,在神魂逐渐归位时,脑海中却自然窜出一个疑问。
  她的‘吻’技……究竟是什么时候练的?!
  这个疑问显然拥有极大杀伤力,以至于白恒之原本被压制下去的火气又蹭地狂飙上来,其燃烧势头比之前更旺。
  而‘吻’得自得其乐沉浸享受的心湖‘女’侠,依旧对即将来临的危险毫无察觉,就像是一只快乐的小狗,撒欢地‘舔’着美味的‘肉’骨头,小舌在他的口中自由穿梭,巡游摇摆。
  白恒之的脸骤然一撇,躲过心湖的‘骚’扰,朝呆愣杵着的另外两人,平地一声惊雷暴吼。
  “快过来把她给我挪开!!”
  而这次,陆谷书的动作依旧呆缓。
  柳堇只好挽起袖袍,绕到心湖的身后,倾身向前,从后面抱住她的腰,使出了吃‘奶’的劲才将她从白恒之身上强行拉开。
  一下子怀中空了,‘女’侠似乎非常不满,感觉到缠在她腰上的力道,她一个旋身,从背对着柳堇,变成了面对面。
  好不容易将心湖拉起来的柳堇,刚松了口气,就被她这突如其来的拉近距离给‘弄’的一懵。
  只见,二师姐的‘唇’角‘荡’漾开一抹看上去非常‘淫’邪的笑容,这个笑容是如此地熟悉……
  唐心湖张开双臂,就像老鹰抓小‘鸡’般朝柳堇扑来,她水润润粉嘟嘟的‘唇’撅起,整个人就这么笔直朝他压过来!
  柳堇惊得全身一抖……却仿佛像被下了定身咒般不能动弹,在他的眼中那‘唇’的贴近像慢动作,一寸寸地移,近了近了……
  当只差毫厘马上就要碰触时,就见心湖双眼一闭,脸一偏,直直晕倒在他的肩头,被他接了个正着。
  她的身后,是大师兄一张‘阴’恻恻的脸,和刚点了‘穴’还没来得及搁下的手。
  ####################################
  心湖‘迷’‘迷’瞪瞪睡到半夜,只觉得膀胱憋得非常难受。
  她眯着眼爬起来,只觉得全身像中了软筋散一样的绵软无力,而且半边屁股和腰还隐隐作痛。
  坐起来以后她只觉得‘精’神恍惚头痛‘欲’裂思维停摆,好不容易‘摸’黑下了‘床’,又慢腾腾‘摸’到隔间茅房去如厕,刚解下罗裙,就开始江河奔涌,一阵窸窸窣窣的嘘嘘声绵延悠长,觉得畅快了,她连裙带都没系就出来了。
  心湖步出茅房,又觉着喉咙干渴,于是她又自然朝桌子方向‘摸’过去。
  “哎呦!”
  一声惊呼,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到,心湖叫了一声直‘挺’‘挺’栽了下去。
  本来已经准备好跟坚硬的地板做亲密接触,可是垫在身下的却是软软的,还暖乎乎的,摔在上面一点都不疼。
  依旧醉气熏天神志不清的心湖趴在那东西上面,双手好奇地一边‘摸’索一边嘀咕,这什么东西呢?
  还没等她‘摸’个够,爪子就被握住了,她捏了捏,温热的,软软的,还有点粗糙,手感却很好,很舒服。
  而且,这垫在身下的东西也好舒服,比那木板‘床’要好多了,这一下的感觉,让她根本舍不得爬起来,‘腿’还抬起来缠上那物体紧了紧,接着……觉得舒服了惬意了的‘女’侠,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因为口干舌燥,原本沉睡中的心湖又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之前的酒劲已经稍稍缓了些,她‘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瞧见外面的天光微微作亮,应该是清晨时分。
  咦,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怎么窗户变得那么高,而且位置也不对啊!
  心湖坐起身,往周围一打量,这一瞧,愣是把她给惊了一大跳……这这这这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她会睡在地上?!
  为什么大师兄三师弟小师弟在她屋里?!
  为什么他们三个人跟她一起睡在地上?!!!
  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肿么一回事啊啊!!……
  脑壳疼啊……心湖伸手抵住额头‘揉’着,记忆倒转到她昨天半夜起来出去觅食然后寻到酒窖她偷拿百‘花’酿在屋里喝……接下来的事情……却零零碎碎只剩下一些画面片段……
  昏昏沉沉中,她似乎隐约看到了洛冉初,酒壮怂人胆,一见到洛冉初,她借着那酒劲儿发作将连日来那郁积纠结着的情绪一股脑喷薄宣泄而出,她倾身抱住师父啃了上去……
  当想起那模糊又断断续续的片段时,心湖悔恨丧气地猛捶了下自己的头,天啊!!地啊!!作孽啊!!!
  她昨天……该不会是把谁错当成师父给那啥啥了吧……
  低头扫过躺在身旁沉睡中的三个人,大师兄、三师弟、小师弟……
  美男的睡颜很美好,而且还摆在一起,这视觉冲击力可想而知的刺‘激’……
  o(>﹏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