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大师兄的桃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碧落山庄。
  武林聚会,气氛有些凝重。
  大家正围绕杀害上任盟主和其长子的凶手以及新盟主人选两大话题展开讨论。
  “我认为盟主的死定是魔教所为。”某‘门’派长老撸着没剩多少的胡须说到。
  “我也这样认为。”另一长老附和道。
  他们的发言引得一片赞同之声。
  站在人堆中的唐心湖忍不住唏嘘,看来,只要是坏事,大家一定会引到魔教身上,这已经成为武林人士的一个习惯了。
  只不过,相较于以往,这次,他们终于猜对了一次。
  可是,若凶手真是魔教,大家又要面对一个形势严峻的问题。怎么报仇?
  显然,魔教的武功是让人高山仰止的,灭掉他们其中任何一个‘门’派,不费出灰之力。所以,大家接下来进入一个比较尴尬的沉默期。
  “我们还是讨论一下新任盟主的人选吧。”
  终于,有人给出一个建设‘性’的建议,那就是换话题。
  “我提议青城派的掌‘门’丁‘春’鹤!”有人喊了一嗓子。
  这个声音,就像给原本一蹶不振的江湖侠士们打了一针‘鸡’血,所有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纷纷慷慨陈词。
  “我提议千云派掌‘门’岳北凡!”
  “我提议……”
  “……”
  一下子,碧落山庄最大的风云厅转眼就变成了最热闹的菜市场,有喊名字的,有反对的,有争论的,总而言之……那叫一个‘鸡’飞狗跳。
  一群乌合之众。。。不二‘门’的几人对视一眼,心湖还忍不住捶了捶腰,打了个呵欠。
  因为洛冉初不喜欢人多的场合,所以只有他们几个隐在人群中,关注事态的变化。
  心湖将目光自然挪到云若扬的方向,一袭墨绿‘色’云锦袍将他的身型衬托的修长笔‘挺’,他坐在大厅中央的主席位置,一脸‘波’澜不惊的镇定,从容不迫的大气,在吵吵嚷嚷表情‘激’动的人群中,他颇有点鹤立‘鸡’群的出‘色’。
  心湖好奇地看着他,都吵成这样了,他不动作么?
  果然,有人声如洪钟铿锵有力地说了句。
  “我看,新盟主必须要武功文采谋略多方面出‘色’才能够胜任,与魔教抗衡。还是按照武林规矩,大家拿出实力来比拼争夺吧。”
  说这句话的是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显然在江湖中拥有一定地位,此言一出,大家都逐渐安静下来,没有人提出什么异议,看来都认同了。
  又望了望云若扬,心湖报以心领神会的了然一笑。
  接下来几天的事情进展,几乎没有什么悬念了。
  云若扬顺利的一路过关斩将,发挥出他出‘色’的能力和武功造诣,进入了最后阶段的比拼。
  中间,心湖也跟师父师兄弟们讨论过关于云若扬说的计划,洛冉初思索了一阵,既然秦无炎表明志不在行恶,谁当盟主不是当,总比再出现一个云魈天那样的斯文败类强,所以,他决定静观其变,不二‘门’不‘插’手此事。
  等这件事尘埃落定时,他们就启程回不老峰,洛冉初也算给当时云魈天邀请他参加武林大会一个‘交’代。
  只是,当初那个承诺的人已经死了,而且死在自己亲儿子手里,这个真相,依旧让大家叹息一阵。
  不二‘门’的人按理说这几天都很清闲,但是,说来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比如说,三师弟陆谷书比之以往更加沉默寡语了,心湖有时候会感觉到他默默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只是当她抬头捕捉时,那道眼神便转瞬即逝。
  这种感觉怪怪的,尤其是在她刚刚经受感情创伤的情况下,又跟三师弟因为之前的事情造成心理‘阴’影,而导致她不知如何跟他相处,为此,她深感事情棘手。
  毕竟,三师弟跟师父一样,都是难以捉‘摸’揣测的深沉人类,这让她很没辙。
  虽然同样嘴对嘴过的大师兄白恒之,却显然没有任何不同。他依旧毒舌,两人依旧舌枪‘唇’剑,得理不饶人,冤家对头关系似乎没有改变。但是,吵架的时间却比以前少了。原因是大师兄走桃‘花’运了,云若依这个大小姐,不知是否因为失去亲人的痛苦寻找依靠和安慰,而对大师兄展开了猛烈的攻势。
  美人主动送上怀,大师兄却唯恐避之不及,倒是也让心湖‘女’侠看了场‘女’追男隔层纱的好戏。
  ##################################
  蓝天碧树,蝉鸣阵阵,午气袭人。
  这不,心湖正在汝枫园的亭子里乘凉赏‘花’嗑瓜子,就远远的看到云若依小鸟依人地贴着白恒之朝这边走过来。
  云若依那一身装扮看得出是‘精’心搭配过的,湖绿‘色’的罗裙层层叠叠,随风轻盈飘‘荡’,头上‘插’着金步摇璀璨生辉,衬着嫩生生的瓜子脸更显清丽,步步走来,婀娜多姿。
  而白恒之‘玉’‘色’内衫,黑‘色’外袍,修身‘玉’立,眉目俊朗,步履稳健,风姿潇洒。
  两个人并立行来,倒还颇有几分俊男美‘女’的画面和谐感。
  心湖笑意盈盈地把吃剩的瓜子揣进兜里,抓起旁边的树枝,一个飞身,就窜到了茂密的树枝间,摆了个舒服的侧卧造型,欣然做起了围观观众。
  “白哥哥,你走慢点呀,若依我跟不上!”云若依莺啼般的娇声传来,芙蓉面微带薄嗔。
  白恒之立在树下停住,剑眉微拧,面‘色’沉凝,显然他对旁人的好脾气这几天快消磨殆尽。
  “云姑娘,不知你跟着在下所为何事?”
  此言一出,云若依明亮的眸子仿佛浸出水来,泪珠子在眼眶里打滚,红红樱桃口撅着,好不我见犹怜。
  好戏开始了,心湖‘摸’了‘摸’裙兜,可惜不能嗑瓜子,她掏出一颗酸梅塞入口中,酸酸甜甜,入口生津。
  “白哥哥……你为什么……不喜欢若依?”云若依开始‘抽’‘抽’搭搭的哽咽。
  好一个美人梨‘花’带雨,如泣如诉。
  只可惜,跟他‘交’战多年的心湖知道,在白恒之温文儒雅翩翩风度的外表下,包藏了一颗恶劣腹黑又冷血的心,就是块软硬不吃的破石头。
  “感谢云姑娘对在下的抬爱,实在抱歉,恒之与师妹已有婚约。”
  扑哧……被这回答惊悚到,心湖登时被梅核卡到,想咳不能咳,憋得眼睛都红了,手指要伸进喉咙里去掏。
  “师妹,你看,我都跟云姑娘说了,你就不要生气了,还一路跟踪我们到这里……”
  说完,白恒之若有深意的眼神朝树上一瞥,树下两人的目光同时落在树上正一手掐着脖子,一边将手指伸进喉咙里的‘女’侠,这造型好丢脸……
  “咳咳咳咳……”心湖顿时破功,剧烈咳嗽起来,终于把那颗核给吐了出来。
  躺着也中枪啊有木有!!她只是顺道打酱油的啊!!云大小姐你要不要用这种恨不得杀了我全家的眼神看着我!!!人家好怕怕啊!!
  他一定是故意的!他一定早就看到她在这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