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都是魅力惹得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混’蛋算你狠!心湖瞪了眼白恒之,密语传音骂他。
  师妹,你戏看得不错。白恒之密语回到,同时深情地凝视着树上的她。
  她一定是被驴踢了脑袋才会觉得白恒之变善良了,心湖不觉腹诽,翻身一跃,从树上跳下来。
  “云姑娘,你误会了,其实我跟大师兄是兄妹之情,我一直把师兄当做亲哥哥一样尊敬,你喜欢我师兄,我一点都不介意‘成’人之美啊,真的!”
  唐心湖一把抓住云若依的手,还暗自‘揉’捏了几下,真挚诚恳地小眼神与她对视。
  云若依一怔,对她的态度颇感意外。
  “你说的是真的?”她的眼中有光亮闪过。
  好天真的大小姐,心湖擦汗……
  “当然是真的!”心湖那少得可怜的人‘性’冒了出来。
  大师兄,人家老爹跟哥哥都翘掉了,你安慰一下人家可爱的小姑娘又不会少块‘肉’!心湖密语传音给白恒之。
  闻言,白恒之双眼危险地眯起,上前一步,扣住心湖的手腕,那手指就跟钢筋铁骨般喀嚓一卡嵌得很深。
  “云姑娘,我有点事情要跟我亲爱的师妹聊一聊,你不介意吧?”
  他眉宇轩昂,‘唇’角上扬,神情似笑非笑,逆光之下竟有种睥睨天下的气势,让人莫名就卑微了下去。
  云若依呆呆地点点头。
  然后,心湖‘女’侠就被大师兄霸气地连拖带拽扯走了。
  ##############################
  白恒之把心湖横拽着走,穿过‘花’园,连拐了几道弯,也没看着有停下的趋势。
  “喂喂喂,‘混’蛋你放开我!!”心湖开始使劲儿挣扎。
  但是她那点力气怎么会甩得脱正在气头上的白恒之,就跟那被揪着长耳朵的兔子一样,扑腾着‘腿’儿,可是依然被牢牢的掌控在他的手里。
  心湖羞恼,却又无力反抗,百般无奈,只好讨饶。
  “师兄,有话好好说嘛,这男‘女’授受不亲的,大庭广众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啊……”她软声哀求道。
  闻言,白恒之倒是终于给了点反应。
  他回头瞟了她一眼,逆光之下,那张脸竟被灿烂光线衬托得俊朗非常,优雅有型的‘唇’,大抵因为克制情绪的缘故,紧紧抿着,却别有一番‘诱’‘惑’意味,让人心痒难耐。
  让心湖突然想起酒醉后曾跟这‘诱’人的‘唇’紧紧相贴相融过,忍不住喉咙一咕噜,吞了口口水,脸一下子涨红了。
  “师妹,我们反正是要成亲的,别说拉拉扯扯,就算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也是情之所至,人之常情才是。”白恒之斜斜地睥睨着她,墨黑的眼眸里仿佛有两簇小火苗在跳动。
  将他的话消化后,心湖肝胆俱颤,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你……你开什么玩笑!!”
  “玩笑?试试你就知道师兄是不是在开玩笑了。”白恒之欺近一步,将两人的距离迅速拉到咫尺。
  “啊……”心湖惨叫一声,干脆一弯腰蹲下身遮住脸,躲避他迫人的视线压力。
  就在这尴尬挠人的时刻,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白公子,唐姑娘,你们在做什么?”
  蹲坐在地上的心湖抬起头,看到站在灌木丛旁,面带狐疑的云若扬,不由眼睛一亮。
  瞧瞧,她这狗屎运,每次在情急危难时刻总有人能及时出现,解救她于水火之中,什么人品!
  心湖连忙甩开白恒之的掌控,窜起来,面带惊喜,义无反顾扑向云若扬。
  “云公子,你来得正好,我正要去找你呢!”
  根本不顾身后的白恒之脸‘色’如何,一把挽住云若扬的胳膊,就要将他带走。
  云若扬倒也配合的一脸淡然地处变不惊,任心湖将他拐带。
  沿着蜿蜒曲折的坊廊走啊走,转了好两个弯,一直到身后的白恒之被远远地抛在身后看不到了,心湖才回头小心翼翼张望一眼,确定没人跟着吼,她登时垮下绷直的背脊,仿佛大松了口气。
  “你怎么了?”云若扬看她那作贼般的模样,不免觉得好笑。
  “躲债。”
  “债?”云若扬一侧眉‘毛’耸起,有点意外。
  “嗯。”心湖重重叹了口气。
  “说来听听?”云若扬似乎颇觉兴味。
  “唉,别提了,都怪我这么‘花’容月貌温柔美丽人见人爱……”
  警报解除,心湖倒有了闲工夫跟他调侃起来。
  “嗯,那确实。”云若扬继续配合,表示赞同。
  “唉……所以说,都是魅力惹得祸啊!”
  心湖手一抬,架在云若扬的肩上,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兄弟,你说……我怎么就这么招人待见呢?”
  “嗯,是啊,而且你马上就要招很多‘女’人嫉恨了。”
  “诶……你什么意思?”
  “刚刚我们一路走过来,你跟我勾肩搭背窃窃‘私’语关系甚密的画面,想必已经落入不少人眼中。”
  “嗄?!!”心湖双眼一睁,仿佛被点了‘穴’般站定。
  她刚刚匆忙间把这个挡箭牌抓过来就用,逃跑中自然没有顾忌到其他。
  “你……你……你……我帮你那么多忙,你怎么可以忍心陷我于不义?!”心湖满腔怨气地看着一脸闲适的云若扬。
  只觉他那张还觉顺眼的清秀容颜,此时看上去刺眼非常,可恨!
  不说唐心湖小题大做,要知道,自从云若轩翘掉以后,这些天云若扬的风采,他超群的武艺,他俊俏的外貌,加上他雄厚的家世背景,已经博得了江湖‘女’侠们的一致青睐,封为最具魅力的武林世家贵公子,响当当最想嫁的金龟婿。
  “我刚帮你躲债,你帮我挡挡桃‘花’,正好咱俩扯平了。”
  “可是之前我跟云若轩的绯闻已经闹得满天飞了,现在再跟你扯上关系,那些‘女’人还不得活吞了我,况且……我的声誉何存啊!!”越想心湖越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本来以为好不容易逃过一劫,结果没想到自己送上‘门’给人家做利用工具。
  “呵呵……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云若扬回她一记浅笑,同时学她之前的样子,将手搭在她的肩头。
  心湖吞下一肚子蹿腾的草泥马,淡定地肩膀一低,让他的手滑落,然后转身准备潇洒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惹不起,我总躲得起吧?哼哼……
  却,却不料,云若扬声音恢复正经,话锋一转,阻止她的离去。
  “心湖,有人要见你。”
  “谁……谁要见我?”她的感觉再次很不妙。
  ###############################################
  心湖被云若扬带到一处僻静之所,院子里长满了郁郁葱葱,碧绿修长茂密的竹子,可一路过来却没见其他半个人影。
  “这里是碧落山庄的禁地,以前是云魈天修炼内功的地方,你进去吧,教主在等你。”
  “喔。”
  心湖不甚认真地应到,内心充满忐忑,深吸一口气,踱步进去。
  推开‘门’,又拉开竹帘,心湖趴在山水屏风边朝里张望。
  秦无炎一身雪青‘色’袍子,意外竟然没有戴面具,正半卧在竹塌上,手旁放着茶水的托盘,见心湖进来,勾‘唇’魅‘惑’一笑。
  他凤眸微眯,朝她勾了勾手指。
  心湖有些不情不愿地挪过去,坐在竹塌旁的椅子上。
  秦无炎手臂一勾,将她自然地揽入怀中,手指搅‘弄’着她散落在肩头的几缕发丝,眼神柔和声音轻缓。
  “多日不见,可有想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