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她是传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筷子伸进桌上的盘子挨个翻搅一番,果然不失所望,一小会儿功夫,心湖已拣出三只小蟑螂,两只蜗牛,一条青虫,米饭里还有沙砾无数。
  心湖‘女’侠深刻意识到,这次,她果然是犯了众怒了,就是不知道这内容丰富的菜肴,究竟经过几个人之手,才造就了这出彩的昆虫集会。
  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刚端起桌上的茶壶,心湖又放下,她怀疑里面会不会下了泻‘药’什么的。
  接连与两位少主纠缠暧昧,她自己都要觉得天怒人怨了,只是,她虽然知道自己比较厚颜无耻,可是这次大家真的误会了,她是清白的啊……
  搁下筷子,心湖走到梳妆台前,望着铜镜中的自己抚‘唇’叹气。
  借身体不适为由,她干脆躲在房里不出去。
  一来是怕遭人白眼,二来不知该如何面对不二‘门’的几人。不管是师父,大师兄,还是三师弟……
  唉……第N次叹气,心湖挠了挠头,事情怎么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她已经一天都粒米未进,滴水未沾了,好难受啊……
  不行,再这样下去,她还没被人陷害就得自己把自己给整死。
  人,还是应该勇于面对惨烈的局面。
  于是,‘女’侠勇敢地推开‘门’,接着偷偷‘摸’‘摸’蹑手蹑脚地朝外挪动,唯恐被人发现。
  这个时候,太阳刚下山,夕阳的余晖还没散尽。
  天边晚霞的映衬之下,整座山庄显得格外肃穆静谧,带着点暑气的风习习吹过,让人有点缱绻倦意。
  这次,心湖决定出庄一趟,一来透气,二来,她害怕遇上让她尴尬的人。
  足尖一点,她人已经飞出了高高的围墙,落在了庄外。
  悄悄打量了一下周围,很好,四下无人,心湖拍了拍手掌,像是纯粹为了显示洒脱。
  接着,她又一猫身子鬼鬼祟祟往市集里窜。
  ###################################
  一进了酒楼,心湖迫不及待点了一堆菜,还让小二上了壶酒。
  吃着正开心,发觉隔壁桌几个侠客模样的人正在高谈阔论,聊最近武林发生的事情。
  她一边不停将菜往嘴里塞,一边还伸长耳朵偷听他们的谈话。
  其实,根本不用她偷听,那几人谈论的音量霸气的整个二层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没想到云盟主一代英豪,竟然死得这么突然。”一人首先叹道。
  “是啊是啊,而且连长子云若轩也一起死了。”
  “诶,你们说这事儿是魔教干的吗?”
  “当然了,除了魔教谁能有那么大能耐。”
  “小声点,万一让魔教的人听见,咱都得玩完。”
  “切……魔教的人哪能看上咱们这些小卒子动手。”
  “不过,这新任盟主你们说会是谁呢?”
  “当然是云二公子了!”
  “嗯,是啊……真没想到,一直行事低调的云二公子不仅才华横溢,而且武功造诣那么高。”
  “大概以前一直被大哥压制,这次终于崭‘露’头角……以下省略褒奖之词无数”
  几个大男人聊着聊着,就逐渐把话题扯到桃‘色’绯闻上了。
  “嘿,你们说那个姓唐的‘女’子什么来头啊,怎么就那么大能耐。听人说之前云大公子对她一见钟情并求亲,云盟主还要为他们主持婚事,却不想就这么出了意外。”
  心湖扑哧一下,一口酒喷出,喉咙还被呛到,把她眼泪都辣出来了,这都是听谁说的啊。
  幸好,隔壁桌根本没察觉到她这桌异样,聊得正起劲呢。
  “嘿嘿……没想到这变故发生后,她又转眼跟云二公子勾搭上了,啧啧啧……不简单啊。”说这话时,那人还挤眉‘弄’眼一副猥琐表情。
  心湖捏住筷子,对于不明真相的群众……老娘我忍……
  “嗯,就是说啊,那姑娘魅力那么大,你们谁见过长啥模样啊?”
  “没见过,我想应该比柳月楼的‘花’魁李‘春’‘花’姑娘要美吧。”其中一人一脸口水向往的模样。
  “怎么能拿唐姑娘跟烟‘花’柳地那种庸脂俗粉相比,我听说她长得天姿国‘色’,风华绝代,倾国倾城啊……”大叔模样的人,愣是捧着脸‘露’出星星眼。
  “切,你不是也没见过!怎么知道比李‘春’‘花’姑娘美,‘春’‘花’姑娘可是‘花’魁啊!!”另一个表达出强烈抗议和不满。
  于是乎,巴拉巴拉……
  接下来是无数关于她跟柳月楼的‘花’魁谁比谁更美的问题争论,那两人竟然吵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
  额……心湖‘女’侠抚额……
  没想到,一夕之间,她凭借两段捕风捉影的绯闻,竟然成了江湖传说……
  要不要这么玩她?
  而且……她对自己的形象毫无遮掩,就这么大喇喇地坐在那几位大哥的隔壁桌,他们却争执得浑然不觉。
  由此可见,其实……她的容貌明显跟传说中的惊‘艳’名不副实,不知道会不会让那位一心憧憬景仰她美貌的大哥很失望。
  啊呸!她怎么会想这么没营养的话题……
  就在她食不下咽的时候,突然身旁多出一个人来。
  望着那人带笑的眼睛,心湖连忙低头挡脸。
  “庄里的饭不合胃口么,怎么跑到这里来吃了?”云若扬挑眉弯‘唇’,一张俊颜在夕阳红晖中显得清修淡雅。
  心湖颔首,拿余光先瞟了眼隔壁桌正争论得热火朝天的几位大哥,显然他们并未察觉到口中的两位大名鼎鼎的当事人就坐在他们身旁,心湖稍稍放下心来。
  看来,虽然名声在外,幸好长相还没广为传唱,尽人皆知。
  “还不是托您老人家的福,现在我在庄里就跟过街老鼠似的,深怕被那些对你倾慕不已痴心一片的‘女’人们神不知鬼不觉地给人道毁灭了。”心湖毫不客气地撇嘴埋怨。
  或许因为是小师弟的哥哥,或许因为之前一起经历种种意外,俩人之间互相贬损调侃,浑然没了陌生感。
  “说吧,你跟我出来有什么话想跟我说,该不是为了验收你的陷害成果吧?”心湖敛眉,恢复正‘色’,表情沉静如水。
  对于这货变脸如天气般无常,云若扬显然已经适应。
  “我来是想提醒你,你走以后,教主心情很差,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他这么生气了,所以你要小心自己的安危。”
  “同时,我很好奇,你究竟对教主做了什么?”云若扬抬眼,墨‘玉’般的眸子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几分探究,几分好奇。
  心湖:“……”
  她能对那魔头做什么,他不对她做什么,她就是祖上积德烧高香了!不过……
  心湖撑着下巴若有所思,不知秦无炎这次是不是因为师父而来,若是这俩人再次相遇……
  看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顿时她只觉得更加没有胃口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