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人身攻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大婶,你是谁?”
  当这个类似于人身攻击的称呼,从正太版的阮止水口中轻飘飘吐出的时候,心湖仿佛听到了她脑血管爆裂的声音。
  以至于,她的整张脸迅速‘阴’沉下去,如同外面的夜‘色’,漆黑漆黑的。
  小样,别以为你摆出这种无辜萌物表情我就不会揍你!
  “我是你妈!”心湖面目几近狰狞,愤愤喷出一句。
  “嗯?”少年惊愕。
  “喔……你娘去了以后一直都是我在照顾你,所以我算得上是你干妈。”
  “干妈?”少年更显困‘惑’。
  心湖:干妈好难听啊……
  “对……你都是叫我姑姑。”心湖有些赧然,她这样算不算骗小孩?
  “姑姑?”
  “乖侄子。”心湖‘摸’了‘摸’他的头,一脸欣慰。
  看来阮止水这家伙不仅变小了,还变傻了,心湖觉得有一小丢丢的内疚,但是很快有更强烈的忧虑涌上心头。
  他这个样子,要是被别人发现了,不知道她会不会被他那些徒弟和手下剁成‘肉’泥?
  “姑姑,我们为何会在这里?”阮止水眨巴着干净清澈的琥珀‘色’瞳仁望着她,一脸真挚。
  “那个……你身受重伤,所以姑姑带你到这儿疗伤。”心湖有点着慌,胡‘乱’编着瞎话。
  “喔。”少年懵懂点头。
  对于自己记忆一片空白,以及这个‘姑姑’的话,小阮似乎毫不怀疑。
  “姑姑,我饿了。”孩子的注意力似乎总是很容易转移。
  “我想吃‘肉’。”阮止水眼神里充满渴望。
  “没有‘肉’。”心湖烦躁。
  被他一提,她也饿了。
  “可是我真的很想吃‘肉’。”
  “现在河蟹风狂刮,不让吃‘肉’!”心湖拍案而起,一声暴吼。
  “喔……”小阮瘪了瘪嘴,低下头,很委屈。
  接着,心湖听到了小小声的‘抽’噎,在安静的石室里回‘荡’。
  顿时,心湖有一种灰常无奈灰常蛋疼的感觉,阮止水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她很适应无能好咩……
  心湖只好凑过去,伸手戳了戳他。
  少年捂脸,不理她,继续嘤嘤啜泣,全身赤果果的肌肤泛着莹润‘诱’人的光泽。
  心湖郁卒,此情此景,这时候若是谁进来还以为老娘夺去这个小家伙的童贞有木有!
  心湖伸手一把拽下纱幔,递到他面前,好声好气打着商量。
  “先把这个披上,你再接着哭好不好?”
  少年埋头,选择无视她。
  阮祖宗,你这种小孩子脾气是要闹怎样!
  “那,我给你披上?”
  心湖无奈欺近过去,拽着纱幔的两角,就要将他给包上。
  就在此时,出其不意啊!
  原本抱着膝盖的瘦削少年一个窜起,如浓黑‘阴’影般兜头罩过来,迅速将她压住,并扣住了她双手的脉‘门’。
  “你!……”
  心湖惊愕间,对上了一双清冷寡情的眼眸。
  “姑姑?呵……”少年阮止水冷笑,‘唇’角勾起一抹‘阴’戾的弧度。
  “你……你……没失忆?”心湖震惊大骇的同时,只觉脉‘门’被扣得死紧,痛得她直想掉泪。
  “我什么时候说我失忆了?”阮止水冷嗤一声,配上那张纯真的童颜,披着小羊皮的老恶魔啊!!
  阮止水的目光如锋锐冰刃,瞬间将她戳出无数个‘洞’,个个透风。
  糟了……她这次死定了!!
  但素……饶是这种紧张情况下,心湖却稍稍‘抽’离出来,有种莫名松一口气的赶脚,阮止水还是这个样子比较让人习惯。难道说……她骨子里有欠‘抽’属‘性’?
  “嘿嘿……”心湖扯出一个僵硬的笑。
  “你知不知道你害我走火入魔?”阮止水脸上似笑非笑,眼睛如冷黯冰窖,将她埋葬。
  心湖只觉得寒意正通过背脊一点点渗入了骨髓,血液,流遍全身,四肢麻痹,濒死的恐怖。
  “我是担心你着凉了,所……所以……”额……掰不下去!虽然只是少年版的阮止水,‘阴’寒气势足够让她无所遁形。
  “对不起。”心湖嗫喏,先赔礼道歉总归没错。
  阮止水沉默不语,似乎若有所思。
  心湖也跟着一脸凝重,就像在等待裁决的囚徒。
  “不然我去把祖师爷叫来帮你?”心湖提议道,嗯嗯……虚以委蛇。
  “呵呵……放你走,然后你就再也不回来了?!”阮止水加重扣住她脉‘门’的力道
  “嘶……”心湖痛得倒‘抽’凉气,筋脉‘抽’chu。
  只要再加点力,她就要红颜薄命香消‘玉’殒了!!
  心湖瞪着他,目光两厢胶着,她赫然丢出一句惊人之语。
  “阮止水……你好像戳进了我心里。”
  果然,当听到这句莫名其妙的**表白时,阮止水产生了零点零一秒的怔忡。
  就在这零点零一秒的时间里,心湖扬起脸,龇起白牙,在他脖子上重重啃下一口,几乎同一时刻,她抬起膝盖发狠用力一顶。
  正中红心!!
  耳畔传来一声闷哼,这一下阮止水估计伤得不轻,压制着她的力道成功松懈,心湖当机立断将他推开。
  只瞬间,‘女’侠咸鱼翻身,反压制并扣住了阮止水的脉‘门’。
  掌握了主动权后,她小人得志般扯开嘴角笑得极其嚣张……刚才小命差点就‘交’代在这货手里了,此仇不抱非‘女’子也!
  “乖侄儿,怎么可以对姑姑下手这么重呢?”
  心湖眉微蹙,表情做作,装作很受伤的样子,手却紧紧压住阮止水,膝盖慢慢在他双‘腿’间不规矩地游移滑动。
  “怎么,是不是很疼啊,要不要姑姑给你‘揉’‘揉’?”‘女’侠的笑容非常之无耻邪恶。
  “唐心湖,你似乎忘了,这里是谁的地盘。”
  “噢……你这样威胁人家,好怕怕喔……”心湖又做出很惊慌失措的样子。
  “哼,你不仁,我不义,我现在就把你宰了,神不知鬼不觉,大家只会以为你走火入魔,筋脉逆流而亡,哈哈哈……”
  “怎么样怎么样……你咬我啊你咬我啊……气死你气死你!!”心湖得瑟地一张小嘴上下翻飞,念着史上最经典的讨打台词。
  所以说,得意忘形的后果很可怕。
  就在心湖仰天长啸的时候,挑衅的语句变成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痛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