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熟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在跟连翘支完招以后,心湖也曾暗忖过,倘若万一……阮止水知道她是幕后首脑,应该不会宰了她吧?
  毕竟,她还有利用价值的啊啊……
  心湖‘女’侠压箱底绝招——投怀送抱、舍身取义、英勇献身!
  是夜,心湖和连翘事先踩好点,知道阮止水大概在什么时间回房休息。
  于是乎,俩人鬼鬼祟祟地溜进了阮止水的房间。
  然后,心湖在房间角落里放上香炉,里面已经燃上具有催情效果的香,然后让连翘躺在他房间的‘床’上。
  “心湖,这样……行不行啊?”连翘小美人满脸羞赧尴尬,侧身躺在‘床’榻,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搁。
  但是,这丝毫不会干扰到这幅画面的喷血‘诱’‘惑’‘性’。因为此时,连翘身上除了肚兜亵衣外,只披了一件若隐若现的黑‘色’薄纱,衬着她满面桃绯‘色’,看上去如一颗红‘艳’‘艳’的樱桃般魅‘惑’非常,‘诱’人采撷品尝。
  “很好,非常好。”心湖啧啧赞叹。
  这让人兽血沸腾,血脉贲张,‘欲’罢不能的画面,视觉冲击力足够强大,让她都忍不住喉头一咕噜。
  但素,就当一切就绪,突然,心湖感觉到背后一道嗖嗖的冷风袭来。
  再看‘床’上的连翘小美人,竟然一脸惊恐,就好像看到鬼一样。
  心湖‘女’侠只觉脖颈汗‘毛’根根分明,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好可怕……
  然后,她的腰际就被一条凭空出现的白练裹缠上……凉意吹拂在她的领口,一个低得渗人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
  “你们在干什么?”
  心湖全身都不能动弹,就好像被冻住了一样。
  她睁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床’上的连翘被阮止水被子一裹,然后,整个从‘门’丢了出去,再啪地一声巨响,‘门’被风吹得大力关上。
  好……好恐怖……
  心湖已经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只是看着阮止水一步一步朝她走来,他的‘唇’角挂着清冷的笑意,眸中的温度却低得仿佛能凝结成冰。
  “我……我……我错了。”心湖恨不得抱头鼠窜,却根本无路可逃。
  因为,她腰上白练的力道正一点一点收紧,勒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你错了?”阮止水‘唇’上的笑意愈发‘荡’漾。
  “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回吧。”
  “饶了?”
  心湖一抬头,阮止水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咫尺之遥,他白‘玉’般的手指抚上她的下巴颌,‘逼’迫她眼睛与他对视。
  “为何教唆我徒儿?”他琥珀‘色’的眸子忽明忽暗,看不分明情绪。
  “我……没有。”心湖的声音都忍不住带上哭音。
  这下,她完蛋了!!
  “连翘素来乖巧,若不是你挑唆,她怎么会做这些?”
  心湖:“……”
  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她辩解无力。╮(╯▽╰)╭
  “你想怎么样?给个痛快吧!”心湖‘女’侠干脆眼一闭,脖子一仰,上刑场前的认命和视死如归。
  “呵呵,你究竟什么目的让她做这些事?”
  ‘阴’冷的气息仿佛几近可触,低沉的声音就在耳畔。
  “我只是在帮她表达她对你的心意而已,没目的。”
  “你倒是很有闲情逸致。”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心湖一个没忍住,开始回上了嘴,要杀要刮悉听尊便,不要来慢慢凌迟这种活计啊,磨死个人。
  “反正这香也点在这里,‘浪’费了多不好。”
  阮止水闲适瞟了眼她搁在地上的香炉。
  “你什么意思?”心湖心一紧,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
  “如你所愿啊。”
  喂,不要靠过来啊,什么如我所愿,‘女’主角刚被你丢到外面去啦!
  心湖一直退退退,‘腿’被‘床’板一绊,一屁股坐在了‘床’上。阮止水双手一撑,将她困在‘床’与他之间。
  心湖迅速一缩,从他怀里一闪,准备开溜。
  孰料,她的脚踝被紧紧缠住。
  “你……放开我。”
  眨眼间,心湖就被他捆住了手臂和上半身,像只软软的蚕蛹一样在‘床’上滚来滚去的蠕动挣扎着。
  “你不是……不近‘女’‘色’的么?”心湖‘女’侠有气无力问到,气势弱到爆。
  “谁说的?”阮止水抱臂,站在‘床’头居高临下,冷冷地望着她。
  “祖师爷!”
  这种情况下,保清白要紧,那个老头不出卖白不出卖。
  “喔?”
  “那是因为练玄寒心经必须保持童子之身。”
  “嗯嗯嗯,所以……你不能碰我啊。”心湖点头如蒜捣。
  “但是,你忘了,我已经被你害的走火入魔……若再等几年,我也赢不了秦无炎了,破不破功,也无所谓了。”
  语气带着几分怅然,阮止水的眼中如‘蒙’上了一层薄雾,眸‘色’都幽深了几分。
  “不要放弃啊!你这么努力,我相信,假日时日,你一定能赢过他的!”心湖着急的直嚷嚷。
  闻言,阮止水突然笑了。
  “我不一定需要在武功上赢他,我的目的,只要让他不开心,就行了。”
  心湖蚕宝宝在‘床’上更加奋力地蠕动。
  喂喂喂,不要过来啊,这人怎么突然就变态了呢!!
  阮止水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挑,她的外衫就被扯开了。
  心湖那叫一个惊恐万分啊,形势一触即发,情急之下,她突然灵机一动。
  “我……我没洗澡!”阮止水有洁癖,啊咔咔。
  果然,阮止水停住了正解着她裙带的手。
  然后,她被白练一扯,像是被拎包袱一样,拎到屋后。
  噗通一声!!她被径直抛进了冒着腾腾白雾的温泉水里。
  咕噜噜,咕噜噜……心湖一时不察,又猛灌了几口水。
  然后,被阮止水抓着后脖领,从水里拎起来,心湖顺利踩到了池底,水深正好及‘胸’,她咳出水以后,狂呼吸了几口空气,努力平复刚才的惊吓。
  “洗干净。”阮止水淡淡地丢出三个字。
  “你绑着我手,让我怎么洗干净啊?”心湖表现出质疑。
  “多泡一会儿,自然就干净了。”
  语毕,也不理她。
  阮止水径自开始解自己的白袍上的衣带。
  “你……你脱衣服干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