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原本被心湖的吐槽惹得炸‘毛’的连翘,似乎突然想到什么,面‘色’很快平静下来。
  “呵呵……幸好,我还有这个。”带着点得意,连翘轻声笑了笑,银铃般的清脆笑声在寂静的夜显得有点渗人。
  她抬起手,在空中晃了晃,指尖有银芒在夜‘色’中闪耀幽光。
  “淬雪凝冰针。”朱‘唇’轻启,她吐出一个听上去有些耳熟的名称。
  淬雪凝冰针?!
  心湖回忆起以后,浑身禁不住一抖……
  阮止水曾经提过,如若中了它,寒毒会入侵五脏六腑,让人变成一尊会呼吸的冰雕。
  秦无炎就曾经中过……但是,他可以用内力‘逼’出,可是她这种废柴,中了会不会嗝屁啊?
  心湖忍不住用眼神询问秦无炎。
  那个玩意儿好厉害的,你行不行啊?
  秦无炎斜睨她一眼,搁在她腰间的手却下移,重重掐了下她柔软的屁屁代为作答。
  看着他们俩个在这边眉目传情,暗送秋‘波’,连翘当即火大,一声怒吼。
  “接招!”
  她素手一挥,数道银芒从她的手中‘射’出。
  秦无炎抱着心湖飞身跃起,轻松躲过这一‘波’的侵袭。
  “不错嘛……”连翘并不着恼,反而语带褒奖。
  “不过,我倒是想知道,你能这么躲多少次……”
  话锋一转,就见她双手齐发,咻咻咻,再次朝他们掷出更多的淬雪凝冰针。
  一时间,密集的银针,多如牛‘毛’,如同雨丝一样织就成一张大网,朝他们铺天盖地袭来。
  秦无炎抱着心湖衣袂飘飞,身影如闪电般迅疾,高高跃起,躲避着猛烈的攻势。
  他这边是不慌不忙,但是被他抱在怀里的‘女’侠那叫一个愁啊,愁煞个人啊。
  因为,她好几次都感觉那针夹带着寒气从她脸旁擦过,那叫一个悬啊,惊险万分心惊‘肉’跳,可是,她被秦无炎抱着,不能动啊。
  整一个会移动的人‘肉’箭靶!!
  终于,某‘女’按捺不住了,尖叫出声。
  “秦无炎!你怎么不出招啊!!你的毒‘药’啊百虫蛊啊那些东西呢?!!”
  面对她的惊慌失措,秦教主给予了相当简短的两个字回答。
  “没带。”
  没带?!!有没有搞错?!
  这么个进可攻退可守,关键时刻能保命的宝贝,这家伙竟然不带!!!
  教主啊,我说你是太高看自己、太低估对手、还是嫌自己活得太不刺‘激’缺乏**了呢?
  “那柳叶镖呢?”那玩意好歹能挡挡啊。
  “用完了。”
  秦无炎丢给她记魅‘惑’非常的眼神,身型变换速度却丝毫未减缓。
  用完了……心湖‘女’侠登时风中凌‘乱’了……
  苍天啊……教主大人,你肿么可以关键时刻掉链子,这不是你的风格啊啊啊……
  一时间,悲从中来的‘女’侠掉转枪头,对另一边飞针飞得不亦乐乎乐此不疲的连翘吼道。
  “你有完没完啊,你到底带了多少针啊?”
  “谁跟你说淬雪凝冰针是真的针?”连翘不屑地扯了扯嘴角,目光挑衅。
  “看好了……”
  她蹲下身子,从地上抓起一把雪,双掌合拢,将其在手中轻轻‘揉’搓。
  她……这是要扔雪球吗?
  心湖觉得匪夷所思时,连翘已经将掌心摊开,就见她白皙光滑的掌心,赫然躺了无数根冰针。
  泛着幽冷的光,竟与她之前‘射’出的那些淬雪凝冰针一模一样。
  KAO之!!
  这淬雪凝冰针竟然是雪做的,材料真特么环保啊,还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
  心湖悲愤而幽怨地看向秦无炎,你看看人家的暗器,唾手可得的材料,方便快捷的制作工艺。
  你捏?用完了也不补货……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像是丝毫感觉不到‘女’侠的郁闷,秦无炎脸上闲散慵懒的神情不变。
  他抱着心湖左闪右躲,大有点陪小丫头在玩的恶趣味。
  转瞬间,教主又是一个翩若游鸿的转身,躲过数根飞针,他的‘唇’角微微上扬,凤眸闪着戏谑的光……
  他似乎真的……是……觉得这样很好玩?!
  就像在玩打雪仗,只是,他是负责躲闪的那个,而雪球变成冰针,为了增加游戏难度,他怀里还抱了个累赘!!
  额滴神哪!不带这么玩的啊……
  “师姐!!”
  突然,打得正嗨的三人中‘插’进来第四个人的声音。
  “谷书?”
  心湖眨了眨眼睛,借着月光看清楚来人。
  只见陆谷书立在那里,身上伤痕累累,‘唇’角还有殷红血迹,看上去很是狼狈。
  “三师弟,你怎么了?!”心湖焦急地扯嗓子喊道。
  “呵呵……不错嘛,竟然能从我教两大护法手里逃出来。”耳畔,却传来秦无炎慵懒轻慢的声音。
  “你!!”心湖气愤非常,抬眼朝他怒目而视。
  “不拦住他,我怎么英雄救美呢。”
  对于心湖的火大,秦无炎毫不在意,似乎理所当然。
  “你‘混’蛋!!”心湖一声暴吼,扯破天际!
  这时,两大护法也追了过来,与陆谷书继续缠斗。一时间,这边在打,那边也在打,好不热闹。
  原本在担忧境况的心湖,突然敏感地察觉到一点不对劲。
  “喂,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她侧耳聆听。
  听到她的话,原本针抛得热火朝天的连翘突然停了下来,脸‘色’骤然大变。
  原本漂亮的小脸惨白,,面部表情骤然一紧缩,真的就像见到鬼一样的恐怖。
  她不再缠斗,转身就跑,那恨不得脚踩风火轮的逃命架势,就好像后面有鬼在追!!
  怎么了?心湖奇怪地与秦无炎对视一眼,似乎他也不甚明了。
  瞬时间,只觉整个山谷都在摇晃,天崩地裂,地动山摇,巨大的轰隆声滚滚如雷鸣。
  “地震?!!”心湖一声凄厉惨叫。
  整个地面轰然塌陷,破碎,巨大的声响冲破天际,嚣声震耳‘欲’聋。
  “不,是雪崩。”
  天塌般地巨大重量压下来时,心湖听到秦无炎如是说。
  ################################################
  当心湖恢复意识时,发觉自己躺在厚厚的雪中。
  她全身冰冷,四肢似乎失去知觉般的麻痹,感觉不到痛。
  “我还活着?”她有点难以置信。
  “我不介意咬你一口,让你确认一下。”不远处,传来一个悠然的声音,透着三分调侃,七分玩味。
  “我又救了你一次。”秦无炎薄‘唇’斜挑,笑容邪魅。
  此时,他撑着胳膊肘在她身侧,如兜头一片厚重的‘阴’影,‘阴’魂不散……
  “我们现在在哪?”
  恢复知觉以后,心湖动了动胳膊‘腿’,都能动,她竟然没受伤……真是神迹!
  “被雪冲下了山崖,具体位置,就不清楚了。”
  “三师弟!”心湖猛地窜起,快速左右张望,努力在视野范围寻找。
  “当时离得远,他应该是被冲到其他地方去了。”
  秦无炎难得好心告诉她。
  “三师弟!!……谷书!!!……”心湖扯着嗓子拼命呼喊,期望能得到一星半点回音。
  她的声音在浩渺的群山中回‘荡’,却很快被吞没,弱得微不足道。
  “你叫破喉咙也没用,我们都被冲出很远,他不会在附近,你只能寄希望于老天保佑他命大,被雪压得不深。”
  “你还不如留点体力,能活着回去。”秦无炎轻嘲道。
  这时,心湖才将目光完全移向秦无炎。
  “你……受伤了?!”心湖看见他雪青‘色’衣袍上的斑斑血迹,一时不禁呆住。
  就连他脸上的银面具,此时也不见了,‘露’出他那张妖魅俊美的脸,面颊上那道醒目的伤疤,隐约衬出几分邪肆,脸‘色’却有点苍白。
  “你还好吧?”心湖有点木讷地开口询问。
  “还好。你若是现在跑走,我应该阻止不了你,呵……”
  秦无炎斜眯眼一笑,妖魅‘逼’人又邪气十足,悠然说道。
  心湖‘唇’角‘抽’了‘抽’,这是伤势很严重的意思么?
  她朝他伸出爪子,将手搭在他的脉上,一阵凝神屏息。
  她把完脉,眉头紧皱在一起,表情复杂。
  秦无炎放下手肘,整个人干脆平躺在雪地里,懒洋洋地望着已经破晓,初‘露’曙光的天‘色’。
  “你快走吧。”
  闻言,心湖身形未动。
  “不走,难道准备跟我一起等死?”秦无炎眉梢轻挑起,语气轻慢。
  登时,心湖肩膀和小脸一起垮下,睁着双水雾弥漫的眼睛,语带哭腔地说道。
  “可素……我……我不认识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