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迷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一大桌子的关注目光火热集中。
  抱了吗?抱了吗?
  MD,她不只是抱了,还……用了。
  但是,根据心湖对于祖师爷这个猥琐老头的了解,如果她说抱了,他一定马上接下来询问抱的各项细节,前戏啊后戏啊……
  于是,心湖一本正经地说。
  “喔,没,我忘记了。”
  然后,她紧接着说道。
  “美男伯伯,既然你人在这里,就不用我代替了,正好你自己来吧。”心湖不由为自己的临机应变能力感到无比宽慰。
  “那哪行!小丫头,我们说好的事情,你可要讲信用啊。况且,我这个糟老头子,哪比得上你们这些青‘春’朝气小姑娘的玲珑有致,啊哈哈……”
  接下来,是一长串爽朗豪气又透着盎然兴味的笑声。
  “吃完饭再说。”心湖闷头胡吃海塞,企图侧面回避。
  “那怎么行……”祖师爷不满嘟囔道。
  “师父!”洛冉初突然出声,眉头轻皱,声音有点沉。
  “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老头子登时好像被批评的小孩,虽然表情不高兴,但是闭嘴不再继续说。
  “小丫头,吃完饭以后,要记得噢!”似有不甘,他还是补充说了句。
  “好,会让你在旁观赏的。”心湖‘女’侠爽快带着点敷衍的应承道。
  吃饭最大,吃饱再说。反正,她已经做好事态更严重化的准备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吃的……那叫个相对无言的安静,只剩下一锅热汤在沸腾的汩汩声。
  吃饱以后,心湖连忙开溜去洗了澡。
  整个人泡到温泉水中,那叫一个舒坦。
  吃饭,洗澡,睡觉……
  仿佛又回到了在不老峰上那宁静而缓滞的时光里。
  只是,她自己清楚的知道,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不管是她的心,还是身,都已经不是当时的唐心湖。
  怎么想着想着,又想哭了呢?
  心湖擦了擦眼睛,最近似乎越来越爱哭,也越来越喜欢回忆,这还真不是件好事。
  从温泉池子里上来,用布巾擦干身上的水,披上件内衫,刚走进房间,便被突然拥入一个略带凉意的怀里。
  他将脸埋在她肩窝里,嗅了嗅。
  “好香。”慵懒又轻佻的声音。
  “放开。”心湖僵住。
  “偏不。”秦无炎舌尖碰上她的耳朵,并卷住她的耳垂含在口中。
  热热的,痒痒的,麻麻的,心湖浑身颤了颤,挣扎的更加剧烈。
  “无耻!!”
  “说过了,换个新的。”他轻轻吸允着,语带含糊。
  “你……下……作!!”
  ‘女’侠本来想说下流的,结果到嘴边想起也曾说过,从小生长在深山里没学过泼‘妇’骂街的菇凉伤不起。
  彼此武力值差距太大,心湖根本不敢大力挣脱,唯恐声音会惊动到其他人,以至于被他掌控得牢牢的。
  这种被迫JQ偷偷‘摸’‘摸’的感觉……太特么憋屈了!
  “什么时候跟我走?”
  “走?”心湖呼吸骤然一紧。
  “嗯?”语气带着毫不掩饰的威胁意味。
  “不想走?”
  秦无炎抱着她,将她放在‘床’榻,然后顺势压迫下来。
  “来,让我猜猜……”
  他侧卧着,撑着手臂,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的脸,严丝合缝的堵上所有退路。
  “你想留在不二‘门’,想留在洛冉初身边,即使不能在一起,哪怕只是看他一眼,听他对你温柔地说一句话,‘摸’‘摸’你的头,把你当宠物一样对待,你就觉得很满足了,是不是?真是感人肺腑的情深痴恋啊。”
  “可是,怎么办?我还真不想成全你。”秦无炎的目光妖娆,如藤蔓,如毒蛇,将她丝丝扣扣缠绕。
  “只要看见你看他的样子,我就很不爽,很想……一口咬死你。”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凉意和冷幽的气息喷洒在她脖子上,他的‘唇’烙在她的脖颈上,如羽‘毛’般细腻,一串细碎绵延的‘吻’。
  教主……你……这是吃醋吗?
  他的‘唇’,他的舌,所到之处,都掀起一阵酥麻……这哪里是魔教教主,分明就是她梦里那个魅‘惑’缠人的绝世小受啊!!
  一下子,那些与他痴缠的旖旎情景咻咻咻地一窝蜂涌入她的脑海,让她头晕眼‘花’。
  “嘶……”
  心湖倒‘抽’一口凉气。
  “别碰那里!”
  她猛地推开秦无炎,双‘腿’一通‘乱’蹬想将他踹下‘床’去。
  下一瞬间,她的一边脚踝却被他单手抓住,死死压制在‘床’上。
  “呵……踢我?”
  “娘子……这样,可不好哟。”
  秦无炎修长的手指从她的脸颊一直绵延滑至锁骨,然后继续向下,慢条斯理地描绘她身体的曲线。
  随后,他扯住她内衫的衣带,稍稍用力一拉。
  ‘胸’前一阵凉意,心湖感觉到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还来不及惊呼,他带着凉意的‘唇’就压了上来。
  动作并不如之前温柔,带着侵略‘性’的,他压着她的力道很重,让她隐约有些发疼。
  俯下的脸就像当空罩下的浓郁‘阴’影,压迫感油然而生,他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腕,一只手抓着她的下巴颌,‘逼’迫她仰着脸承受这个‘吻’。
  同时,他的‘腿’正以决然的姿态压制分开她的‘腿’。
  心湖就像砧板上的一条鱼,头尾都被钉子钉着,半分也动不了,其实,当这一刻来临时,她甚至忘记了挣扎。
  心无法抑制的恐慌……茫然和荒芜瞬间弥漫在整片心田,一种悲伤中带着些绝望的感觉。
  明明发生过的啊?为何此刻如此的绝望呢?就好像,如果真的发生了,有的东西就会永远逝去。
  难道是因为……这个地点?
  那里,是茫茫雪谷中的山‘洞’,远离人世,饥寒‘交’迫,不知明日的生死,不知下一刻的命运。当时,他是她唯一的支撑,一时的意‘乱’情‘迷’,她似乎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
  而这里,不管是师父,还是其他人……
  这样的话……
  心里百味杂陈,纠结错‘乱’。
  忽然,心湖就像想明白了什么,放弃挣扎,垂下手腕和脚踝,如一个失去灵魂的布偶般躺着,沉默无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