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小黑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师姐,师父知道吗?”
  陆谷书还是那清淡疏浅的模样,就连语气,也温润如水,让人看不穿情绪。
  “他知道。”心湖闷声答道。
  “师姐,我希望你做这个决定不是因为一时冲动。”
  心湖骤然间抬头望向陆谷书,还是那张‘精’雕细琢的脸,可幽静的眼眸中深藏的某种情绪,却让她暗暗心惊。
  她又看向白恒之,此时,他优雅有型的‘唇’抿得严丝合缝,似乎正在强自压抑克制着什么。
  “为什么你们就不能支持我呢?!”
  慌‘乱’之下突起的叛逆心理,心湖大叫一声。
  “师姐,我们只是希望你考虑清楚。”陆谷书眼眸沉静如幽潭,光影绰绰。
  心湖刚想再开口反驳,瞬间却双‘腿’离地,被白恒之大手拎起。
  “你想干什么?!”心湖错愕。
  “关小黑屋,等你脑子清醒,再放你出来!”白恒之的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意。
  “哎哎哎……”
  心湖一声惊叫还没完,人已经被白恒之拎着衣领大步流星朝某处而去。
  怒意的渲染下,白恒之原就凛若寒星的眼眸更显英气‘逼’人,只是眉头蹙得死紧,能夹死蚊子无数。
  可怜的‘女’侠,就这么被白恒之这么像拎小‘鸡’仔一样毫不怜香惜‘玉’地提着,她脖子被衣领卡住,一口气提不上来,憋得两‘腿’在空中一通‘乱’踹,身体晃来晃去。
  “咳咳咳……要死人了……咳咳……”心湖抓着衣领,脸涨得通红,拼死一搏,‘腿’大力踹向他。
  白恒之轻松躲过她下盘的袭击,将她朝空中一甩,手臂接住她的‘腿’弯,变成新娘抱,足尖一点,就朝后院飞去。
  “你放开我!白恒之!!你算哪根葱!凭什么管我的事情!!!”心湖气得大嚷大叫,人在他怀里,叫嚷和挣扎得更厉害,目光不经意瞧到一旁的三师弟。
  只见陆谷书一言不发,静静伫立在旁看着这一幕的发生,对白恒之的行为似乎表示认可。
  心湖气不打一处来,反了他们,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老娘嫁人你们竟然阻拦。
  她登时扯开嗓子大喊,“秦无炎!!!”
  刚叫了一声,哑‘穴’就被白恒之毫不留情地点了,这下,心湖只能干瞪眼,气呼呼地看着白恒之,那怨毒的眼神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砰’的一声,白恒之一脚踹开某间房的‘门’。
  抱着她进了屋子后,又‘哐’的一声巨响,他反脚将‘门’踹合上。
  心湖瞪得眼睛都疼了,白恒之还是僵冷着张脸,面无表情,一副好像她欠了他几万两黄金又不肯还的模样。
  “你好好想想,改变心意了,我再放你出去!”
  白恒之将她一把抛丢到卧榻上,便头也不回地走出去把‘门’关上,那狠样,好像他再多呆一刻,会忍不住掐死她一样。
  一下子,心湖‘女’侠就从准备跟心上人‘私’奔勇敢追求恋爱自由的‘女’子,变成了苦‘逼’的囚犯。
  问题是,关她的人,既不是她爹,也不是她娘,是跟她互看不顺眼多年的白恒之!!!
  魂淡!
  早知道她当下就走了,还为了那点少得可怜寥寥无几的同‘门’爱告知他们一声。
  不过……
  因为白恒之点了她的‘穴’,哑‘穴’也点上了,她现在就比木偶多了个会呼吸会思考的功能。
  当面对一室冷清寂寥,被关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屋子里。不若之前一时的头脑发热,心湖倒是真冷静下来了,开始思考。
  她甚至开始怀疑,现在她被白恒之阻拦的状态,也许,就是她潜意识里希望他们这么做的。让他们制止她发疯,因为,她好像也不太确定,她真的想好了吗?
  嫁给秦无炎,远走高飞,远离不二‘门’的一切。
  那样……真的可行吗?她做的到吗?以后不会后悔?
  一连串的问题一拥而上,将‘女’侠原本就不爱思考过于复杂问题的脑袋,堵塞得水泄不通。
  然后……
  心湖越想越觉得困窘,干脆放弃,不想了。
  在等待命运审判的过程中,她无聊地抬眼打量四周。
  哎,这间房的布置摆设好奇特喔。
  大概当时白恒之盛怒之下也没留意,随便找了间看上去不住人的屋子就把她丢了进来。
  这间屋子,有两面墙壁是书柜,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典籍,还有一些木匣,也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
  有一面墙壁上,挂着一幅雪景画轴,寥寥几笔墨彩勾勒,气韵清雅,隽永苍秀,画面倒是十分灵动。
  虽然洛冉初平素喜欢画画,心湖会在旁替他磨墨,要么什么也不说,就在一旁静静地看他画。这样日积月累下来,也应该耳濡目染一点鉴赏力,陶冶情‘操’什么的,不过,她当时心怀鬼胎,赏得不是画,而是画画的人。
  现在想来,师父似乎也独爱山水图,画里没有人,只有景。
  画风即是人心,许是洛冉初的心里,就从未有过人世情爱,如他笔下的苍山绿水一般,千年不改的宁静安谧。
  可是,自己偏偏就要一头扎进这片‘波’澜不惊中,只能说徒劳无功,自找伤心。
  想了想,心湖忍不住叹气……
  原本因为洛冉初挽留态度起得那点念想,如小火苗,就被她自己一瓢冷水给浇灭得干干净净。
  至于白恒之,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来放她出去,心湖想了想,觉得还是跟秦无炎走吧,不见,也就不会伤心了。
  只是,秦无炎,未必就是她的良人。
  魔教教主,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变成现在这样,跟在他身边,实在有很大风险。
  喜怒无常的人,若是一个不小心,被他给宰了,不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唉,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心湖深刻领会左右为难的滋味。
  大师兄……莫名的,那张丰神俊朗的容颜在她脑海里忽然冒出来。
  秦无炎似乎一口咬定她跟白恒之之间的暧昧,而且,白恒之近来对她态度,也让心湖五味杂陈。
  看来,白恒之的确对她有情,可是,她一直以来的死对头,竟然把她当做一个‘女’人来喜欢,这个事实确实充分满足了她的虚荣心,可是……问题是……她喜欢白恒之吗?
  她喜欢吗?这无疑是让她接受这一匪夷所思事实后,面对的更加头大的问题。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不管喜欢不喜欢白恒之,出于对这个多年冤家的了解,被他喜欢上的人,会死的很惨!根本没有人权可言!!
  她现在的处境,就是最直接的证明!!
  他们俩还没怎么地呢,他就可以毫不顾忌‘女’侠尊严,把她当小‘鸡’一样拎着关小黑屋!!要是以后真跟他在一起,他还不更蹬鼻子上脸,把她当小奴隶一样的鞭笞毒打不给饭吃!!
  哼,他敢!!我一定先下手为强,下最厉害的毒‘药’让他暴毙身亡!!!想想用什么毒好呢……五毒散天仙子噬骨丹?
  被迫害妄想症的某‘女’侠,不知不觉间,已经离题万里,‘乱’入得没边了……
  咯吱一声,‘门’开了。
  本来以为是假想狂敌白恒之,心湖目光散漫地朝‘门’口一望,咦,竟然是……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