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那么简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结果,心湖才刚做了个起兴,下巴微抬起,嘴巴里就被塞入一颗‘药’丸。
  不经意,喉咙一咕噜吞了下去,瞬时有一股玄妙的暖流在她的奇经八脉四肢百骸奔腾。
  这种感觉,就像‘女’子每个月葵水痛四肢冰冷的时候,突然喝了一大杯热水。
  “什么东西?”心湖好奇地问。
  “毒‘药’。”阮止水轻瞥她一眼,给了一个震撼‘性’答案。
  心湖‘女’侠:“……”
  阮止水披上袍子,坐在石板上,神情有些漫不经心,他周身的气场依旧冰冷,一副请勿打扰的架势。
  心湖只好咽下到嘴边的话,老老实实地呆在他身旁,同时将白嫩嫩的脚丫伸进冒着咕咕热气的泉水里泡着,还一下下撩着水‘花’玩。
  “无聊么?”阮止水出声问,清淡的眼眸却一直望着水面,又似乎在看她白嫩活泼的脚。
  有点……心湖暗忖,但是犹豫这个答案会不会很打击到他的自尊。
  “我们继续?”
  “不!不必了!!”‘女’侠连忙摇手。
  “我一点都不会无聊,跟你在一起,总是有一种特别充实的感觉,就好像只要呆在你身边,就会被你身上谪仙般出尘气质所感染,整个人变得无比澄明清澈起来。”
  阮止水抬起浅琥珀‘色’的眸子看她,冷冷地丢出两个字。
  “闭嘴。”
  气氛一时陷入尴尬的沉默……
  下一个瞬间,阮止水扣住了她的手腕。
  “做……做什么?”望着阮止水突然靠近的脸,心湖不由叫屈,我不是闭嘴了吗?
  阮止水并没有回答她,而是眼睛紧盯着她,冰冷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脸。
  被这样专注的眼神看得有点窘迫,心湖扛不住,眼神四下游走,躲避他的目光。
  紧接着,他一把扣住她的后脖颈,略带凉意的‘唇’覆上她的‘唇’。
  “唔……”
  因为这次袭击太过突然,当时心湖的嘴巴是微张的,所以他软滑的舌直接嗖溜一下钻入了她的口中。
  这种突然被强迫的感觉显然会下意识排斥,心湖被他紧紧扣着脑袋,手想推阻他,舌用力想把他的舌推出去。
  却不想,这样反而让俩人之间‘唇’舌和肢体的‘交’缠更加密切。
  推阻越奋力,缠斗越凶猛。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被阮止水放倒下来。
  心湖睁着眼,看着他近在咫尺冰雪般的容颜,这么近距离,更觉得他漂亮眩目得让人心惊,可是同样,他凶狠而直接的攻击,同样让人无法忽视。
  心湖渐渐就觉得不对了,原本在身体化开的暖意,此刻却变成汹涌的热‘潮’,就像海上起的大火,遮天蔽日的让人热昏头。
  手指一扯,阮止水一下子便拨开了两人身上衣衫的遮蔽。
  此时,心湖呼呼直喘,气息不稳,双眸‘迷’‘蒙’起雾,腮‘艳’若桃李,‘唇’红若朱蔻。
  “你刚刚……给我吃的是什么?”
  “毒‘药’。”
  阮止水勾‘唇’浅笑,那笑容清冽如化不开的雪,而眼眸中暗藏的东西,却让他浅‘色’的眸子如浸染上了风华重彩,浓冽得像是鸩毒,能让人一饮暴毙。
  一切,都好像动物被宰杀前的慢动作……
  心湖‘女’侠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一格一格的画面,甚至是感觉到自己被一点一点侵占的感觉。
  他很慢,就像无比享受这个屠宰的过程。
  慢慢的,手起刀落。
  “你知道吗?我决定的事情,从来没有中断一说。反而,我极喜欢看小动物放松警惕,然后……再给予致命一击。”
  说这话时,他笑容温暖,眼神清冷,动作迅疾。
  就好像从他指间‘射’出淬雪凝冰针那一刹那,雪莲般润泽的美‘唇’漾开一抹疏浅的笑,流光溢彩,风情万种……
  抵挡不住,心湖一声痛呼……
  她眼睛很快被湿润所占据,模糊的视野里,是那张不甚清晰的容颜,在晃动。
  千年的冰雪融化,一滴一滴,逐渐汇聚。
  阮止水的手捏住她的下巴,‘逼’着她与他对视。
  “伤心吗?”
  心湖看着他,眨了下眼,泪水顺势滑落。
  登时,视线变得清明,连他那两排浓密长卷的羽睫,从她的角度都可以一根根数清楚。
  身体,眼睛,都不会说谎。
  同师父和秦无炎那次恍惚若梦不一样,真实的触感,真实的痛,甚至……包括真实的‘欲’。
  真实,反而觉得没有臆想中那么难以接受。
  心湖看着阮止水,目光渐渐趋于平静。我就当嫖了一把,她暗暗地下了定义。
  “不伤心?”
  阮止水俯下身,呼吸拂面,如雪山顶刮来的风,冷冽,带着雪莲绽开的清幽香气。
  柔软的‘唇’,落在她的脸上,吸住她挂在腮边的那颗泪。
  “我说伤心……你会……开心……还是不伤心……你会……开心?”心湖咬‘唇’,忍住要溢出的低‘吟’,侧脸‘欲’躲,可她的下巴却牢牢攥在他的指尖。
  心湖干脆放弃,放松身体。
  “我似乎有些明白秦无炎喜欢你什么了?”阮止水停下动作,眸‘色’幽深,若有所思。
  喜欢我什么?心湖看着他。
  于是乎,两个人在亲昵的时候,却跳脱地‘抽’空讨论另一个男人的喜好问题。
  “普通‘女’子,这个时候恐怕会痛哭流涕,要死要活,至少……”
  “伤心‘欲’绝?‘玉’石俱焚?”心湖打岔‘插’嘴。
  阮止水停顿了一下,“或许……”
  “大概是因为我足够厚颜无耻吧。”冷不丁的,心湖冒出这句话。
  “当人经历过很长一段,长到你以为纵使地老天荒也不会结束的饥饿恐慌绝望,下一刻,也许就终结于饿死。这样的时光,能让人根本不会考虑尊严问题。只要有吃的,其他……也就显得无关痛痒不足挂齿了。”
  心湖微眯着眼,身子骨软绵绵的,声音懒洋洋的。
  “所以,人要让自己开心,这才最重要。”
  “这就是你当初爱上洛冉初的原因?”
  从她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阮止水出声问道。
  咦?心湖愣住。
  这个……她还真的从未想过。
  在她为了一个馒头大打出手,不惜头破血流,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馒头,代表了能继续活下去的可能。
  就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那个仙子一般的人,突然出现,眼神温柔,‘唇’角含笑,递给她馒头。
  这,就是她爱上师父的理由?
  听上去,还‘挺’写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