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再教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师父。”心湖低低的唤了一声,垂着头,有点不敢看他的脸。
  “我们走。”洛冉初清雅出尘的声音响在耳侧,声调平静,听不出喜怒。
  她的手被他握住,牵起,转身便要离开。
  “冉初师兄。”阮止水开口‘欲’阻拦。
  “这是我们不二‘门’的事情,请你不要‘插’手。”
  洛冉初对阮止水说道,声音沉稳有力,含着不容人质疑的权威。
  随即,他便牵着心湖的手,朝某个方向头也不回的走去。
  心湖垂着头,不敢做声,莫名的,觉得害怕。就像犯错的孩子,被家长领回去,耷拉着脑袋,样子极衰。
  走进还没被秦无炎破坏的宅院里,洛冉初刚拉心湖进‘门’,松开手,便径直走了进去。
  握着她温暖润腻的大掌放开,心湖登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愣在那里做什么,关‘门’。”
  洛冉初已经落座,温润如‘玉’的清隽容颜上是一丝不苟的严肃。
  “是,师父。”心湖赶紧将‘门’关好,老老实实的小跑过去,听候发落。
  “师父,徒儿知错了。”
  心湖垂着头,哪还有半点之前要叛离师‘门’的豪气洒脱。
  “徒儿……你还把我当你师父?”
  洛冉初的声音如一根绷紧的弦,压迫感袭来,让人喘不过气来。
  “师父,徒儿真的知错了!”
  心湖暗知完蛋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手不敢抱大‘腿’,只敢捏住他衣摆的一个小角,别着嘴,眼睛通红,模样甚是可怜。
  “错了?”洛冉初的声线清清淡淡,依旧不辨情绪。
  “师父,你要打要罚徒儿悉听尊便……呜呜……”不要这样恐吓我,我害怕。
  相较于心湖的惊慌失措,洛冉初轻叹了口气,大掌抚上她的脑袋。
  “不知不觉,你已经这么大了……”
  “人家说,儿大不由娘,为师……已经管不住你了么……”
  “师父?”心湖‘胸’中骤然一紧,什么意思?要把我逐出师‘门’?
  “看来,为师的确太宠你了,都把你宠坏了。”
  “师父……”心湖猛地抬头,看向洛冉初。
  却发现,此时,他静若秋水的眸中,蕴含着某种沉痛,感伤。
  “师父,我……我……”心湖张口,‘欲’解释,可是,一想到之前的种种,一下子有种心如死灰的丧气。
  “师父,徒儿不孝,我以后不会再让你烦心了!您老人家以后多多保重!”一时脑热,心湖噌地站起身,心酸涩难当,准备当即泪奔离开。
  可,脚尖刚朝‘门’转去。
  “你又想逃去哪儿?”如古琴般清雅低沉的嗓音,在背后响起。
  “师父,你不是生徒儿的气,不要徒儿了吗?”
  心湖呆呆地转过身,看向洛冉初。
  这一看不打紧,好家伙,就见,洛冉初素来‘波’澜不惊的清淡容颜,此时隐约逐渐高涨的怒气,挡都挡不住。
  “心湖。”大概发现吓到她了,洛冉初清隽的容颜又恢复往常的温柔如水,目光柔和了下来,如淡淡‘春’晖,弯‘唇’一笑,仙姿飘渺,倾城绝世,让人想立刻扑倒顶礼膜拜。
  “吖……”这下,‘女’侠彻底懵了,沉醉在他的笑里,竟然傻了。
  “为师,好像从来没打过你。”
  “是,师父以前从来没打过徒儿。”心湖呆呆的回忆道,真是善良温顺和蔼可亲的好师父。
  (⊙o⊙)啊!不对……这话是什么意思???
  转瞬间,她便被拉入洛冉初的怀里,半趴在他的膝头。
  “师……师父……你……你要做什么?”心湖结结巴巴开口,期期艾艾。
  回答她的,却是落在屁屁上的大掌。
  ‘啪’地一声很响,在空‘荡’‘荡’的房间中回‘荡’。
  同时间,心湖一声惨叫,痛痛痛……痛……痛死了!!
  她还没来得及哀悼遭受重创的小屁屁,转眼,又是一个大巴掌落下。
  啪!!
  “啊!!……”心湖再次惨叫,响彻房梁,泪‘花’都冒出来了。
  “呜呜……师……师父……呜呜……饶命啊……师父饶命……不……不要再打了!!啊!!……啊!!!……呜呜……”
  后知后觉的回味过来,屁股上已经挨了好几下揍,心湖‘女’侠连忙边惨叫边啜泣边求饶。
  一下子,屋内充斥着心湖痛苦不已的嚎叫声,以及大掌拍在圆润屁屁上的啪啪声响。
  没想到啊没想到,真的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从来‘性’格温顺的大绵羊发起火来,竟然这么恐怖!!
  心湖趴在‘床’上,忧桑地回头看了看似乎肿大一圈的屁股,隐隐作痛,屁股痛,全身都痛,心……更痛!!
  素来温柔的师父……竟然欺负人!!!竟然狠得下心,体罚如此娇俏可爱的小徒儿……
  她的世界……彻底崩坏了……
  “下次,还敢不敢再这样?”
  坐在‘床’榻旁的洛冉初,手又轻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哎呦!……”很给面子的一声惨叫,心湖将头摇得像拨‘浪’鼓。
  “不敢了不敢了……师父,你就原谅徒儿吧……”
  看着心湖趴在‘床’上,两眼泡红肿泪汪汪成了兔宝宝,忍着痛龇牙咧嘴,一张小脸皱得死紧,他潭水般清冽的眸中不经意划过心疼的痕迹,‘唇’线却依然绷直成,‘露’出些许‘唇’纹,看上去表情严肃。
  “知道你错哪里了吗?”
  “知道。我不应该离经叛道,染指两位师叔,还想离开师‘门’,辜负了师父对我的养育之恩,殷切期望,此等欺师灭祖的行为,本应该天打雷劈,五马分尸,浸猪笼,点天灯,但是师父却只是打了徒儿一顿,师父真是菩萨心肠,徒儿深深的觉得愧疚,简直是愧对列祖列宗,徒儿罪该万死,难辞其咎。”
  心湖一本正经地总结分析,并深刻反省了自己的乖张行为。
  闻言,洛冉初的‘唇’角禁不住‘抽’了‘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