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酒不醉人人自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这还不简单,把你这丫头给处理了不就行了。”
  祖师爷大掌一挥,拍在心湖的背上。
  “咳咳咳……”心湖被这淬不及防的大力猛拍,一口口水呛到,开始直咳嗽。
  “师父。”洛冉初出声,语气清清淡淡地,却仿佛带着十足的压迫感,投注在老头的身上。
  “嗯……咳咳……”老头顽强顶住压力,清了清嗓子。
  “我看你们啊,也别打来打去了,木已成舟,总之,谁把她娶了,就没的折腾了。”祖师爷‘阴’涔涔的笑了笑,对于自己的主意,似乎颇为自得。
  “噗……”心湖极其不给面子的喷出。
  “喂喂,什么叫谁把我娶了,婚姻大事岂能儿戏。”说得好像她是迫不及待要泼出去的祸水一样。
  “师父,这是我们不二‘门’的家务事,还请您不要‘插’手。”洛冉初声音低沉,却有力地在石室内回‘荡’,在场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呵呵,冉初,别小气嘛,儿大不由娘,这小丫头都到嫁人的年纪了,反正你……”说到这里,祖师爷骤然顿住。
  因为,洛冉初幽深若潭的目光沉沉郁郁落在他脸上,让他赫然噤声,没有继续说下去。
  “心湖,我们走。”
  洛冉初拂袖离去,背影仙姿飘渺,风华倾世,依旧是不沾染半点俗世尘埃的淡漠。
  “噢。”心湖应了声,看了看已经停止殴打,起身正不紧不慢理着衣衫的秦无炎。
  还有勉强撑着手臂,慢腾腾起身的阮止水。
  他们……这是偃旗息鼓的意思吧?
  长时间绷得很紧的肌‘肉’和神经忽地松懈下来,心湖只觉疲惫无比,她朝站得最近的陆谷书招了招手。
  “三师弟,你过来,扶我一下。”
  语毕,却有两个身影同时出现在她身旁,面对白恒之先一步扶在唐心湖腰上的手,陆谷书的手在空中僵了僵,然后收了回去。
  被白恒之扶住后,心湖登时觉得倦意袭来,眼皮一沉,朝他肩头一靠,便睡过去,不省人事。
  睡过去的她,自然没有看到,现场再次诡异的气氛。
  ######################################
  等心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了。
  只是,赫然让她发现午夜惊魂的一幕,她的心登时跳到嗓子眼,多么诡异的画面啊……
  一张鹤发童颜的脸正趴在‘床’头炯炯有神地望着她,那双晶亮的眸子,闪着兴味盎然的光。
  好可怕……
  心湖惊得一咕噜坐起,紧紧抱着被子,面上难掩惊恐之‘色’,一脸惊魂未定。
  “祖……啊美男伯伯……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很恐怖啊,你知不知道……
  她不由暗自饮泣,这老是一醒来就看到各种人马立在她‘床’头观摩她睡颜的一幕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结束啊,让人很没有安全感,极其破坏睡眠质量的啊啊啊。
  “嘿嘿,丫头……”祖师爷将脸凑近,压低声音。
  “怎……怎么?”心湖脖子忍不住后仰,后脑勺恨不得贴墙上。
  “我带你去找点乐子,好不好?”
  “啥……找乐子?”心湖呆傻,大半夜的找什么乐子?这老头又有什么馊主意?
  “嗯,跟我来。”
  喂喂喂,什么叫跟我来,你这分明是绑架我好吗?!
  才刚清醒便被某老头夹在胳肢窝里带走的某‘女’一脸郁卒。
  “美男伯伯,你带我来师父的房间干……干什么?”心湖站在‘门’口,就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每当她有这种预感的时候,必然会有各种不幸的事情发生,简直比大姨妈还准。
  孰知,老头鼻子一声冷哼,摆出一副傲娇造型。
  “洛冉初这个劣徒,我越想就越不爽,老当着大家的面驳我的面子,明明我是他师父啊,一点都不尊重我!哼!”
  闻言,心湖一身冷汗。明明是你老人家随便‘乱’来好不好,还有,你真不是一般二般的爱计较加小心眼,师父哪有不尊重您,明明是您为老不尊勒!
  “不对,我们俩在‘门’口这么说话师父都没有听到,你对他做了什么?!”心湖一下子反应过来,大惊失‘色’。
  看向那老头的眼神像看外星人一样,你……你……你不会对自己的徒儿下黑手吧……劣徒?他明明是你三个徒弟中最正常的一个啊……
  是非黑白有没有!!
  “放心,我只是给他下了点我秘制的‘迷’香。”老头一脸得‘色’。
  还秘制的‘迷’香……心湖无力捂脸。好吧……貌似她曾经对师父也干过这种事情……师父大人……你肿么这么可怜……被自己的徒弟和师父接连算计……
  “走,进去瞧瞧。”
  老头一脸兴味地推开‘门’,便拉着她往里走,好像要参观什么稀世珍宝一样的跃跃‘欲’试。
  心湖:“……”
  这种上梁不正下梁歪,被教唆着使坏的感觉……怎么隐约让人开始兴奋了……完了……她也魔化了……
  一老一小,俩人抱臂站在‘床’头,围观躺在‘床’上,闭着眼像安静睡着了,谪仙一般纤尘不染的人。
  “我师父长得真好看。”心湖连连赞叹。
  “那是我会挑徒弟。”老头也表示很骄傲。
  “是啦是啦,您最会挑美男做徒弟了啦。”对于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心湖也表示承认。
  “祖师爷,你说找乐子,难道就是带我看师父睡着的样子?”心湖颇觉匪夷所思。
  “当然……不是,我怎么会做这么没创意的事情。”老头白了她一眼。
  “那你想干嘛?”
  “嘿嘿……试试我的新‘药’。”说到这里,老头难掩兴奋,摩拳擦掌。
  “啥?”心湖宝宝也很好奇。
  “想不想看你师父喝醉以后的样子?”
  “想!”心湖不假思索,一想到师父这般清修素淡的人要是喝醉了,该是怎样一番‘迷’死人的风情啊。
  “可是……也没酒啊。”
  “笨!我刚不是说我的新‘药’嘛!”这次,老头狠狠拧了一下她的胳膊上的‘肉’。
  “哎呦,好痛!”难道三个徒弟潜藏的暴力倾向都是被他传染的?
  “什么‘药’?”心湖疼得皱眉,‘揉’着手臂问道。
  “酒不醉人人自醉。”老头当当揭晓答案。
  “美男伯伯,你起的名字都好长喔……”上次那个‘就是让你走不出来阵’已经让她记忆深刻了,这次这个更是不同凡响。
  “切,那才显得我别出心裁和与众不同嘛。”此时,老头满脸写着夸我吧崇拜我吧。
  “嗯嗯,美男伯伯好‘棒’!人家好崇拜你噢~”心湖‘女’侠一边搓着‘鸡’皮疙瘩,一边谄媚地奉承道。
  心湖心里苦闷啊,没办法,这个老头战斗力指数简直是比深不可测还要深不可测,万一把他得罪了,那真是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你别小看这颗‘药’,它可是凝聚了无数陈年佳酿的‘精’华,只一颗,就相当于喝了十坛‘花’雕唷,可是我‘花’费不少功夫‘精’心调配的嘞。”
  “喔,果真厉害,不过,这个‘药’主要干什么?”心湖端着求知若渴的真挚眼神问道。。
  想要醉,喝酒不就好了么。想要让人晕,下‘迷’香不就好了么。干嘛‘花’这么心思,做颗让人像喝醉一样的‘药’,听上去有够无聊,很像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人做的嘛。
  “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老头又是大掌一拍,重重落在她背上。
  “咳咳咳咳……”这个暴力老头!
  “其实,我就是因为还没找到合适的理由用,所以,干脆就拿来让这个劣徒醉一下,看看他喝醉以后的丑态,哈哈……”
  心湖:“……”
  说完就干,老头迅速将那颗‘药’塞入洛冉初的口中,然后灌了他口水,接着,又为他解了‘迷’香的‘药’效。
  整套动作下来,一气呵成,异常熟练。
  看得经常使坏的心湖‘女’侠是一愣一愣的,简直是……达人啊偶像啊!!
  一老一小,俩货趴在‘床’头挤着脑袋往‘床’里凑,盯着‘床’上的洛冉初看得眼睛一眨都不眨。
  “管用不管用啊?”心湖瞪得眼睛都快脱窗了,依然没发觉洛冉初有何变化,不由开始质疑老头的‘药’。
  当然,回答她的,是老头一声冷哼,加毫不留情的一记黯然**掌。
  啪!一个没趴稳,她笔直朝‘床’上栽下去,硬生扑向洛冉初,鼻尖朝他的‘胸’口凶猛砸去。
  “哎哟……”鼻子被猛地一撞,心湖疼得眼泪立马狂飙,只觉头晕眼‘花’,还短暂耳鸣。
  这时,却突然安静了……
  两只爪子扒在洛冉初的‘胸’口上,心湖抬起脸。
  赫然惊住,只见紧闭的双睫,此时像扇子一样打开,‘露’出清亮的眼瞳,幽深若潭。
  哪有零星半点醉酒的‘迷’茫痕迹……
  被这景象惊住的还有祖师爷,只见这老头在发觉不对劲的一瞬间,便脚底生烟,像兔子一样迅速遁走幻化于无形……
  心湖望着祖师爷已经跑得无影无踪的方向,一咬牙,转回头,与那双静若秋水的眼眸对视,然后爪子慢慢挪动,装作若无其事地准备收回。
  却,一下子被握住了。
  昨天半夜才发现,原来……一直吃错‘药’了。只看‘药’品说明书前两行的孩纸伤不起……怪不得这两天我怎么一喝小柴胡颗粒就呕心沥血地狂吐呢。这里做下知识普及,小柴胡不治风寒感冒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