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不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你又想去哪儿?”
  心湖听到他如是说,平静的音调,甚至可以清楚看见他睫‘毛’的颤动,幽静的眼瞳,高‘挺’的鼻梁,还有那温‘玉’般润泽的嘴‘唇’。
  心湖紧张的吞了口口水。
  “对不起,师父!我……我……”一时间,解释的话语被覆在‘唇’上的凉润手指阻截住。
  “不许说。”
  “嗄?”
  “不许对我编瞎话。”
  心湖眨了眨眼,心里却炸开了锅。他怎么知道她准备编瞎话……师父果真威武!
  “唔。”因为‘唇’上的手指,心湖抿着嘴,含糊的应了声。
  那手指却开始移动,拇指抚摩着她的下‘唇’,接着停留在‘唇’珠,轻轻摩挲着,而他的眼神却专注地落在她的脸上,仿佛在欣赏某样稀世珍宝。
  师父,你知不知道这样很**耶……心湖被‘摸’得浑身发‘毛’不自在。
  “师父……”
  当他的手指继续游移的时候,心湖抓住他的手腕制止。
  “时候不早了,您继续休息吧。”
  说完,她便准备拔‘腿’便跑,可是,手臂却被抓住。
  “不要走……”
  身后飘来三个字,声音极轻,心湖回头看去,登时一震,怎么他脸上有一种伤心的情绪。
  师父,会伤心吗?
  还不容她细究这个问题,人已经被大力拽了过去,拖上‘床’。紧接着,她被牢牢地困在温软的怀里,他的呼吸出的热气,带着芬芳,分分毫毫洒在她的脸上,近在咫尺。
  心跳一下子急速飙升……心湖很想抓那个死老头回来问一下他给洛冉初到底下的是什么‘药’啊……
  “唔……”
  ‘唇’被堵上。这次,不是手指,而是‘唇’,师父的‘唇’。
  天崩地裂!心湖的心魂一下子被震散了……
  ‘唇’上真实的触感,柔软,温热,似梦似醒。
  就在心湖以为他要进一步深入时,那‘唇’突然移开了,她有些失望又松口气的感觉,却在一瞬,心跳到了嗓子眼。
  因为,洛冉初的‘唇’竟然落在了她的耳朵上!!并伸出温湿的舌轻轻碰触,心湖如遭电击,当场石化……
  显然,他并不满足于此,他的‘唇’一点一点的蚕食她嫩软的耳朵,然后咬住她的耳垂,一口含住,放在口中。
  心湖觉得自己就像一块入口即化香酥糯软的红烧‘肉’,正在被吃……而这个吃她的食客,却是在她心目中高大完美的洛冉初……那个天神般的形象崩了……
  这个正抱着她,缠着她,‘吻’着她的人,是谁啊?!
  “师……师父……你到底醉了没有?!”心湖结结巴巴地质疑之。
  “醉?”洛冉初略微停住,陷入思索。
  “嗯嗯。”这个问题很关键啊很关键。
  “什么是醉?”洛冉初弯‘唇’一笑,那笑容好纯洁好纯洁,如泉水般清澈,若阳光般灿烂。
  额……心湖这下可以确定,师父他确实着了祖师爷的道了!
  见心湖并未回答他的问题,洛冉初也并不纠结,而是继续进行探索‘交’流。
  “师父,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心湖目光灼灼的望着正亲‘吻’着她脖子的洛冉初。
  难道师父喝醉酒以后的癖好就是轻薄人?太奇特了吧……某‘女’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酒醉后压倒‘吻’两男的丰功伟绩
  “在疼你。”洛冉初的声音很平静很淡定,一点都没有醉醺醺的感觉。
  可是……这句话……能是洛冉初说的吗?!!能吗?!!
  “唔……”干嘛咬我?心湖捂住脖子不让他继续。
  洛冉初不满,抓住她的手腕,反扣在枕侧。
  望着头顶上方那张熟悉的清隽面容,他的眼眸幽深如秋天的湖水,静谧,深邃,浩渺,让人一眼就要沉溺下去。
  这次,他的‘唇’再次落下,对准了她的‘唇’,心湖下意识闭上眼。
  但是,预料中的‘唇’并未烙下,压着她的力道一松,一个重物倒在了身侧。
  心湖猛地睁开眼,看到侧躺在旁,似乎沉睡过去的洛冉初。
  察觉到一股不容忽视的‘阴’寒之气,心湖再一偏头,看到伫立在‘床’头斜睨着她的……秦无炎……
  一袭黑袍的秦无炎,漆黑的夜,死寂一般的沉默……暗黑压抑的气‘潮’持续翻滚。
  “你你……我我……我们什么都没做!”
  心湖迟钝了好一会儿,连忙丢出一句。
  “我看到了。”秦无炎‘唇’角轻勾,笑容邪佞,如魔似幻。
  看到什么?从哪开始看的?他怎么突然出现了?随着背后不断涌出的冷汗,心湖的脑海中同时冒出数个疑问。
  似乎看穿她的心思,秦无炎继续说道。
  “师父让我过来看看,担心你出什么事。”
  算这老头有点良心!
  哎哎……不对,心湖突然有些不确定……这一切是否是那个爱看狗血八卦热闹的老头故意设计的……
  就像为了印证她的猜测般,她眼角的余光瞄到‘门’拉开了一道缝,‘露’出老头那张笑眯眯的脸,他朝她慢慢用口型比了几个字。
  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MD,这老头果然玩她!!!‘女’侠掀桌,准备冲出去揍他!
  天不从人愿,秦无炎挡在她身前,幽黑的凤眸望着她,眼神似笑非笑,温度却可以冻结成冰。
  然后,透过秦无炎的肩膀,心湖可以清楚的看到,那站在‘门’口的死老头朝她吐了吐舌头,然后转过身,又撅了撅屁股,摇了摇,接着拍了拍,随即迅速溜掉了。
  虽然这种行为很幼稚,但是……姑‘奶’‘奶’杀人的心都有了!!
  突然,秦无炎双手一把揪住她的衣领,扯开。
  “你干……干什么!”心湖出声喝止,气势上却很弱。
  秦无炎的凤眸向下看,停在她的脖子位置,不动了。
  糟!心湖抚上那还有些痛的地方,刚师父在那里咬了一口,难道现在有牙印?!
  心湖偷瞄秦无炎的眼‘色’,发现此时竟是一片沉郁,隐约有幽光跳跃。
  接着,她的手被他抓住,大力一旋,死死反剪在身后。随即他的手指‘摸’上那块地方,用力揩拭……用力揩拭……用力揩拭……
  提问:假设本文楠竹只能选一个,菇凉们选谁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