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小情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九昭城。深夜的街道。
  这座城位于北方的边陲,因此夜晚的风格外凛冽,刮得衣衫猎猎作响。
  秦无炎立在不远处,手持一柄软剑,一袭雪青‘色’的袍子,长眉如墨画过,眼尾略上翘,如染上了夜的风华,夜的郁‘色’,整个人,都弥漫着蛊‘惑’人心的妖娆。
  在唐心湖说出一句不着四六的话以后,一下子几人陷入一小段如同死寂般的沉默。
  随后,秦无炎那比桃‘花’还妖冶的‘唇’,缓缓启开来。
  “唐心湖。”
  心湖‘女’侠如同被下了定身咒,呆呆立在那里,看着他眼瞳漆黑,若夜空般深邃。
  “我开始后悔,为何早先没有毒哑了你。”
  “嫁给我,你视作儿戏吗?”他一把攥住她的下巴,‘逼’她与他对视,那双凤眸,掩着吞噬一切的黑暗。
  “对……对不起。”心湖低头嗫喏。她似乎……伤了他的心。
  他却侧脸望着阮止水。
  “你对她有兴趣?”一改往日的玩世不恭,此刻他的眼中隐着深重的情绪。
  阮止水的手抓着唐心湖的手臂,与秦无炎对峙,三人距离很近,气氛僵凝。
  听了秦无炎的问题,阮止水并未马上作答,浅琥珀‘色’的眸子裹上层薄雾,‘唇’线一紧,神情莫辨。
  “没有,我只对打败你和武功有兴趣。”他的声调清冷,透着凉薄。
  闻言,秦无炎勾‘唇’,轻轻笑了笑。
  “以后,只要你上‘门’,我随时奉陪。师父的武功我也不会要,我随时给你打败我的机会。”“现在,你可以放开我的妻子吗?”他直视着他,眼神透着认真,让人毫不怀疑其话语的真实‘性’。
  心湖感觉到抓在她手臂上的力道松了松,阮止水似乎犹豫了下,随后,他放开了手,并后退了一步。
  他并未看秦无炎,也并未看她,而是微颔首,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秦无炎也不着急,似乎在耐心等他做决定。
  过了一小会儿,阮止水抬起头,心湖感觉到他冰冷的目光似乎不经意地从自己身上划过,然后落在远处。
  “我要想一想。”他的语气不像以往那般坚定,似乎正被什么困扰着。
  “没问题,我给你时间想。但是,今天时候也不早了,我希望这丫头好好休息。”秦无炎眼尾上挑,眼‘波’流转,带着不容人拒绝的气魄。
  阮止水扬了扬手,表示同意。
  秦无炎牵起心湖的手,将她往来时路带去。而阮止水,竟也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他们身后。
  心湖心里有些奇怪,看了眼一脸平静的秦无炎,又回头,瞄了下阮止水。
  “你们……这算讲和了吗?”怎么一下子雨过天晴,风平‘浪’静了,男人之间的事,太奇怪了吧。
  “这叫……妥协。”秦无炎手捏了把她的脸蛋,目光重又恢复慵懒和随意。
  “为什么?”心湖一脸‘迷’茫懵懂,不懂。
  秦无炎不答,大掌下移,重重拍了下她的屁股。
  “你以后要是敢对不起我,我一定把你剥皮拆骨。”他一字一句像是用齿缝里咬出来的。
  “不回答就算了,干嘛又扯我头上了?”关老娘什么事?!心湖‘揉’着屁股,她可怜的屁股唷,老是被袭击。
  “秦无炎,你真的很喜欢我吗?”心湖极小声问道,细弱的声音在空旷的街道回‘荡’。
  听到她的话,秦无炎目光略带轻蔑鄙夷地看了她一眼。
  “不喜欢。”
  心湖一时暴躁,大力甩他的手。
  “那你绑架我干嘛?!死缠着我不放干嘛?!!你无聊没事做是不是?!!”
  秦无炎死攥着她的手,像牛皮糖一样她怎么都甩脱不开,他手一个使力,她被他困在怀里,他的‘唇’角绽开一抹邪魅的笑,俊美的脸在夜‘色’下蛊‘惑’感惊心动魄。
  “其实,我喜欢上你。”冷幽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耳畔,邪恶的话语就这么吐出。
  “你……”教主你肿么可以这么‘色’!
  “啊……”一声惊呼,心湖双脚离地,人已经被秦无炎捞着抱起。
  “唐心湖,你生是我的人,死也要是我秦无炎的鬼,你要是跑,我就打断你的双‘腿’,要是被人拐跑,我就杀了那个人。”
  “如果那人是师父呢?”心里想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
  秦无炎眸‘色’一冷,一下子与黑夜融为一体彻骨寒凉。
  “你说呢。”
  三个字冷冰冰的丢出,砸在她的脸上。
  他足尖一点,高高飞起,转瞬便抱着她飞出老远。
  ################################################
  刚回到分舵,也不管身后一路跟随的阮止水,秦无炎一脚踹开房间的‘门’,又一脚反踹合上,砰砰两声巨响,还有细碎木屑在空气中浮动,很暴力。
  接下来,他的动作就足够称得上是很黄很暴力了。
  他抓着心湖的衣襟,两边一扯,滋哧……发出碎裂的脆响,原本还算结实的布料一下子便被撕破,布帛分离,然后,便被他随意扔在地上。
  “喂喂喂,你干……唔……”
  心湖脚刚落地,便拍打推搡抗议,却被他一下推倒在‘床’上,双‘腿’悬在‘床’边,身体已然埋入柔软的被褥里。
  因为羞涩,心湖连忙手臂‘交’叉挡住‘胸’前外泄的‘春’光。秦无炎整个人如乌云罩下,压迫感,侵略‘性’,略带凉意的薄‘唇’堵着她温热的‘唇’瓣,将她所有的话都堵回去,同时一条‘腿’以不容拒绝的气势‘插’入她的‘腿’间。
  他一只手圈住她的腰,几乎将她整个人举起来拖到‘床’上,手扣着她的下巴,‘逼’她仰面承受吞噬般的深‘吻’,呼声尽数被他吞去。
  短暂的闷哼声之后,室内便陷入一片静默,只有‘床’发出咯吱的声响。
  芙蓉帐落下,隔出无数道不清的旖旎风情,让人面憨耳热。
  更深‘露’重。
  ‘床’上,心湖嗅着枕侧那人身上散发的冷幽香气,他缠得她很紧。
  梦中,他似乎睡得很不舒服,眉眼蹙着,薄‘唇’绷成一线。
  被他勒得很不舒服,怎么都睡不着,心湖悄然动了下身子,想‘抽’身。
  却不想,她刚动了动,秦无炎的‘唇’瓣一动。
  “不要……”
  这一声,把她吓了一跳,登时僵着身子不敢再轻举妄动。
  之前被这‘阴’狠货一阵发狂折腾,几乎剥皮拆骨。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木偶一样被他拆了装,装了拆,好容易他才放过她,现在只觉身体各个零件都不像自己的了。
  要是他再醒过来需索,她干脆……直接把自己敲晕过去,昏了拉倒。
  “不要……”他又低声重复。
  心湖侧脸悄悄打量他,原来没醒,正在说梦话。
  不要?什么不要?起了点坏心思,心湖贴近附耳,声音带着几分‘诱’哄。
  “秦无炎,你说什么不要?”
  他眉头轻皱了下,‘唇’动了动,心湖将耳朵凑近他的嘴‘唇’,生怕听不清。
  “不要离开我……”声音听来竟有几分虚弱,带着酸涩和苦楚。
  “你说谁不要离开你?”心湖咬住‘唇’,继续问道。
  突然,那声调陡然一转,变得‘阴’森恐怖,还带着磨牙声。
  “唐心湖,你要是敢,我掐死你。”
  这下,心湖像是脖子真的被狠狠掐住,双眼圆睁,瞬间石化……
  教主大人就连做梦都不想放过她,这种执念,好可怕啊……
  被这么一惊,‘女’侠彻底睡不着了,她凝视着与自己咫尺之遥的那张俊颜。
  这么近这么细的打量他,似乎是第一次。
  睡梦中的他,跟清醒时的他,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貌,这时的他,带着点纯真和无邪,似乎真像祖师爷口中,那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压迫‘性’骤减。
  鬼使神差的,心湖伸出手,轻轻的触碰他的脸,甚至开始描绘他细腻的眉眼,当指尖落在他脸上那道疤时,她的指尖冷不丁颤了颤。
  当时的他,一定心里很疼吧。
  像是着了魔,她不由自主地凑过去,‘唇’落在那道疤上,‘吻’了下。
  随后,她的‘唇’又下移,贴上他的‘唇’,‘吻’了‘吻’。
  就在心湖‘吻’上他柔软嘴‘唇’的时候,突然感觉有道细小电流窜过身体的感觉,带动她的心尖都颤了颤。
  她不由对自己异常的反应而诧异惊慌,不经意间,眼睛对上一双幽黑妖异的凤眸,水‘波’冽‘艳’,颠倒众生的妖娆邪肆。
  薄‘唇’勾起,笑容魅‘惑’。
  心湖惊得后退,腰被揽住,薄‘唇’贴上来。
  “你偷袭我。”他指控。
  “我……我……”竟然被抓包了个现行。
  ‘唇’被熟练地挑开,软舌被温湿缠上,无路可退,节节败退。
  他细腻而温存地洗刷着她口中每一寸,刚才那种酥麻过电的感觉更甚,心湖只觉得她整个人心神都被夺去,无力地揽着他的肩头发颤。
  耳畔传来他温柔的询问。
  “喜不喜欢?”
  她声音微弱,带着点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
  “不喜欢。”
  “嗯?”冷哼一声,他腰身一旋,将她抱起。
  “喜……欢……”
  谢谢jen的月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