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吃货的报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被白恒之把思绪搅得‘乱’七八糟,心湖急于甩脱他,便飞快的施展轻功朝山谷深处行去。
  咦,看到一片茂密的树林,‘女’侠心念一动,足尖轻点,像只猫一样嗖地窜上了树。
  趴在树上,心湖想看看白恒之在哪里,看来看去,没发现白恒之的踪影,倒是发现树上竟结了果实。
  她好奇地摘了一颗看上去成熟了的放在手里把玩,话说‘春’天会有果子吗?好神奇……
  仔细打量,这果实是淡黄‘色’的,葫芦型,皮很薄,手指一掐,便有汁液迸出来,看着极像南方生长的梨。
  看上去味道很不错的样子,鬼使神差地,心湖张嘴便咬了一大口,结果这果子比想象中还要酸甜清脆可口,味道真的很像梨,应该就是吧。
  于是乎,嘎滋嘎滋,心湖很快就把一整个果子吞下了肚。
  结果……
  还没来得及擦掉嘴上的汁液……她便觉得腹痛难忍,手一松,果核掉落下去,俯下身向下望,正好对上了站在树下白恒之的视线。
  “师妹,你果然在这里。”白恒之看见她趴在树上的傻样,不由莞尔。
  但是,他立马就发现她脸‘色’不对,焦急地跃身上树。
  “怎么了?”白恒之蹲下身子察看她的情况。
  这一看,把他着实吓到了。
  就见心湖双手紧紧捂着肚子,‘唇’发紫,额头冒汗,眉头紧皱,表情痛苦难忍,明显是中毒症状。
  “你吃了什么了?!”白恒之迅速将她抱起跳下树,眉宇间焦急之‘色’溢于言表。
  “我……我……吃了那个……”
  心湖手指艰难地伸出比了比树上的果子,蹲在地上抱着肚子,头都抬不起来了。
  “呕……”
  下一瞬,她生生吐出大口血来,血‘色’暗红发黑,‘唇’角鲜‘艳’的血渍衬着她惨白的脸格外触目惊心。
  登时,白恒之大惊失‘色’,心慌意‘乱’。
  “师兄……我是不是……要死了?”心湖虚弱地问道。
  她只觉得五脏六腑像是被搅烂了一样的痛,满头大汗,后背都湿浸透了了。
  那叫一个惨不忍睹的惨啊……心湖想……真的不能‘乱’吃东西啊……身为一个骨灰级吃货,要是这个死法,实在太***杯具又坑爹了。
  生死关头,时间刻不容缓,现下的样子,看来根本容不得他将心湖抱回去求助。
  白恒之从袖口中‘抽’出一节小竹筒,将中间的线一‘抽’,迅速朝空中抛去,发出了不二‘门’特制的信号弹。
  很快,就听到一串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
  心湖从白恒之的怀中艰难地抬起头,看到陆谷书面‘色’焦急地朝这边匆匆赶来。
  当看到她的情形时,心湖又一次惊奇看到他脸上之前从未见过的新鲜表情,忧心如焚。
  “她吃了树上的果子,就变成现在这样了。”还不等陆谷书走近,白恒之就对他大声说道。
  “那果实有剧毒,吃下后会逐渐让人经脉逆转,吐血毒发身亡。”
  “那怎么办?”白恒之扣着陆谷书的手臂,目光焦急,面‘色’铁青。
  事不宜迟。
  陆谷书迅速飞上树,摘下一些树叶,塞入口中咀嚼。
  “别……有毒!”心湖腹痛的死去活来,当看到陆谷书的行为,她慌忙惊叫出声。
  “这树叶的汁液可以暂时减缓毒‘性’的发作,幸好你没给她喝水或吃‘药’,不然只会加快毒‘性’在体内的发作。”陆谷书边解释边将嘴里的树叶以最快的速度嚼碎。
  “来,把她给我。”他朝白恒之伸出手臂。
  “我来!”看穿他的下一步行动,白恒之抱着心湖不肯松手,墨眸中都是挣扎。
  “不行,这个叶子也有一定毒‘性’,我们谷里长大的人,才有抗毒‘性’。”陆谷书神情坚定地解释道,将心湖从白恒之的怀里拉出来。
  ‘性’命攸关,白恒之只好松开了手。
  “我……我……”可以自己来。心湖费劲力气都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师姐……”
  陆谷书定定地凝望着她,将她揽入怀里后,他便俯下身,‘唇’压上了她的‘唇’。
  饶是有心理准备,心湖依旧双眼惊瞪得有铜铃大,呼吸骤然一紧。
  眼睁睁地看着陆谷书的脸,呼吸可闻的近,细致到他浓密如羽扇般的睫‘毛’,甚至面颊上的绒‘毛’都瞧得分明。
  更无法忽视的是,从他嘴里渡来已经被嚼碎的汁液,略微苦涩的液体,顺着他软滑的舌,在她口中翻搅流动,让她最大程度的接受。
  眼角的余光看到,一旁的白恒之,正侧着头,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这时的心湖,竟然有些庆幸她肚子痛转移了部分注意力……
  不然……真的……足够尴尬……
  一下子,四周变得很静。
  听得到,陆谷书近在‘唇’齿间的呼吸声,还有,三个人杂‘乱’的心跳声。
  腹痛难忍,心‘乱’如麻……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她要是不贪嘴吃了那毒果子就好了,吃货的悲哀……
  只可惜,这个世上永远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
  那树叶果然有效,迅速缓解了她的疼痛。
  浑身无力的心湖被白恒之抱在怀里。
  白恒之和陆谷书两人对视间,神情都很严肃。
  “这个只能暂时压制毒‘性’的发作,必须尽快给她解毒。”陆谷书蹙着眉,相当忧心忡忡。
  “如何解毒?”白恒之抱着心湖的手臂不由紧了紧。
  “只有谷里的雪蚕能解毒,但是雪蚕是火蛛的食物,所以有雪蚕的地方必然有火蛛,火蛛有剧毒,缚住你们的网,就是用它吐的丝织的。一旦被火蛛咬了,后果也是不堪设想。”陆谷书一脸凝重地解释道。
  “那我们尽快找雪蚕吧。”望着怀中虚弱的心湖,白恒之的‘唇’抿得死紧,没有一丝缝隙。
  陆谷书点点头,在前方带路,朝山谷深处快步飞去。
  很快,三人来到一大片奇怪的白树林前,树上没有叶子,开着硕大雪白的‘花’朵,放眼望去,像是摞了皑皑白雪一般。
  “雪蚕以这树上的‘花’朵为食,但是,天敌火蛛的数量越来越多,所以现在它日益稀少,十分难找。”陆谷书不无忧虑地望着树上的白‘花’。
  “雪蚕长什么样子,我跟你一起找。”
  白恒之将心湖轻轻放在一棵树下,然后仰起头,对着树仔细察看。
  陆谷书大概形容了一下雪蚕的样子,两个人开始翻着树叶焦急地寻找起来。
  很可惜,都快夕阳下山了,还是没找点半点雪蚕的影子。
  看着心湖愈加虚弱,面‘色’苍白到几近透明,‘唇’‘色’已经紫到发黑,陆谷书又哺喂了她一些树叶汁。
  “不行,再这样下去,天黑了也找不到。”
  白恒之看着陆谷书口对口喂着心湖,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不自在,现在满眼都是焦躁和担忧。
  陆谷书将心湖黏在脸颊上的头发拨开,然后一把抱起她。
  “走,我们去火蛛‘洞’。”
  他如是说。
  (非常感谢到现在在跟这篇文的各位现身没现身的亲爱的,师姐这篇文我会好好写完它,新环境大家一起适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