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甜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等陆宛灵和秦无炎出去后,房间里只剩下心湖他们三人。
  心湖望着表情素淡的陆谷书,看着他依旧无神的眼眸,想着他注定的命运,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房间里很安静,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过了一会儿,陆谷书轻浅地笑了笑,率先开口。
  “师姐,我这样很好……我本来就没想过这辈子要与‘女’子成婚。”
  他一说话,心湖反而更加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觉得喉咙像被堵住了一样,张了几次口,也发不出半点声音。
  突然,陆谷书别开话题,淡淡说道。
  “你去找他吧。”
  “找谁?”心湖愣住。
  “这些日子,你的心在谁身上,难道你现在还没明白吗?”
  陆谷书‘唇’抿着,神情素淡,只是手指依旧用力攒在一起,无形中透‘露’出他的心情并不如他所展现出来的那般沉稳平静。
  “你说秦无炎?”心湖试探地问道。
  陆谷书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不!我才没有!!”心湖撅着嘴,倔强地否认。
  一想到他这些日子来冷淡的态度,还有刚才轻视的眼神,她只觉得‘胸’口又翻滚起一阵酸意。
  面对心湖的跳脚,陆谷书只是轻抿着‘唇’,保持缄默。
  “师弟!!”心湖看着他这样子,突然生起气来,大喊了一声。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装作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让人觉得很讨厌!!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不要老是教我做这个做那个好不好!!!”
  火气一下子就窜出老高,心湖怒瞪着他,也不管他看得见看不见。
  面对心湖突然爆发出的愤怒,陆谷书表情依旧‘波’澜不惊,没有任何起伏。
  “是么?”他轻轻地侧过脸,问到,仿佛纯粹只是在求证般。
  定定地看着陆谷书的脸,心湖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幼稚可笑,登时如斗败的公‘鸡’般无力地垂下脑袋,收拢了所有怒火,气焰烟消云散。
  “我不知道,我只觉得很烦,情绪总是克制不住的暴躁,你懂吗,谷书?”她不无颓丧地说道。
  “师姐,过来。”
  陆谷书拍了拍‘床’榻,示意她坐下来。
  心湖耷拉着头,灰溜溜地坐在他身旁。
  “师弟……”坐下后,她自动地将头埋入到他怀里,如受伤的小动物般呜咽起来。
  “呜呜呜呜……”刚接触到他温暖的身体,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淡淡幽香,心湖只觉眼睛一酸,眼泪噼里啪啦落下来,很快沾湿了他的衣襟。
  两个人就这样拥抱了很久,他的怀抱很温柔,让心湖不由想起师父的怀抱,很相似的感觉。
  连日来心里的委屈,酸楚,还有对前路的‘迷’茫,对秦无炎态度变化的愤懑,对师父的想念,还有对他们两个身体的担忧……
  诸多让她焦虑的因素如一‘波’又一‘波’的大‘浪’连番打过来,将她一下子卷在里面,几乎要把她碾压得喘不过气来。
  “我觉得好累喔……为什么就这么难呢?”心湖不由抱怨出声,如自语般喃喃。
  “师姐,如果觉得累,就什么都不要想了。”陆谷书‘摸’着她的头发,就像洛冉初安慰她时那样。
  也许,在这几个徒弟中,三师弟真的是跟师父最像的。
  两个人都是那样温润如水,给人无限包容可以依靠的安心感觉。
  她不由又想起陆宛灵的话,她说师弟会一辈子孤独终老,不能娶亲,为了整个族而奉献自己的一生,这样的命运,是不是太凄凉了一点?
  还未经历,便已早早注定的人生。
  “师弟,你想做圣主吗?”心湖轻声问道。
  “没有什么想做或者不想做,这是我必须担负的责任。”陆谷书语气依旧那般淡然。
  “可是……你不想做就不要做啊,为什么要为了所谓的责任赔上自己的一辈子呢?这可是关系到你是否幸福啊,师弟!”
  听到这里,心湖无法淡定了,她急促地抱着他的脖子,望着他的脸,不想错过他脸上可能出现的任何一丝忧伤和落寞。
  陆谷书对她提出的问题避而不谈,而是抬起手,手指‘摸’着她的脸,指腹在她的脸上细细地描绘。
  他闭着眼睛,仿佛在脑海中勾勒着她的模样。
  “师姐,你知道吗?我最喜欢你的样子,就是你无忧无虑的时候,不管你闯祸也好,跟大师兄斗气也好,欺负小师弟也好,这样子的你,是最可爱的,也是我最希望看到你的样子。”
  “那个眼睛永远带笑的少‘女’,不应该是烦恼和忧愁的。”陆谷书的手指抚上她柔软的‘唇’瓣。
  这时,他‘唇’角漾起了疏浅的笑意,仿佛‘春’风拂过池里的莲‘花’,闲淡静好的景致。
  “想要,就去争取,不要犹豫,错过了,那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陆谷书的声调,此时如裹上层层岁月的沧桑,仿佛隔着千山万水般的怅惘。
  “那你会遗憾吗?”心湖握住他放在她脸上的手。
  两人的掌心贴合在一起,十指‘交’缠,能感受到彼此的脉搏和温度。
  “不会。我会记得曾经的这些美好,一直放在心里,那样,也是幸福。”
  “以后要是师姐难过了,伤心了,就来白月谷找我,我永远都会在这里,不会离开。”
  “嗯。”
  心湖一下子又觉得喉头哽咽发堵,轻点了下头。
  学会接受离别,也许,这就是成长必经的阵痛。
  庆幸的是,心若在一起,哪里都不会觉得遥远,不是么?
  后来,心湖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去找秦无炎。
  而是更抓紧每一刻的时间陪伴大师兄和三师弟。
  听力恢复以后,陆谷书的视力也很快恢复了正常,不再需要心湖的照顾。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体质的原因,白恒之就远没有他那么乐观,恢复了听觉以后,视力却一直没有恢复。
  大概是那时候心湖吸的毒没有陆谷书那么干净,所以导致毒残留的分量更重。秦无炎说,如果一直这个情况的话,就需要找到洛冉初帮他施针排毒了。
  心湖点点头,对师父的针灸还是有信心的。
  只是三师弟的就任圣主仪式之前拖延,现在他身体好了以后,仪式自然紧锣密鼓要抓紧举行,所以,他们准备等参加完仪式祭典再离开。
  心湖没去找秦无炎,秦无炎也没有来找她。
  两个人一下变得像陌生人一样,疏远了很多,这成为这些天萦绕在她心口上的一根刺。
  ###########################################
  “大师兄,我给你念书,好不好?”
  心湖倒了杯茶放在白恒之的手里,然后坐在他身旁的榻上望着他。
  他的容颜依旧丰神俊朗,只是那双灿若晨星的眸子,此时黑漆漆的,没有半点神采。
  这些日子,大概是眼睛看不见的缘故,白恒之沉默了许多,不过笑容依旧温暖。
  “三师弟的就任仪式是不是明天?”
  “嗯。”提到这个,心湖的心情一下子又变得低落。
  三师弟,过了明天,就不再是她的师弟,而是白月谷的圣主了。
  “大师兄,你想要什么,我拿给你。”
  见白恒之突然‘摸’索着起身,心湖慌得连忙站起,扶着他的手臂。
  “心湖……”白恒之身形顿住,‘唇’几不可察地颤了颤。
  “现在师兄在你眼中,是不是个废人?”
  他的声音很低,语速极慢,仿佛只是在确认。
  “怎么会?!”心湖‘胸’口一震,仰头看着他的脸,聚焦他空‘洞’的眼眸。
  “你只是暂时看不见,会好的啊!!”下一刻,心湖吼道。
  又察觉自己语气不好,她神‘色’努力缓和下来,握住他的手。
  “师兄,我知道你现在着急,但是,这真的只是暂时的,秦无炎说师父的针灸肯定能帮你重见光明,你就不要东想西想了好吗?”她仿佛在哄一个孩子般的温柔细语。
  “呵呵……没想到,我们之间会有你这样对我的时候。”白恒之优雅有型的‘唇’,溢出一丝苦涩的笑。
  “我现在这个样子,反倒你来哄我。”
  心湖一听,看着他这‘精’神不振的模样,只觉火大。
  “谁哄你了!你以前说过要照顾我的!还说要娶我!!现在就因为这么屁大点的问题而一蹶不振吗?我还寄希望于以后靠你养我呢,你这副无‘精’打采的德‘性’,我还怎么指望你,看着让人真觉得碍眼!!”心湖嘴皮子上下翻飞,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数落。
  闻言,白恒之呼吸却一滞,手腕一使力,将她带入怀里,捧着她的脸,鼻尖碰到鼻尖。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他低沉磁‘性’的声音都带着轻颤。
  “我说什么?我骂你呢!你不会脑子也给毒坏了吧?还要多听一遍被骂啊!!”对他给予的反应,心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出的话依旧毒舌。
  “你说以后让我养你,还说我说过要娶你……”白恒之不理会她的唧唧呱呱,兀自重复道。
  “嗯哪……就你现在这副衰样,怎么养我啊!还娶我,你想得美哩……”心湖继续碎碎念叨。
  却不想,鼻尖上重量一压,他的‘唇’覆盖了上来。
  温暖干燥的‘唇’,压在她的‘唇’上。
  “喂,你别以为亲我我就不骂你了,你这鬼样子,看得人心里烦死了!”心湖依旧憋闷暴躁,继续唧唧呱呱。
  嘟囔时张开了嘴,让他的舌尖一举伸进了她的口里。
  “唔……走……走开啦……”突然搅进来的舌让心湖心神一‘乱’,想推开他,却又怕他摔倒而不敢太大力,只能别扭地挣扎着。
  却不想,白恒之的大掌移到她的脑后,控制着她的头不让她‘乱’动,更加深彼此‘唇’齿间的纠缠。
  “咳咳……”
  正当两人别扭‘吻’着时,‘门’外突然传来咳嗽声。
  两人如遭电击般迅速分开,心湖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面带羞恼地看向‘门’口的来人。
  又是陆宛灵这姑娘……
  看到她,心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这姑娘多日来和秦无炎在她看来卿卿我扎眼无比的互动,已经一举荣升至她心目中最不待见排行榜榜单第一名。
  看到她,她的表情都变得不自在又僵硬,但是显然陆宛灵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这些心理变化。
  她站在‘门’口倒也不进来,嘻嘻嘻如银铃般笑了一阵,然后说道。
  “心湖姐姐,我想问你要不要去看看我们明天的仪式场地,都布置好了呢。”
  “噢,不用了,谢谢,我想留在这里陪师兄。”心湖兴趣缺缺地回答到,表情冷淡。
  姐你个头,年纪小了不起啊!不要动不动叫人家姐姐,装啥可爱,讨厌死了!!
  “哎,不要这样嘛,明天人会很多,环境会‘乱’啦,走嘛走嘛……”
  陆宛灵完全没有对接到她的冷淡,依旧热情相邀。
  心湖本‘欲’继续拒绝,眼珠子一骨碌,转念一想,也好,正好问问她跟秦无炎的事情。
  “好吧。”她点点头。
  “师……师兄,我去……去一会儿就回来。”
  她的视线不期然间,对上白恒之优雅有型的‘唇’,想到刚刚‘唇’上温热柔软的触感,还有他的味道,心湖不自觉喉头一咕噜,咽了下口水,话都不利索了。
  还不等白恒之回答,她就嗖地冲向‘门’口,直拽着陆宛灵就走了。
  瞧瞧这一团‘混’‘乱’,剪不断理还‘乱’,算了……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
  “呵呵……师兄师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真好……”陆宛灵会意地冲她眨眨眼,吐吐舌,眼睛晶亮。
  “我们……”心湖本想解释他们不是情侣关系,但是下一刻便自觉放弃,解释等于掩饰,算了,随她怎么想吧。
  “我之前还担心哥哥跟姐姐是一对呢,哥哥明天就要做圣主了,我心情好复杂喔。”想到这里,陆宛灵轻叹口气。
  “复杂?为什么?”看着她一下子唉声叹气,心湖奇怪。
  “这样,哥哥就不是我一个人的哥哥了,他是属于整个族人的。很久以前他就离开家,在外面独自生活,我真的很想他,现在,他回来了,却成为了圣主,唉……”陆宛灵显得郁郁寡欢,眼神落寞。
  闻言,心湖也不觉叹了口气,是啊,他也不再是自己的三师弟,以后不会再做美味佳肴给她吃,也不会听她啰嗦,而且……甚至连见面都会很少很少。
  “算了,不说不开心的事情了。”陆宛灵仰起脸,又‘露’出甜美的笑容。
  “秦……秦哥哥好厉害喔,是不是你们要走了,他也会走?要是你们都不走就好了……”
  “噗!!……”听到陆宛灵的称呼,心湖直接喷了一口。
  “秦哥哥……”他做你叔叔还差不多!小鬼!!辈分啊辈分……
  心湖想想,又懒得纠正她。小‘女’孩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
  是啊,秦无炎若是去掉魔教教主的名头,不看他心狠手辣残忍暴戾这些的话,他着实是一个会让人芳心暗许,魅力无与伦比的男人。
  能被他喜欢上,在其他人看来应该是她的福气吧,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心里是不是还喜欢她呢?他不在她面前出现的日子,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夜晚的时候,一个人呆在黑漆漆的房间,躺在‘床’上,都忍不住想,他会不会突然出现呢?
  只可惜,这么些天,他再也没出现过。
  这是不是代表,他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姐姐,到了,你看!”身旁传来一个献宝般兴奋的声音,娇脆动听,打断了她的思绪。
  心湖抬头放眼望去,登时被出现在眼前的场面震撼住了。
  会场设在湖边。
  湖中央是用青竹搭成的台子,虽然材料简单,却一点都不显简陋和粗糙,匠心独运的巧妙拼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竹篮形状的台子。
  台子上摆满硕大雪白的‘花’朵,‘花’团锦簇,更衬得青竹的碧绿,相得益彰。
  而礼台背景衬着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说不出的空灵静美,清澈悠远。
  心湖都忍不住想象明天的情景,三师弟从湖岸,一步一步,踩着这一块一块‘露’出水面延伸至湖心的石板,一个人走上湖中央的竹台,在众人膜拜的目光中,进行祭典仪式的场景。
  该是何等的神圣,孤傲,就如同她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出淤泥而不染的小白莲,纤尘不染,不问世俗,没有一丝烟火气。
  过了明天,不老峰那相伴的岁月就再也回不去了。
  因为,她永远失去了她捡回来的那个很会做饭的安静少年……
  心湖一直在湖边站了很久,陆宛灵见她也不说话,看着湖面一脸黯然神伤,凄惶之‘色’,像是明白了什么,没有打扰她,便悄悄地离开了。
  心湖慢慢蹲下身子,捡起一块石子,朝湖中央丢去。
  咚!一声清韵的水声。
  而这小小的‘浪’‘花’似乎一点都不能纾解她近日的郁闷,心湖又蹲下身子,这次,她的目标瞅向一块硕大的石头。
  她有些吃力地抱起石块,往前迈了几步,准备重重地丢向水中。
  这时,背后传来扑哧一声轻笑。
  “师姐,你又在丢石头。”
  被那声音吓了一跳,心湖手里还带着湿泥巴的石头一滑,吧唧一个闷声摔在地上,紧接着,湖畔边响起某‘女’侠贯彻云际天崩地裂般地凄厉惨叫。
  嗷……好痛好痛好痛!!!
  心湖抱着左脚,一屁股摔坐在草地里,顾不上地上的泥泞,捧着脚丫子,眼泪唰地呈直线飙溅。
  见状,陆谷书一个箭步走到她面前,迅速蹲下身子,一脸焦急。
  心湖任他把自己的脚接过去,搁在他的膝头,然后小心地替自己除去鞋袜。
  当看到大脚趾指甲盖下,那触目惊心的大块紫红血斑时,心湖只觉得面部肌‘肉’一紧。
  “对不起,师姐。”陆谷书一脸愧‘色’。
  “没……没关系,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心湖忍过最开始那一下的痛,这会儿稍微觉得好点了,面对陆谷书的歉疚连忙摆手。
  “哎哎……别别……”当陆谷书的手碰到她的脚趾时,她再次不淡定了。
  “还好,没有伤到骨头,我给你‘揉’‘揉’,忍着点。”陆谷书眉间皱起,拇指和食指夹着她的脚趾轻‘揉’着。
  “唔……”心湖紧咬着‘唇’,依然忍不住疼得闷哼。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怎么能这么倒霉,一不留神就挂彩!
  心湖不由感慨自己近来命途多舛,苦难多多……
  “好点了吗?”陆谷书一边轻吹着她的脚趾,一边‘揉’着。
  还别说,他这么小风吹着,小手‘揉’着,倒真起到神奇的治愈效果,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心湖觉得还真没那么疼了。
  “嗯嗯嗯,就是这个力道,刚刚好……”疼痛缓解,心湖不自觉舒服得想哼哼。
  这时,她注意到三师弟的面颊显出绯‘色’,竟然连耳后根都有点红。
  额……好吧,她刚刚貌似哼得有点暧昧。她绝对不是故意的!!
  “先这样了,回去再给你上点‘药’酒。”陆谷书放下她的脚,温柔地替她将袜子和鞋子一一穿上。
  “嗯。”心湖点头。
  穿好了鞋子,陆谷书抬头凝视她,目光幽静若潭,有光影闪闪绰绰。
  “师姐,你这个样子,叫我怎么放心得下呢……”
  他的话语带着若有似无的叹息,仿佛一只柔柔的小手,在她心头抚过,让心湖一震。
  “我能照顾好自己!而且,还有师父还有大师兄在,我会好好的,放心吧!!”心湖撅着嘴强辩道,还老大人一样拍了拍陆谷书的肩。
  闻言,陆谷书淡淡一笑,笑意如风灵透,‘唇’畔细细的纹路现出。
  “是啊,有师父和大师兄照顾,我应该放心才是。”
  听到陆谷书明明是赞同的话语,心湖喉头却又涩了。
  她伸手推了他一把。
  “你讨厌,我已经很难过了,你还要说这种感‘性’的话让我哭!!”说完,眼泪水又开始掉落。
  陆谷书看着面前少‘女’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粉润的嘴还撅着,腮帮子上挂着晶莹的泪珠,看上去可爱的紧。
  心念一动,他伸出手指,指腹贴着她的脸,擦抹她的泪。
  “怎么就这么爱哭呢?”他喃喃像自问般,澄澈的眼眸中倒映出她的容颜。
  更新给力不?鼓掌……最近给劲的抹蜜……大家心情有木有被安抚到?不准说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