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一刀分两段 你一段我一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爱哭怎么啦,心里难受就要哭出来,哪像你,总是一副面无表情故作高深的老头样,小心老得快,哼!”心湖立刻反驳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明明比她小的陆谷书面前,就是会变成孩童般的幼稚。
  “心湖……”
  “叫师姐!一日为师姐,终身也是你师姐,你可不能因为当了圣主就忘记师姐啊……”为他的称呼,心湖蹙起了眉头,纠正道。
  陆谷书伸手环住她的腰,额头轻顶在她的肩上。
  “我明天就做圣主了。”
  “嗯。”
  “那就代表我真的离开不二‘门’了。”
  “嗯。”
  “师姐,你会忘记我吗?”
  “嗯。”
  面对陆谷书突然抬起的眼眸,心湖意识到自己刚才说错话了。矮油,明明是你拿问题下套啦……
  “骗你的,我不会忘记你,就算忘记师弟你,你的菜也忘不掉呀。”心湖呵呵傻笑起来。
  “心湖……”
  “嗯?”又叫我名字,没大没小,算了,看在你是我师弟的份上,原谅你了。
  但是眼睁睁看着他越来越近的脸,心湖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一下子飞到了九霄云外。
  “亲一个。”
  吖?!!
  就在心湖为陆谷书的话惊得忘记动作时,如羽‘毛’般柔软的‘唇’轻压在在她的‘唇’上。
  他的呼吸,带着他身上特有的香气,一下下撩拨着她的心房。
  就像一场无声的告别,让人只想沉醉,不愿醒来……
  #########################################
  是夜,心湖轻轻地‘摸’到秦无炎的房前,伫立‘门’前,内心挣扎犹豫。
  三师弟点醒了她,她跟秦无炎之间,不应该这么不明不白的,就算真的结束,也应该亲口说出,而不是她心里憋着难受,明明在意,却看他越走越远。
  屏息聆听,屋内没有一点动静,这会儿还早,难道是睡了?
  心湖刚想敲‘门’,却捕捉到有人边朝这边走过来,边说话的声音。
  心湖连忙隐匿了身形,躲在墙角,悄悄察看情况,她这般做贼样,实在是一时心虚作祟,因为,她听出来是陆宛灵的声音。
  两人走到‘门’口,见秦无炎作势要推‘门’,陆宛灵出声阻拦。
  “秦哥哥……”
  这一声称呼,娇软得让人骨头都为之一酥。却让心湖全身‘肉’都一紧。
  她咬住下‘唇’,拳头握紧,秦哥哥……情哥哥……MD,这是赤果果的调情啊!!当老娘是死人啊你们!!!
  秦无炎没做声,而是挑起凤眸,将询问的目光投向陆宛灵。
  “那个……是不是祭典过完你就要跟唐姐姐他们走了?”少‘女’小心翼翼又略带感伤的话语里裹着浓浓的不舍情绪。
  “是。”秦无炎回答得很果断。
  “那……我……”少‘女’连忙出声,起了头却又生生止住,一脸沮丧和难过。
  “那……你会过来看我吗?噢,不!是我可以去看你吗?!”陆宛灵抓着秦无炎的袖子,一脸殷切带着恳求,盈盈脉脉望着他。
  秦无炎没有马上回答她,而脸不经意间朝心湖藏身的方向侧过来。
  心湖做贼心虚,当下一慌,连忙朝贴着墙壁又挤了挤,恨不得把自己整个嵌入到墙壁离去。
  而秦无炎的目光轻飘飘扫过后,落在了庭落里,眼眸幽亮,‘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
  “可以,我很期待。”他的脸突然俯下,朝陆宛灵的脸凑近。
  这下,陆宛灵这姑娘的眼睛睁大,脸变成了颗水蜜桃般的粉‘艳’‘欲’滴。
  而这一幕,却生生戳瞎了墙角某‘女’侠的眼,心里的那根刺噗次一下戳进了‘肉’里,让她呼吸一紧,指甲抠进了手心‘肉’里。
  就当俩人距离近得从她的角度看简直贴在一起时……心湖简直按捺不住要跳脚了。
  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做什么!!尼玛这两个‘混’蛋狗男‘女’在做什么?!!!
  秦无炎……***竟然背着她偷人!!!我要替天行道杀了你……
  正当‘女’侠心里天人‘交’战,怒火叫嚣着要冲顶而出时,那两人却又很快分开来。
  “晚安。”
  她听到秦无炎如是说,略低的嗓音带着蛊‘惑’人心的‘性’感。
  登时,陆宛灵的脸红得简直要滴出血来了。
  砰地一声,心湖听到自己肺爆炸开的声音。
  两人一个进屋,一个离开。
  在墙角里猫了良久,心湖深呼吸了数十次,依然无法平息体内熊熊翻滚燃烧的火焰。
  她冲到‘门’前,抬起手刚想敲‘门’,又霍地放下,这样气势不够,于是,她抬起脚,咣当一脚踹开了‘门’。
  哎呦!!……脚趾头传来一阵难以形容的剧痛,她这才想起今天脚趾头才受过伤……
  可是,刚踢开‘门’,怎么可以弱了气势。于是乎,她咬着牙,装作若无其事地抬脚迈进去,又将‘门’咣当一脚踹合上。
  抬起眼寻找秦无炎的身影,当目光聚焦到斜倚在‘床’头,一袭‘玉’‘色’长衫,发丝如青瀑般散在肩头魅‘惑’无双的人时,她的喉咙忍不住咕噜了一下。
  “秦无炎!”她不自然地将视线从他莹润的‘胸’膛挪到面上,瞪大眼珠,气冲冲地吼道。
  “嗯?”秦无炎凤眸斜睨着她,目光慵懒闲散,轻哼了一声,媚态万千。
  心湖脸忍不住开始发热,可想起刚刚看到的场景,又一下子凉了下去。
  (#‵′)靠!这个魔教老妖,大晚上的发什么‘骚’!!
  “我问你,你到底什么意思?!!”心湖强撑着气势,继续炮轰。
  “怎么?”相较于她的‘激’动,秦无炎不紧不慢地反问道。
  “我的意思是说,你是不是准备放开我了?要是这样的话,我们现在就说个清楚,正好一刀两断,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心湖噼里啪啦把准备好的台词一口气说出来。
  “各不相干?”秦无炎眉眼一挑,幽光一闪。
  “嗯!”心湖重重地点了下头。
  “你可以放心大胆地跟其他‘女’子在一起,我绝不废话半句。同样,我以后跟谁在一起,你也管不着!”
  “管不着?”秦无炎继续重复她的话,语气略带玩味。
  他的反应,让心湖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出招。原本想说,要是他生气了,两个人就大吵一架,要是他同意了,她转身就走。
  现在,他既不发怒,也不回话,是怎么个意思?!
  心湖眼神直勾勾地望着他,两人就这么彼此对视,因为刚才‘激’动,她的‘胸’口起伏喘着粗气,而他的表情,则让人猜不透的诡秘。
  今天有点头疼……打字很吃力,明天补上。谢谢东湖的鱼,喵条薯‘女’112,阳光下的珊瑚虫,纳兰以风,engyq,悲月影等同学的留言和票票,没点到名的同学记得留言让我看到你们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