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天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你爱我吗?”秦无炎望着心湖的眼睛,认真地问道。
  心湖一怔,有点傻掉了。
  “你爱我吗?”秦无炎又问了一遍,眸‘色’幽深若寒渊,仿佛要把她溺毙。
  “我……”MD,这么‘肉’麻的话老娘说不出口。
  “如果不爱,那我爱谁,与你无关。”
  秦无炎语调变得冰冷,一把将她从身上推下去,并转过身,留给她个大背影。
  心湖:“……”
  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造型了?心湖扒了扒一头‘乱’‘毛’,他们俩不是情侣吵架啊。
  不对,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心湖一个饿虎扑羊,整个人再次扑到秦无炎身上,手箍住他的脖子。
  “你根本就是想起来了对不对?”
  还什么喜欢的那个‘女’人温柔神马,甜得能把人化开的笑容神马,这个变态秦无炎要是真喜欢这种‘女’人,她干脆戳瞎自己的眼睛!
  “温柔‘女’人什么的,都是逗着我好玩的对不对?!”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测有道理,心湖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目‘露’凶光。
  “呵呵……算你了解我。”秦无炎弯‘唇’,勾出熟悉的邪魅笑容。
  “秦……秦无炎……”
  心湖先呆了一下,突然就整个人趴在他身上,脸埋在他的颈弯里,哇哇大哭起来。
  “你怎么这么讨厌!”
  她一边哭,一边手握成拳,作死地捶他。
  “咳咳咳……你再多捶两下,就是谋杀亲夫了。”秦无炎‘胸’膛起伏咳嗽,面容在月‘色’下显得十分苍白。
  “吖……对不起,忘记了……”心湖连忙起身,不再压着他,忘记这个人伤势未痊愈,没有内力护体的事实。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心湖不免好奇,把她骗得团团转。
  结果,秦无炎这厮的回答,差点没把她气背过去。
  “根本没失忆,何来的想起想不起……”他的语气十足邪肆轻慢。
  “我倒是希望我真的失忆了,把你这个没心没肺无情无义的‘女’人丢到九霄云外去。”秦无炎指尖扣住她的下巴,手覆上她的腰,将她拉了过来,裹在怀里。
  躺在榻上的两人,一下子变成了相拥的缠绵姿势。
  “那你为什么要装失忆?”心湖依然困‘惑’不解。
  “躲祸。”
  心湖似懂非懂,“谁给你下的毒?”
  “阮止水。”秦无炎不屑地哼了声。
  “他?”一想到那个连日来一直跟着他们的白‘色’身影,心湖有些不寒而栗。
  “他怎么又……”
  虽然觉得阮止水陷害秦无炎很合理,但是……依然难以理解他怎么会在那时候这么做呢?
  难道是因为……
  心湖突然想起那夜,阮止水莫名奇妙出现跟她表白心意,应该,跟自己无关吧,嗄?
  “要不是我身上的火蛛毒,怎么会让他得手。”
  对于被阮止水再次成功暗算这件事,秦无炎显得相当不爽。
  “还好啦,反正你现在毒解了,也没有失忆,算起来,也没什么损失。”突然间,心绪有了些‘波’动,莫名心虚的心湖不敢往深了研究这整件事。
  像是看穿心湖的想法,秦无炎的手指用力,又将心湖的嘴巴握成了章鱼状。
  “你那些破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话语,怎么听起来都有点恶狠狠的味道。
  心湖上下‘唇’动了动,因为嘴被他‘弄’撅着,发不出完整的音节来。
  “哼,这些账,回去再跟你好好算!”秦无炎终于松开了手,幽黑的凤眸斜飞,瞪了她一眼。
  唉……命苦啊……
  怎么突然觉得,失忆后萌版的教主比较可爱,心湖突然无比怀念摘下面具前的秦无炎。
  不然,下点‘药’,真的把他毒失忆了?这个想法听起来似乎很不错。
  “你要是敢给我下毒,我就先把你给毒傻了。”秦无炎‘阴’渗渗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心湖的背脊不由爬上一层密密麻麻的疹子,好可怕……
  怎么我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
  妖怪啊……
  #################################################
  第二日。
  落‘玉’又为秦无炎施了一次针。
  因为知道秦无炎根本没失忆,心湖的心情似乎格外地好,站在莲‘花’池边,小风吹在脸上,夹带着莲‘花’清幽的香气,很清新凉爽。
  她不由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抬手捶了捶肩膀。
  昨天跟秦无炎挤在榻上睡了一宿,醒来以后只觉得腰酸背痛,简直比被秦无炎**蹂躏还要难受。
  她的这把老腰哟……
  咦,那张藏在荷叶间一脸幽怨的脸看起来,怎么那么眼熟?
  “美男伯伯?!”心湖大叫了一声。
  嘘!
  那老头听到她的呼喊,表情立马格外急躁,手指盖在‘唇’上示意她噤声。
  心湖不由起了坏心眼,哼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动送过来。
  祖师爷,你害了我这么多次,此仇不报岂不是很对不起本‘女’侠自己。
  “落‘玉’,快粗来,我的祖师爷在这里,他很想见你。”心湖朝木屋里大声喊起来。
  见那老头浑身一僵,猫着腰,便准备拔‘腿’跑。
  心湖抱臂,朝他的背影凉凉地说道。
  “你跑,你跑了我就对落‘玉’编排你的坏话,怎么落拓怎么编。”
  这时,老头的身形定住了,缓缓地转过脸来。
  第一次心湖在这个猥琐老头脸上,见到了堪称无奈痛苦扭曲的表情,这让她的心情更加地愉悦起来。
  哈哈哈……死老头,你也有今天哪……
  哈哈哈……抓到他的死‘穴’,真是太爽了太爽了……
  当祖师爷硬着头皮,走近木屋以后,心湖仍然叉着腰,站在‘门’前,笑得前仰后合。
  “什么事这么开心?”
  “只要那老头不开心,我就开心啊。”心湖不自觉引用起阮止水的名言。
  吖……
  突然想起这个玩笑,貌似在这个受害人面前使用,颇为不恰当,心湖一回头,果不其然,对上了秦无炎那张分外‘阴’沉的脸,他薄‘唇’勾起,神情似笑非笑。
  心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明明这么燥热的天气,为何突然觉得,这么冷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