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天热容易上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听了心湖的话,秦无炎却淡淡一笑。
  “你是担心他还是担心我呢?”
  他欺身上前,指尖已经扣住她的下巴,幽黑的眼眸紧盯着她的脸。
  强大的压迫气场,还有脖子上收紧的力道,心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抓住脖子的老母‘鸡’,干瞪着豆大眼睛,无力反抗强权。
  这人还真是掐她脖子掐成习惯了啊,心湖不由暗忖道,听说少林有铁头功,不知道有没有铁脖功?
  不然,教主哪天一个没控制好力道,她就嗝屁升天了,多划不来。
  见心湖似乎魂游天外,秦无炎的脸朝她欺近下来,两人的脸就隔了约莫一根小指头的距离。
  这样看教主的脸,还真是俊美邪魅的要人命,尤其是那双似笑非笑的勾魂凤眸,如一幕‘欲’语还休的话本楔子,让人好想一窥究竟。
  “嗯,我问你,你是担心他还是担心我?”秦无炎一反常态,耐心好脾气地问道。
  “当然……是担心你咯!”心湖摆出一副这还用问吗的坚定不移表情。
  “喔?”秦无炎似乎并不是很信。
  “我跟你什么关系,跟他什么关系啊,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的,放心,他这次要是再对你出手,我……我就……”心湖的双手搭在他肩膀上,一时口快地表着衷心,却卡在话尾。
  “就怎样?”
  秦无炎的‘唇’角已经勾起,对她的话似乎颇感兴趣。
  “我会站在你这边!”
  “嗯?”似乎对她的话并不满足,秦无炎意味深长地拖长了音节。
  在非要她说个清楚透彻明明白白的目光‘逼’视下,心湖不由偷偷擦了把冷汗,他怎么这么较真啊?难道是要自己发什么至死不渝的海誓山盟吗?
  心湖只觉口干舌燥,困难咽了口唾沫,当她准备再次开口时,有人走了进来,打破了一室诡异而紧张的气氛。
  心湖听到响动,就像一只灵敏的小狗,咻地一下偏过头去,躲开了与秦无炎之间对视的局面。
  但是,当看到站在不远处,那一袭纯净似雪的白‘色’衣袍,衬着那人天山净雪般的脸孔,他浅琥珀‘色’的眸子,就像雪山镜湖般空灵澄澈,却又透着刺骨的凉薄。
  而站在他身旁的,还有洛冉初,两人的气质其实是有些相似的,谪仙般的纤尘不染,但是相较于阮止水,洛冉初更多了些温润清雅的味道,若水墨画般的疏浅写意,眸中蕴着如‘玉’的莹润光辉,看她的时候,带着缱绻的情意。
  让人砰然心动的温柔,让人心安的沉稳。
  看到这两人走进来,心湖心里登时一咯噔,扑通扑通一阵肆意狂跳。
  刚才她跟秦无炎的对话,他们可听到了?
  想到这里,脑袋瓜又唰地一转,对上秦无炎,却一不小心,没掌控好力度,鼻尖撞上他的下巴,她只觉得鼻梁骨砰地一下,两眼一黑,天旋地转。
  一手紧抓着秦无炎的胳膊,一手捂着酸胀的鼻子,心湖勉强才没摔在地上。
  “心湖?!”
  洛冉初连忙走过来,察看她的情况。
  心湖只觉得鼻子中涌出一股暖湿,她的手一松开,竟然鲜红一片。
  她流鼻血了……而且这一管血浓稠鲜‘艳’,顺着她的人中一直流,滴到她的衣襟上,还落到了地上,还大有汹涌奔腾的趋势……
  这下,几人都被这突发状况一震。
  离她最近的秦无炎和洛冉初自然动作最快,赶紧扶着她坐到凳子上,并拿出布巾帮她堵上鼻子。
  幸好,血止住了。
  心湖‘女’侠没有成为,因为流鼻血,而导致失血过多昏‘迷’过去的奇葩。
  她低着头,捂着鼻子,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怂爆了,始终没有抬头面对现实的勇气。
  “一定是天气热,火气太大了,我要多喝点凉茶。”
  心湖自说自话地站起身,拿手捂脸,准备逃离现场。
  “我跟你一起去。”
  像是担心她一会儿又流鼻血,洛冉初连忙拉住她。
  心湖犹豫地瞄了眼秦无炎。留下他跟阮止水两个人,应该没事吧?
  但是,那俩人遥相立在那儿,也不说话,心湖担忧地望向洛冉初。
  “我是回来找你的。”突然,阮止水平静地开口,眼睛望向她。
  “放心,我不会对他怎样。”像是给她吃颗定心丸般,他如是补充。
  心湖先是被他那句我是回来找你的,整得虎躯一震,又被后面那句,给‘弄’得抖了抖。
  “好,那你等我回来,记得,千万不要对他怎样哦,骗人的是小狗!”
  “唐心湖。”秦无炎薄‘唇’轻掀,声音带着说不出的鬼魅和‘阴’森。
  “嗯,我去喝凉茶下火,你们俩千万别打架喔!”
  这下,两个人看她的眼神,如刀如剑,都要把她劈削成柴火棍。
  心湖卖完乖,赶紧拽着洛冉初就跑了。
  “淘气……”洛冉初静淡的眸子里盛着无奈。
  过了这个劲儿,心湖难免为阮止水刚才的话心生忐忑,怎么都觉得有点来者不善的意味。
  不过,有师父,有大师兄,还有秦无炎,若阮止水真要对她不利,有这么多人保护,她倒也不那么担心。
  “师父,大师兄呢?”
  想起这茬,似乎一天都没看到白恒之的踪影,心湖不免觉得奇怪。
  洛冉初微怔,似乎也不知道他的行踪。
  “喔,那估计有事吧,吃晚饭的时候应该会回来。”这孩子倒也没多想。
  只是没想到,白恒之很快被再次提起,而且竟是从阮止水的口中。
  “什么,你说大师兄正在被全国通缉?!”
  心湖惊得人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下来。
  “不是,只是荣国皇帝‘花’了三千万两黄金发动全国,要找到他。”
  阮止水将手上的人像画递给她。
  “那不就是全国通缉,三千万两黄金?!还这么高额悬赏?”
  心湖看着画上熟悉的人,还有名字都有,清清楚楚写着白恒之,江湖‘门’派不二‘门’,曾参加碧落山庄的武林大会。
  心湖想,这大概是他们不二‘门’最风光的时候了吧。
  明明是隐居不老峰只有五个人的‘门’派,现在算世人皆知,名扬天下了吧。
  “皇帝为什么要找大师兄?”心湖怎么也无法将她从小认识的大师兄,跟最顶层的官僚联系在一起。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只是看到张贴的这张告示,你若想知道,我马上吩咐手下去打探。”
  却在这时,秦无炎走了进来。
  “不用了,我的手下已经打探到。”
  对于秦无炎突然‘插’入一脚,心湖并不意外,这俩人是师兄弟,阮止水那么喜欢从旁偷听,秦无炎又怎会不听回来。
  果然,对于他的介入,阮止水浅琥珀‘色’的眸子里没有起一丝‘波’澜。
  “老皇帝已经病入膏肓,而他的几名皇子,在这十几年间一个个都因各种事故暴毙身亡。现在,他膝下无一子可以继承皇位。”
  “所以?”心湖挑起眉眼,难道说……
  “传闻,七皇子,在年幼时,与母妃一起失踪。”
  “你的意思是,大师兄很可能是皇子?!!”
  听到这个消息,心湖的嘴张大得简直可以吞下一颗‘鸡’蛋。
  “有七八分把握。”
  “也是因为皇子一个接着一个死去,皇帝才想起这个有可能流落民间的皇子。这几年多番查探,得知当年福妃无法忍受宫中的生活,通过一个宫人的帮助,带着年幼的孩子逃出了宫。多番辗转,知道那个孩子被一位高人带走。而武林大会,有探子认出了跟福妃长得七八分相似的白恒之。”
  “可是,那皇帝也是因为其他儿子都死了,才想起大师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才来找,可见他也并不是多爱这个儿子吧。”将这个事件消化完毕,心湖冷静分析道。
  “何况,如果皇宫那么好,大师兄的娘,也就是福妃为何要费尽心思逃出来?”
  阮止水和秦无炎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同意她的话。
  “最重要的是,他的儿子一个个都死了,那大师兄去做他儿子,岂不是凶险万分?”
  心湖一想到身为皇子,如果个个都是天然短命鬼就算了,若是有人存心加害,那大师兄不是有生命危险?
  糟了!!
  心湖心里一咯噔,大师兄一天都不见人影,城里三千万两黄金的悬赏告示贴的到处都是!
  这下,完全无法淡定,心湖一股脑朝‘门’外冲去。
  说时迟那时快,恰在此时,一个身影往‘门’里走。
  砰地一声,心湖整个人撞在了坚硬的人‘肉’墙上。
  登时,她觉得头顶如有一圈小鸟在飞,鼻子又是一热,哗啦……鲜红的血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大……大师兄……”
  晕头转向中,心湖通过好几个重影,认出撞她的人。
  “心湖,你……你没事吧?”
  被她流鼻血的架势给震住了,白恒之连忙扶住她。
  “没,没事,天气热上了点火……”
  “大师兄,你……你没事吧?”她连忙抓住白恒之的手,猛摇,摇得自己头晕眼‘花’,鲜血直流。
  “这丫头撞傻了,快止血!”白恒之真的被她给惊着了。
  他连忙将她打横抱起,放在椅子上坐好,秦无炎则熟练地用布巾堵住她的鼻孔。
  “先别管我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被全国通缉啊?!你知不知道你是皇子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危险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