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三千万两黄金的魅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先别管我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被全国通缉啊?!你知不知道你是皇子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危险啊?!!”心湖的手紧紧抓住白恒之,指甲紧得几乎要抠进他‘肉’里。
  因为‘激’动,她的鼻孔有些扩张,头脑一发热,鼻血又唰地一下,将堵在鼻孔上的雪白布巾染得更红‘艳’。
  “知道。”
  相较于心湖的‘激’动,白恒之显得很平静,蹙着眉,眼神专注地看着她的脸。
  “怎么血一直流,头晕不晕?”
  心湖摇摇头,‘插’在鼻孔上的布巾随着她摇头的动作左右晃动,画面甚为喜感。
  “先别管这个了,大师兄,你怎么知道的,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你要回皇宫继承皇位吗?”
  心湖噼里啪啦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一口气说完,倒真有些脑袋发晕。
  可是,现在,她更迫切想要知道白恒之的想法。
  大师兄是皇子,那会不会,就像三师弟一样就此离开,从此天涯海角,再也不会陪在她身边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心湖心头如火烧火燎,指尖不自知地用力,指甲刮破了白恒之手臂的皮肤而不自知。
  还不等白恒之回答她的疑问,心湖的视野中,他那张熟悉的容颜,开始变得模糊,应该说,整个画面的都模糊起来。
  “心湖!”
  “心湖!怎么了?!”
  耳畔传来纷‘乱’的声音,心湖的肩膀摇晃了下,抓着白恒之的手如水中攀着的浮木,为了维持身体的平衡更加用力,却又有些力不从心。
  “我……我头好晕……”她的头晃了晃,身体如飘浮在云端一样,不真实的虚无感将她包围。
  洛冉初为心湖把过脉以后,温润的眉宇间笼着抹焦忧,低头抚额,显得若有所思。
  “她怎么了?”秦无炎有些急躁,直接问道。
  洛冉初抬起脸,眼神扫过其他人或明或暗的担忧神‘色’。
  将这些纳入眼底后,他的目光最后落在躺在‘床’上的心湖身上。
  此时,她意识清醒地睁着眼,因为只要一坐起身就头晕眼‘花’,所以她一直保持平躺在‘床’上。
  “师父,你直说……没……没关系。”
  心湖强自压抑着内心的恐慌,其实,在刚才,她自己脑中也飘过数种靠谱不靠谱的猜测。
  比如绝症,比如害喜……
  若是绝症的话,她只能感叹一声红颜祸水,然后该咋地咋地,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人总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仔细想来,她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任‘性’妄为,有人疼有人爱,倒也不算亏,但倘若是害喜的话……
  这种可能,让心湖登时无比惧怕,怎么有喜感觉比有绝症还恐怖?
  但是,此时此刻,丢人不丢分。
  心湖望着洛冉初严肃的神情,心里明明战鼓直擂,咚咚咚敲得杂‘乱’无章,可表面上依然维持淡定自若,俗称一个字,装。
  而其他三人望着洛冉初,或多或少对内心的猜测与心湖不谋而合,究竟……是不是?
  这三个素来喜怒不行于‘色’的深沉家伙,都难掩神情的急迫,尤其秦无炎和阮止水。
  秦无炎的薄‘唇’抿成一线,幽黑的凤眸中暗影重重,似乎正压抑着什么,其间隐藏的浓墨重彩,仿佛能吞噬一切的急迫。
  而阮止水,虽不似秦无炎那般昭然若揭,但是目光也紧盯着洛冉初不放,不得到答案决不罢休的强硬。
  相较于另外两人,白恒之的神‘色’平静许多。他的眼神落在心湖的脸上,担忧的意味非常浓厚。
  在这里面,他是唯一与有可能的答案,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不过,当洛冉初‘唇’动了动,看似准备揭‘露’答案时,装没事的心湖瞬间破功。
  “等……等一下!!”
  “你……你们能不能先出去,让……让我先知道答案!”
  心湖心里想知道又害怕知道,这种闷燥的矛盾情绪快要把她整个人烤焦了。
  而且,刚才捂出的一身热汗把她的内衫全打湿了,黏在后背上一大块,只觉又痒又难受。
  其他人,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就像没听到一样,一动不动。
  “你……你们!”
  心湖强撑着身子坐起来,想对着他们一通暴吼表达自己的不满。
  可是,她的声音发出来怎么都有些气若游丝。
  而她刚坐起身,眼前又是一黑,还有无数小星星在闪,手臂不吃劲儿地一松,她的身体又落回‘床’榻间,陷在软软的被子里。
  “我要换衣服了,你们先出去!”
  背上的黏湿感更重,让她热出一脑‘门’子汗,她索‘性’自暴自弃开始撕扯领口,解着裙带。
  “你们出不出去?!礼义廉耻非礼勿视啊你们知不知道?!!”
  孰料,抓狂中的心湖,手上一个没控制好力道,衣襟竟然被她给扯开了,‘露’出大半酥‘胸’,一大片雪白‘裸’润的肌肤上,上面还罩着层细密的薄汗,水淋淋看上去鲜嫩甜软,半遮半掩的‘春’‘色’格外‘诱’人。
  ‘春’光乍现,倒是把肇事者给整‘蒙’了。
  她下意识眨眨眼,只听到‘轰’地一声,火山爆发,心湖热得脑‘门’冒烟,回神后立马拉起丝被把自己裹严实了。
  “你……你们出去!”
  这下,三个人倒是终于给了‘女’侠面子,走了出去。
  ‘门’关上,长舒一口气,心湖连忙扯下被子,手在面颊边狂扇着风,热死了热死了,痱子都要捂出来了。
  等她好容易凉快点,将目光转向洛冉初,却发现师父的脸上竟然浮起一抹可疑的红晕。
  师父,竟然害羞了……
  这千年没见过的奇景,让心湖玩心大起,一下子刚才的郁闷和不快烟消云散。
  “师父,快过来。”
  她故意扭转腰肢,让‘胸’前的‘春’‘色’更加澎湃。
  又是千年难得一见啊,洛冉初竟然听到心湖的召唤后,竟一动不动,长身‘玉’立,身姿飘渺。
  “师父,我难受!!”心湖开始捶‘床’,开始撕衣服。
  “别,别动……我过来。”
  洛冉初神情微赧,慢吞吞走了过来。
  洛冉初一走到‘床’边,心湖就如敏捷的猎豹,嗖地一声窜了上去,一把抱住,双‘腿’自动的卡在他腰上。
  “啊……头昏……快,快陪我躺下来!”
  猴子刚爬上树,脑袋却立马如蔫掉的葱,下巴搭在洛冉初的肩头,真真柔弱无力。
  洛冉初想把她放下来,人是柔弱无骨了,可小胳膊小‘腿’上还有股蛮力,不敢用力怕‘弄’疼她,洛冉初宠溺又无奈地轻叹了口气,只好脱了鞋,两人一起躺在了‘床’榻上。
  “师父,你说吧,徒儿做好心理准备了……”
  孰料,刚上‘床’,心湖就如婴儿般蜷缩在他怀里,覆在他耳边小声地说。
  闻言,洛冉初一怔,‘唇’抿着,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
  看着他为难的神情,心湖只觉一颗心登时跳到了嗓子眼。
  “师父,难道……难道我真的要死了吗?”
  洛冉初眸‘色’一沉,摇头。
  心湖的心跟着猛地一沉,那……那……
  “我难道真有了?!”
  她原本满背的热汗,瞬间凉了个透,那股子凉意一直传到脚底板。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难道……难道她真的要当娘了吗?还是个父不详……额滴神啊……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心湖只觉得心头那块地,一下子荒凉得寸草不生。
  听到她这句我有了,洛冉初眸中有光亮闪了闪,却又迅速一闪而逝。
  终究,洛冉初还是摇了摇头。
  还不是?!
  不过这次,心湖显然大松口气,放下心来,既然不会死也不是有喜,那就不用担心了。
  “心湖,为师其实也不清楚你到底是何缘故。”
  嗄……
  心湖望着洛冉初静若秋水的眸,里面似乎有些困‘惑’,有些‘迷’惘,有些苦恼。
  “师父,你的意思是说,你刚才其实想告诉我们的是,你不知道?”
  闻言,洛冉初点点头。
  心湖:“……”
  那刚才大家的暗‘潮’汹涌,她的疯疯癫癫又是为哪般啊?泪……
  ###########################################
  睡了一觉,心湖的身体自发无碍了,又活蹦‘乱’跳。
  洛冉初为她又把了脉,依旧摇摇头,不知道其中的缘故。
  心湖身体虽然好了,但是仍被‘逼’着喝了整整一大锅红枣桂圆乌‘鸡’汤。
  白恒之的说法是,流了那么多血,当然要好好补回来。
  这么多年以来,每月她来葵水时,三师弟就会煮锅这样的汤,可问题是……大师兄跟三师弟的厨艺相比,能一样吗?
  但是,心湖在面对大师兄那担忧的眼神,以及一想到他可能会跟三师弟一样,回归到原本的身份,就这么一去不复返。
  以后若是自己想喝,也喝不到这样的爱心汤,一股酸胀之意顿时将心湖的‘胸’口堵了个严严实实。
  于是,‘女’侠眼一闭,心一横,抱着大师兄牌爱心汤,咕噜咕噜,硬是一鼓作气喝完了……
  现在,只要想起那一锅浓稠又咸又甜的汤汁,心湖就是一阵反胃,捂嘴想吐,倒还真有那么点害喜的样子。
  她又‘私’下追问白恒之关于他的身世作何想。
  但是,大师兄只淡淡丢了句,你别管,先顾好你的身子,一下子又好像变成那个冷酷的家伙。
  心湖不免一阵气恼,但是,看他的样子,似乎不愿过多提及皇子的身份,便只好无奈作罢。
  话说,‘女’侠使了个坏。
  关于她身体的状况,请求洛冉初为她保密。也就是说,其他人对于依然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自然,当她捂嘴‘欲’吐的模样落入众人眼中时,产生的效果尤可知。
  而心湖,把他们当时震惊的反应收入眼中后,偷笑着假装逃走,其实是藏起来偷窥。
  她所没想到的是,竟然有人先她一步藏在了厚厚的落地帷幔里,心湖刚进去,嘴就被一只手捂住。
  赫然一惊,她的视线里出现一张全然陌生的脸。
  细细长长的眉眼,折‘射’着冽‘艳’的水光,长发泼墨一般流泻披散在肩头,闪着丝缎珍珠般的柔光。
  他捂在她‘唇’上的手,手指柔软,骨节纤细,比‘女’人还温腻,整体给人一种异乎寻常的‘性’感,情绪隐藏得极深,给人感觉有些‘阴’森,但是跟这脂粉气的‘花’坊,气质又格外和谐。
  相较于她的意外,对方则是相当兴致盎然地看着她。
  这人是……这‘花’坊的小倌?心湖下意识地联想。
  可这身段气质,怎么都有点惊‘艳’头牌的味道。
  那人捂着她的嘴,隔着厚厚的帷幔,几乎众目睽睽之下,把她给拖走了。
  实际上,若不是厅中的几人深深陷在自己的思绪中无法自拔,就算再细微的动静,又哪会这般察觉不到。
  说来,也是爱玩的‘女’侠自己一手酿成的苦果。
  一路上,躲过‘花’坊里走动的人,那人把她拖到一个偏僻无人的角落里。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心湖一脸浩然正气地望着他,传达着‘本‘女’侠不怕你我可不好惹’的中心思想。
  可无奈她的双臂,被那人一只手就轻易缚困住,后背贴着对方,没有丝毫反攻的机会,怎么都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都怪失血过多,手脚无力,不然,不然她那三脚猫的功夫,其实还是打不过这人,这么想,她又心理平衡了。
  看着心湖‘女’侠,明明被绑架了,还一脸魂飞天外的心不在焉,那人的眼神更显兴味。
  “你不怕我害你‘性’命?”
  “嗯?”神游‘女’侠回神了。
  “咦,你难道不是‘花’坊的小倌?”她一脸恍然大悟加意外。
  对方细长的眉眼眯起,泛着幽光。
  “我像这里的小倌?”他的声音缓慢微哑,如流动的细沙,却带上隐隐威胁的味道。
  “额……”心湖聪明地选择低头不答。
  其实她很想诚恳回答道,大哥您绝对是当头牌大红大紫的面相啊!
  “你不是‘花’坊的人,那你潜入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是将白恒之带走领赏。”那人的声音带着轻笑。
  “三千万两黄金?!”
  心湖一惊,这才发现因为她身体不佳的缘故,大家竟都一时麻痹大意了,忽视了暗藏的危机。
  三千万两黄金的‘诱’‘惑’,足够让整个武林的人为之疯狂了。
  “那你绑我做什么?”心湖语带不满。
  “第一,你是他师妹。第二,武功差。第三,他在乎你。”
  “切……这什么破理由啊……”压抑住内心的讶异,心湖面上故作冷淡不屑。
  “通过我一番观察下来,得到的这三个理由,足以让我有把握拿到那三千万两黄金。”
  对于自己的判断,那人显得相当有把握。
  “而且,我还知道你为何会血流不止,你想知道吗?”
  细长的眉眼,诉说着无边的风情。说出的话,却带着相当震慑的效果。
  “你!!”这下,心湖完全惊怒。
  若刚才还无法衡量的话,刚才的话,让她知道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不过很快,心湖又调整好情绪,装作毫不在意地模样,冲他微微一笑。
  “那你是否知道,你现在身处魔教的地盘,而且我是教主的未婚妻,你绑架了我,想不想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呢?”
  “呵呵呵……想要钱,背负点风险是正常的。”他挑了挑眉眼,相较于武林人士听闻魔教的闻风丧胆,这人脸上没有出现一点畏惧。
  好吧……硬的不行,那来软的吧。
  “那方便把接下来的计划告知我么,我也好配合啊。”
  “我可以提醒你的是,你师兄现在就是一块大‘肥’‘肉’,而且还惹上个狠角‘色’。不过我只要钱,他要的是命。”
  越听越玄乎,心湖只觉得背后又冒出一层白‘毛’汗。
  “那……那我身体到底怎么回事?”
  “放心,其实不严重。只是血会一直流,一直流,流干为止。”
  擦,血流干?那还能活啊!
  当真是云淡风轻的恐吓啊……
  心湖的‘腿’一软,差点跪了。
  “大侠,饶命啊……”
  “很简单,你只要乖乖配合我把白恒之骗进宫就行了。”
  心湖此刻的内心正在天人‘交’战,一方面,是她的身体,连师父都查不出来的问题,而且潜藏在暗处观察他们这么久不被发现,这个人的实力绝对不容小窥。
  另一方面,她不能帮助别人陷害大师兄,这个人要把白恒之送进宫,可以想到,荣国的皇宫危机四伏,这正是她不愿看到的。
  “你如果不跟我合作,你大师兄就不是失去自由那么简单,那人,可要的是他的命。我能找到这里,相信很快,他的人自然也能找到这里。”
  “可是……”心湖还想挣扎,毕竟有师父和秦无炎、阮止水这样的高手在,他们的战斗力也不弱。
  “你们在明,他们在暗,武功再高也难保万无一失。”
  对方显然是个攻心高手,就这样一点点瓦解了心湖筑起的抵抗防备。
  “那我跟你合作,你能确保我们所有人的生命安全吗?”
  心湖瞳仁晶亮,坚持谈判,争取权益。
  今天字数破纪录了有木有,下一章会有大BOSS粗线,坏人神马的我最爱了,嘤嘤……原有的那些‘混’蛋都被我一个个洗白了,好忧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