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危机重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经过一番艰难的谈判,心湖最后与那家伙达成了口头不平等协议。
  竟没有从谈判中占到一丝一毫的便宜,也没有套出一丁半点的有利情报,这在‘女’侠过往的生涯中,绝对是一大败笔。
  而她,则理所应当将此归咎于自己身中奇毒,失血过多,导致的头脑不灵。
  总而言之,她要先配合那家伙,演一出戏。
  这日,心湖一反常态,跑到‘花’坊前厅去凑热闹。
  果然,这儿也是格外喧嚣,套用句行话来说,就是进了一批新货。
  心湖刚循声走近那熙熙攘攘,‘花’团锦簇的大厅,都不用踮脚,她的视线就穿过层层人墙屏障,看到了那个一身嫩黄袍衫的美男。
  光是一眼,识货的就知道这是个筋开腰软易推倒的极品。
  最**的,还是明明是这样一副狐媚的身段,偏偏眼睛清澈若碧洗的宝石,显然是个雏儿。
  懂行的一些玩咖,会特意赶在‘花’坊进新货的时候过来,看见有中意的马上就买走了,用他们的话说,要的就是那股子没被调教过的青涩。
  于是乎,在心湖看到的时候,自然其他人也看到了。
  “这个我要了!”手里的镶金折扇指着,一脸富态相的锦衣公子豪放大吼。
  “不!这个是我先看中的!归我归我!!”看上去财大气粗的大叔开始叫嚣。
  “……”争先恐后的咆哮声,让厅内硝烟顿起。
  一时间,这个极品货‘色’,让人声鼎沸的大厅,一下子变成了菜市场。
  额……
  没想到竞争这么‘激’烈,心湖暗道不妙,她估计钱不够。
  没错,按照那个男子安排的计划就是,他如果躲在暗中的话,很难不被发现,倒不如直接潜伏在她身边。
  第一步,就是卖身给‘女’侠,留在她身边,就近胁迫。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似乎有些低估了自己的潜力,也高估了……
  于是乎,正当大家吵吵嚷嚷,兽血沸腾的时候。
  猫在角落里的‘女’侠掏出了钱袋,将里面的铜板倒在掌心数了数。
  一二三四五,五枚铜板,再多一个,也没有。
  这也不能怪她啊,平时有师父大师兄在,她根本不用担心买什么东西没钱,就这五枚铜板,还是之前买三串糖葫芦时剩的。
  这下不好,貌似不能按照那位大哥的原计划进行了,因为她没钱为他赎身呀!!
  心湖有些歉疚地抬起头,视线敏锐地接收到,来自争抢包围圈中心的‘新货’,向她投来的一记锐利的眼刀,威‘逼’意味堪称相当浓厚。
  一想到若是辜负他,成本代价太惨烈,‘女’侠牙一咬,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那……那个……他……他不卖!!”
  心湖气喘吁吁地挤进包围圈,紧紧揪住极品小受的衣角,抗议道。
  “唷,哪儿冒出来的小丫头片子,开什么玩笑!”
  “小姑娘,不要凑热闹,回家玩去~”
  “这小丫头从哪儿跑出来的啊,想给自己买个相公呢……哈哈哈……”
  瞧着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这些常年浸‘淫’欢场的客人们相当不给面子。
  环顾一圈围在四周,轻蔑调侃和肆意嘲笑的人群,‘女’侠那叫一个憋屈哇。
  而且,这些人越挤越近,还拿身体撞她,大有要看她出丑闹笑话的意思。
  就在此时,‘花’坊的坊主一声喝止。
  厅内陡然窜出无数武艺高强的打手,将原本围着她的人通通从大‘门’摔丢了出去,一个个扔到了大街上,大‘门’砰地关上,‘门’外传来一片挨揍的鬼哭狼嚎。
  一个转身的功夫,原本喧闹的大厅,顷刻间就安静了下来。
  戴回银面具的秦无炎走了出来,一直走到心湖面前,悠然站定。
  他抬起手,心湖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被她拉着的小倌同时后退一步。
  “怎么跑出来了?”秦无炎的口气异乎寻常的温柔。
  他的态度,却让心湖倒‘抽’一口气,不由惊得对上秦无炎的眼,小心打量他的表情。
  原本以为他会骂她或者打她,怎么竟一反常态的和气,真是吓死爹了。
  “你现在身体不好,想要什么跟我说,我差人去办,自己跑出来,万一伤到哪里怎么办?”
  秦无炎勾着‘唇’,幽亮的凤眸里,都是和煦的笑意。
  教主大人……这是‘精’神分裂了?!
  心湖瞪大眼睛,良久不能回神。
  “你要他做什么?”
  这时,秦无炎的眼神,才不急不缓地落到她身旁的小倌,一下子显得犀利而冰冷。
  “我看他‘挺’漂亮的,要是被人这么糟践了实在暴殄天物,所以就一时兴起……”
  心湖很老实地表达了自己怜香惜‘玉’的心情。
  “所以?”秦无炎听了她的话,凤眸轻挑,有些不置可否。
  “哎,我收个小仆,行不行嘛?”见秦无炎难得态度这么友善,心湖决定趁热打铁,趁机卖乖。
  秦无炎的眼神再次移到那小受身上,凤眸淡淡地瞟过一眼。
  那小受不由一瑟缩,脸上带着明显的胆怯。
  “你高兴就好。把他带下去,洗干净了。”秦无炎抬手吩咐手下道,还特别强调洗干净几个字眼。
  仿佛,这个小受只是心湖一时兴起,从街上捡来的小猫小狗一般。
  随后,他拉住心湖的手,幽黑的凤眸里格外柔情似水。
  “我们回去吧,我已经命人给你煮了一大锅滋补汤。”
  但是,一听到汤这个字,心湖的一张小脸立马垮了,又喝汤啊……
  她是个吃货没错,但是,那些散发着浓重‘药’材味道的补汤,完全不是她的菜啊。
  可是,看了眼那被人带下去的纤弱背影,算了……老娘忍了。
  秦无炎竟答应她收一个小男人做仆这么夸张的请求,喝一锅汤算什么。
  #######################################
  气氛出奇地诡异。
  心湖偷瞄了眼看着她喝汤的秦无炎,他的‘唇’角,由始自终,都挂着抹若有似无地笑意。
  实在是,态度反常的让人胆颤心惊啊。
  “我喝完了。”心湖将汤碗放下。
  孰料,脸颊覆上他略带凉意的手指,轻轻地替她揩拭。
  “这里,沾了点汤汁。”
  “噢。”心湖抬起袖子擦了擦,其实是掩饰极度不自在。
  她望着秦无炎神情的专注,张了张口,有些‘欲’言又止。
  她真的很想问问他到底哪根筋搭错了。
  恰好这时,阮止水走了进来,打断心湖原本想问出口的话。
  他笔直走了过来,站在心湖面前,然后将一个小瓷瓶放在了她手里。
  “这是什么?”看了看手中光洁瓷白的瓶子,心湖不免有些费解。
  “给你的‘药’,补身体的。”阮止水面‘色’平静,神情复杂莫辩。
  “噢。”心湖不由木讷。
  “我……我说你们……”
  她终于鼓足勇气表示疑问,关于这两人一反常态的表现。
  但就在这电光火石间,她顿悟了。一拍脑‘门’,她怎么给忘记了,之前制造的误会,这……这两人……以为她……
  噗……心湖登时有一种想笑场的冲动,赶紧被她克制住了。
  她捂住肚子,弯下腰,强自压制‘欲’勾起的‘唇’角。
  她说秦无炎怎么这么好说话,原来是怕她不开心动了胎气,还有这个阮止水,这两人当着她面也不斗了,现在倒是知道分清轻重缓急。
  那她要不要现在将真相和盘托出呢?
  “心湖,怎么了?!”
  “心湖,你觉得肚子痛吗?!”
  可她这么一弯腰一捂肚子的,把另外两人给整得一震。
  心湖抬起眼,对上那俩人眸中漾满的担忧,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没……没事。”她连忙摆摆手,直起腰。
  “刚觉得有点痒,挠了挠,没事。”
  两人眼中的紧张情绪,倏然放松了下来。
  突然,‘女’侠却油然而生一种忧虑,要是这两人知道她耍他们玩的,会不会搞死她啊?
  这么一想,顿时又愁死了。
  #############################################
  特殊时期,特殊关怀。
  那小倌洗干净换了身素净的衣衫后,果然被送到她身边了。
  关了‘门’,两人说起悄悄话。
  “大侠,不知该如何称呼,还有,我要给你取个名字或者代号吧?”
  “嗯哼。”显然,这货对于她之前的表现不甚满意。
  “额……那叫小‘花’好不好?”心湖奴才脸讨好到。
  “‘花’青,我的名字。”
  细长的眉眼,无意中流泻的万种风情,嗓音若细沙滑过,让人浑身都一酥。
  “噗……”心湖当即喷出。
  她随口叫他小‘花’,他还真的姓‘花’啊……
  “那就叫你本名没关系?”小心试探问到。
  对方不置可否,心湖也就当他应肯了。
  “那‘花’大侠,接下来你需要我怎么做?”
  言归正传,心湖不想跟他过多周旋。
  “他们的人已经到了。”‘花’青却突然丢下一颗炸弹。
  “吖?”这么快!心湖不由一惊。
  “人已经‘混’到了‘花’坊里,随时准备对你师兄下手。”
  “啊……那该怎么办?”
  “放心,我还要拿那黄金呢,而且,秦无炎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相较于心湖的紧张,‘花’青似乎颇有把握,语气云淡风轻。
  心湖暗忖,这个‘花’青,其实她也并不是多信任。之所以配合他,一方面是受制于人,另一方面也是想‘弄’清楚他和另外那拨人的身份。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花’青如是说。
  “嗯。”心湖点点头。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