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皇位的诱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心湖去找白恒之。
  此时已经夜深,万籁寂静。
  心湖敲‘门’的时候,白恒之前来应‘门’,面上没有睡意,对于心湖的夜访,也不显意外。
  倒是心湖见了他,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开口。
  白恒之引她进来,为她倒了杯茶,心湖刚把茶杯送入‘唇’边,他又一下子把杯子拿走了。
  “对了,你现在不应该喝凉茶。”
  “嗄?”心湖有些茫然,为什么她不能喝凉茶。
  但是很快,她就会意了。
  “师兄,我并没有身孕,‘蒙’他们好玩的啦。”
  面对大师兄,心湖相当坦然,调皮地吐舌笑了笑。
  白恒之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墨眸有光亮闪了闪,优雅有型的‘唇’若月牙弯起。
  “你这丫头,淘气!”他笑了笑,伸手‘揉’着心湖的脑袋。
  “好了,给我喝吧,我正好渴了。”
  心湖伸手去抢杯子,却又被白恒之一臂远远挡开。
  “夜里风大,也不能喝太多凉茶,容易闹肚子。”他俊朗的容颜上依然写着不赞同。
  “大师兄,你怎么变得跟三师弟一样,管家婆一样婆婆妈妈的,给我喝啦~”
  心湖自然不爽,伸臂又去抢。
  两人的身体不自觉就贴在了一起,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后脖颈,心湖一个分心,屁股就要从凳子上摔下来,被白恒之接个正着,揽进了怀里,她自然就坐在了他大‘腿’上。
  这下好了,变成了彻底的投怀送抱。
  心湖本来就心怀鬼胎,这下干脆弃茶杯不顾,改环抱住他。
  一下子,屋内的温度噌噌地往上飙升。
  “大师兄,我有话问你,你老实回答我。”
  心湖的眸子亮晶晶地望着他,一改刚才的玩笑,此时分外认真。
  而衬上她抱脖子坐大‘腿’的姿势,倒有点半是胁迫加美人计的意思。
  白恒之‘唇’角的笑意淡下来,墨眸一黯。
  “师兄,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对不对?”
  心湖脸靠近他的,两人的视线对上,‘唇’只有指宽的距离就要触碰上。她朱‘唇’轻启,吐气如兰,眼眸如‘蒙’上层水雾,盈盈若有水光在闪,很是动人。
  白恒之的‘唇’直接覆过来,轻压一下,浅尝辄止,随即站起了身。
  而心湖自然从他‘腿’上滑下,两人都站在了地上,变成面对面。
  “呵,丫头,别跟师兄来这套,大半夜的来找我,依你的‘性’子,憋到现在也着实不容易。”
  月‘色’下立着,白恒之的神情似笑非笑,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一下子显现出来。
  心湖望着莹白月‘色’笼罩下的男子,原本就觉得大师兄身上,有种让人莫名卑微的霸气。
  而恰恰是这种慑人心魄的气势惹她不爽,却不曾想,这原来是帝王家出品。想来,也不能怨他气场压迫,这是人家娘胎里带出来的。
  “想问什么就问吧。”白恒之弓指弹了她额头一下。
  咚地一声清脆,心湖捂着额头,瞪了他一眼,又是弹指神功,还是那个从小欺负她的大‘混’蛋。
  “你一直都知道你是皇子?”心湖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那是自然。从宫中出来的时候,我已是记事的年纪。”
  白恒之的神‘色’很平淡,对自己的真实身份也没有觉得有何嚣张。
  “那当年我跟你抢馒头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心湖现在想来真是一把汗啊……
  当年她竟然对一个皇子又踢又掐又咬,按不敬罪论处,会不会什么午‘门’斩首五马分尸啊?
  “我若说了,你就会把馒头让给我?”
  白恒之听到她一下把思路扯到N多年前的邂逅,甚是无奈又好笑。
  “当然!……不会……”
  心湖本想斩钉截铁说是,不过转念又一想,小‘女’孩的她哪知道什么皇不皇的,何况那时候饿得要死,就算跟她抢东西吃的是天王老子,也照揍不误啊。
  从这点看来,小时候的‘女’侠就具有了不畏强权的美好品德。
  “那不就得了。何况,若不是隐姓埋名,我哪能平稳安定地活到现在。”说到这里,白恒之的语气带上丝怅然。
  白恒之的话,让心湖不由想起听来的事实,荣国的皇子一个个翘掉,看来,果然有内幕。
  是不是就是‘花’青口中那个,要取大师兄命的狠角‘色’?
  “那师兄,是什么人要威胁你的安全呢?”
  白恒之定定地看着心湖,素来坚毅的眼神难得现出一丝犹豫。
  “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不,我要知道!”心湖扯着他的袖子,摇了摇。
  “我是你师妹,我们是最亲的人。你要是有什么事,师父和我都不能坐视不管。何况现在,悬赏你的告示贴得全国都是,师兄,你就告诉我吧,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
  心湖放软语调,哀求道。
  “不行,我不能让你置于危险之中,这事我自有考量。”白恒之言语依然坚持。
  “哼,你不告诉我,我就自己去皇宫查,我一定要知道!”
  软的不行,心湖索‘性’威胁道,并作势要跑出去。
  “心湖,别闹了。”
  白恒之一把抱住她拦截,随即脸贴着脸,‘唇’覆在她耳畔。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我的能力你还不清楚吗,何况这里是魔教的地盘。”
  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不然,这么多人的保护,她还会着了那个‘花’青的道。
  心湖暗忖之下,不免忧心忡忡,可见白恒之不愿说的样子。
  她知道他若决定的事情,就算撬开他的嘴巴,也是蹦不出零星半个字,也只好作罢,再想别的办法。
  “那师兄,你对荣国的皇位一点兴趣都没有吗?”
  她偏头又问,此时两人的脸贴在一起,呼吸相闻,仿佛内心的距离都近了。
  说起来,武林盟主说来也不过是江湖一介莽夫,哪比得上统治一个国家的国君,那才是号令天下。天子之位,至尊无上的权利,她看来都觉得很有‘诱’‘惑’啊。
  “我若说没有,你信吗?”
  白恒之却目光灼灼地反问她。
  “你说,我就信。”心湖几乎下意识地回答。
  不老峰,不二‘门’,久居深山,远离俗世。
  不管是师父,大师兄,她,三师弟还是小师弟,都不是喜名利之徒,而且,彼此之间信任的纽带,根本不用多言什么,就像呼吸一般自然。
  祝大家五一假期快乐哟~~我加快进度,多更多更,嗯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