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离失身还遥远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控制?心湖内心涌起极其强烈的不安。
  “你想对我做什么?”即使故作镇定,她依然忍不住身子轻微发颤。
  而这些小细节,自然落入睿王的眼底,他眸中的笑意显得更深。
  “告诉你,岂不是很没有意思。”
  “你!”
  这一刻,心湖觉得自己如同一只陷入蛛网的小虫子,越是挣扎,离失控越近。
  “我素来相信控制人心比控制身体来得有用,放心,你不会有什么痛苦的。”
  他的手拍了拍她的肩,明明是宽慰,却很虚假。
  ‘啪’地一声,心湖大力拍开他的手,随即马上伸出手臂,用尽全身力气狠狠推了他一下。
  因为这个动作突然,睿王被她推开,得到短暂的空档,心湖马上越过他飞身窜出去,足尖一点,想使出轻功破窗而出。
  可是,她刚飞起来,就有一股强劲的力道从后方阻止她的动作。
  心湖回头望去,见自己衣裙的一角,牢牢攥在睿王的手中,他对她掀‘唇’一笑,仿佛逗‘弄’猎物一般的轻慢。
  于是,心湖只好转过身,一掌拍过去,迅速与他缠斗起来。
  俩人的武力值相差太悬殊,说是打架,更像是睿王在有意逗‘弄’她这只小动物,看她急得团团转,抵抗越来越弱,他‘唇’上的笑意愈发深邃。
  心湖喘着粗气,她的体力消耗越来越大,而且身体在之前连日的路途颠簸中,本来已经疲惫不堪,根本撑不了多久。
  这么下去,自己就是困兽之斗,在他的牢笼里,撞得头破血流也无用。
  分析以后,心湖停了手,身形站定,与他安静对视。
  “怎么,不打了?”
  两人中间隔了约莫一丈远,睿王也不凑近,在屋里负手而立,脸上是一切尽在掌控中的淡定。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个男人有将这个国家运筹帷幄的实力和资本。
  只可惜,为了达成他的皇位,下面又多了多少亡魂呢?
  “我打不过你,打了也是白打。”心湖长叹了口气,表情失落而沮丧
  “呵呵……”他淡笑不语。
  “大师兄已经死了,我报仇也无望,现在连命也在你手里,而我对于你来说又还有利用价值。不然,我们做笔‘交’易,如何?”心湖将目前的事态分析了一遍,话锋一转,突然提议到。
  “喔?”睿王依然一脸幽深莫测,难辨情绪。
  他用眼神示意她继续,表示愿闻其详。
  “你说,控制一个人,有很多种方法。而想征服一个‘女’人,却有一种最好的办法。”心湖眼睛定定地望着他,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闻言,睿王的目光闪了闪,‘露’出些许兴味。
  “让‘女’人心甘情愿为你效力,为你付出,其成就不亚于征服一个国家。”心湖故意卖关子般,拖长了音节,同时,纤腰轻旋,款款地走近他。
  “嗯?”
  睿王站在原地不动,任她一步步走近,任她将身体若有似无地贴靠在他的‘胸’前。
  “控制一个傀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若是能让我心服口服的爱上你,不也很好。”
  心湖对着他的耳孔轻吹着气,同时脸上‘露’出如刚才‘花’青见到的那般,妖‘精’般的微笑。仿佛绚丽美‘艳’的‘花’朵,在风中轻摆着‘花’枝蔓,散发着‘诱’‘惑’撩人的香气,勾引着蝴蝶飞舞过来。
  “可我不缺‘女’人。”睿王‘唇’角的笑意变深,似乎在嘲讽她不自量力,根本用不着他‘花’费心机。
  “可是,对你有如此大利用价值的‘女’人,只有我一个。”
  “如果没有我,你也不会如此轻易扫除白恒之和‘花’青这两个障碍,不是吗?”
  心湖踮起脚,将柔软的‘唇’瓣从他的耳畔,缓缓轻移至他的‘唇’边。
  温热的气息洒在他的脸上,透着一种极为特殊的香气。
  因为心湖之前悄悄服用过一颗丹‘药’,那‘药’是灵‘药’籍上记载的一种可使身体散发出特殊香气的‘药’物,带着一点‘精’神‘迷’幻作用。也正是由于这‘药’,之前‘花’青才会被她蛊‘惑’,减缓了大脑思考判断力而中招。
  此时,她身上散发的味道,比之前愈发浓郁,‘迷’人。
  这种气味不像‘花’,不像草,不像任何一种植物,神秘而‘性’感,却又带着股子纯洁无邪,仿佛温柔的糖衣,当她刻意靠近别人时,那种‘诱’‘惑’的香气可以致命。
  总之,是带有侵略效果的香味,让人依赖又抗拒,害人于无形。
  果然,睿王原本冷峻的脸,因为她的靠近,而慢慢地有些发红,他的呼吸变得些微急促,他低头凝视着心湖的眼睛。
  他平静无‘波’的眼眸,此时泛出了层层涟漪,那是动摇的表现。
  见以‘色’‘诱’人的目的初见成效,心湖的身体悄然往后退了点,她完全没有打算真的献身,这个男人很危险,若是动‘欲’,只怕她会被吞的连骨头都不剩。
  一想到之前他威胁白恒之主动现身时,对她进行的羞辱轻薄的画面,他的手指在肌肤上抚‘摸’的恶心感,心湖只觉心有余悸。就算被吃豆腐占便宜,也极不划算。
  似乎看出心湖的防备,睿王眸‘色’一冷,长臂一伸,困住她的腰身,不准她后退。
  心湖还来不及惊呼,他的‘唇’就盖了下来。
  他的舌长驱直入,甚至伸到她喉咙深处,随后,他的舌在她的口中肆无忌惮地游移,缠着她的舌嗜‘吻’,‘逼’着她仰着头,与他口水融合。
  这种被侵占被凌虐的恶心不适感,让心湖胃肠一阵翻涌,她双目紧闭,指甲死死抠入掌心,通过尖锐的疼痛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通过意志力强迫自己接受而不反抗。
  不知‘吻’了多久,心湖甚至已经‘腿’脚无力地瘫软在他手臂上,睿王才意犹未尽地移开‘唇’。
  他抬起头,微眯着眼,一脸餍足,像一头豹子刚用餐结束,‘舔’了‘舔’‘唇’,似乎食髓知味。
  “你的提议似乎不错,我会考虑的。”
  睿王的手指抚上她的脸,摩挲着,与之前的冷厉不同,现在似乎多了抹柔情和怜爱的意味。
  尼玛被占了那么久便宜,竟然只是考虑考虑,老娘亏大发了!!
  心湖憋住充斥内心想要问候他全家骂脏话的‘欲’望,微颔首,表现出一些含羞带怯的心情。
  “夜深了,睡吧,如果需要我陪的话,也可以。”睿王‘唇’角的笑意深如漩涡。
  心湖心里猛地一咯噔,‘药’的效果不用这么来劲吧,陪睡?……那离**还遥远吗?!
  她突然开始后悔,严重怀疑这个主意是不是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呜呜……亲爱的你们都不理我了咩,难道真的等着直接看完结?好忧桑,没斗志,离废柴不远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