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一个比一个难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不过,得要把你绑起来才行,不然睡到半夜,说不定你就一块瓷片把我喉咙割了。”睿王虽‘唇’角含笑,眉眼中却并没有丝毫玩笑的意味。
  “呵呵,很有可能喔。”心湖嫣然一笑,却松了口气。
  这个人,真的非常不好对付,不过,难对付的话,相对来说她的安全系数也大些。
  睿王准备命人将昏‘迷’中的‘花’青抬走,却被心湖阻拦。
  “他是我的战利品,能不能让我来处理?”
  “喔?”睿王利眉一挑,并未表示认同还是不认同。
  “你放心,我不会放他走的。而且是你的地盘,你还怕我能有什么不妥的?”心湖不惜用‘激’将法,虽然略显蹩脚,但是却也有一定说服力。
  “好,人‘交’给你处置。”睿王也不再多说什么,甚至没有再看躺在‘床’上的‘花’青一眼,就离开了。
  等人走了以后,过了良久,心湖还特意走到‘门’边听外面的动静,确认没有听到一丝响动以后,才蹑手蹑脚走到‘床’前,同时将厚厚的‘床’幔放下。
  她伸手推了推‘花’青。
  “起来吧,他已经走了。”
  话音刚落,就见原本还是烂泥一般瘫软的‘花’青唰地一下睁开了眼,细长的眼,里面的眸若明珠一般水润明亮。
  “我大师兄在哪里?”心湖第一句话便直奔主题。
  “呵呵,别急嘛,他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花’青坐起身,贱贱的表情依旧欠扁得很。
  “很安全的地方?”
  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难道说……
  “他现在就藏身在这王府里?”心湖暗暗吃惊。
  “没错。”‘花’青给她一记夸赞的眼神。
  “你之前派人给我捎的口信,让我陪你演这一出戏,又是何用意?”心湖难掩心中的疑‘惑’。
  没错,原来‘花’青一早就在睿王府中安‘插’了他的人,并给她送了口信,不仅通知她大师兄并没死,还让她装作伤心‘欲’绝的模样,对今夜造访的‘花’青下杀手。
  而一切事情的发展,‘花’青似乎早就料到睿王会监视她屋内的一举一动,所以俩人就顺水推舟,一个昏‘迷’一个报仇未遂,相互默契配合,自编自导了这一出狗血戏码。
  只是……
  “啧啧,我没想到你会用这种方式给他下毒,那一‘吻’还真是香‘艳’,光是听着我都感觉得到其间的酥麻**。”‘花’青笑得格外意味深长。
  “可以用这种方式给你下毒,为何不可以依样画葫芦。况且,是他自己要亲我的,可不是我主动。话说,你让我下的毒到底是什么?”
  被人直接说破,心湖面子上挂不住,毕竟,她以‘色’‘诱’的方式达成目的,‘私’下还好说,当着这个家伙的面,还真是让人不爽得很。
  但是,除了这种方式,她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接近那个老谋深算的睿王爷。
  她当时以退为进,就是赌他极端强势之下的弱点,不允许别人先行拒绝,自然会发动进攻。还好的是,她要下的毒,通过刚才的接触,确认成功无误。
  “呵呵……终于被我逮到机会,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竟会被我算计吧。”当被问及这个问题,‘花’青一脸小人得志样,笑得格外满面‘春’风,却并不直接回答心湖的问题。
  “伸手。”他对心湖说。
  嗄?心湖依言摊开手掌。
  就见‘花’青把一枚浅褐‘色’的小‘药’丸放在她手里。
  “他跟你中的是同一种毒,受到刺‘激’时会流血,短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只要我用另外的‘药’触发毒‘性’,饶是神医在世,只怕也回天乏术。”‘花’青眼中闪烁着邪恶的光。
  “这是解‘药’,你服了吧。”
  心湖看着手里的‘药’丸,心里有些疑‘惑’。
  “我以前威胁你你也不给,如今你却如此轻易把解‘药’给我,该不会有诈吧?”她直接问出内心的怀疑。
  闻言,‘花’青不由莞尔,细长的眉眼飘来万种风情。
  “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对于同伴,要信任。”
  “对了,我的解‘药’呢?”想起这茬,他伸手朝心湖讨要。
  “你相信我给你下了剧毒,还一直忍到现在才要?”心湖不由大吃一惊。
  “你不是也不急着找我要解‘药’么,听你话的意思,难道你下的不是剧毒?”‘花’青倒是一愣。
  “额……”心湖不好意思地扒了扒头发。
  “就是会导致腹痛的‘药’,毒‘性’很小,几天就会自动排出体外,其实是我诈你的啦。”她解释道。
  ‘花’青看了心湖好一阵子,‘唇’轻启,吐出一句。
  “你很有趣。”
  “呵呵,谢谢夸奖,大家都这么说。”心湖心安理得接受了他的‘好评’。
  兵不厌诈。
  何况,她随身哪会携带什么剧毒‘药’物,那么多瓶子,万一自己吃错了怎么办?真毒假毒,只要能达成目的,就是好毒。
  #############################################
  第二天一早,睿王便接到下属匆忙来报,唐心湖和‘花’青都不见了。
  听闻这个消息后,睿王面无表情,握着的剑柄的指骨,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王爷,你……你……”那个禀告的下属大惊失‘色’。
  “怎么?”睿王回神,察觉身体的异样,抬手一‘摸’鼻下,发现一掌的鲜红。
  另一边,睿王府一角。
  “‘花’青,你也太离谱了。”心湖不由抱怨道。
  此时的她,穿着丫鬟的衣服,脸上遮着面皮,摇身一变,成为府内一个下等仆人。而她说话的对象,是一个小厮。
  在府内来去的其他人眼里,这场景再正常不过,所以大家也没太在意,注意力都在担忧睿王的身体,和逃走的那个姑娘身上。
  但是,就算这样,心湖也没有这么好的心理素质,在王府里淡定穿梭自如。反之,看着‘花’青那一脸装蒜装得很爽的模样,心里除了无奈就是叹气。
  怪不得睿王说他睿王府来去自由,正常人是要被他气死。
  不过,既然他这么有把握,就像他说的,他们现在是站在一条船上,这里她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大师兄在哪儿,除了跟他走,还有什么好说的。
  看心湖一脸‘欲’言又止,‘花’青明白她的意思。
  “现在我们这样是最安全的,府里正‘乱’着,我的易容术登峰造极,毫无破绽,只要你不跟人说话,没人会认出我们。”‘花’青没脸没皮地自吹自擂。
  心湖点点头。没想到这厮除了会下毒以外,易容技术也是一等一。她现在这张脸,当时她自己看了都吓一跳。
  “瞧你这丫头急的,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大师兄。”
  说这么多这句才是人话啊,一听能见白恒之了,心湖登时喜出望外。
  “你不知道,为了护住你大师兄,我想出这个绝妙的方法,又把各方面安排妥当有多辛苦,最难的是,与他搭上线,让他信任我。你们不二‘门’的人呀,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缠。”‘花’青撅着嘴,挖苦抱怨道。
  “切,你还不是骗了睿王三千万两黄金。而且,你敢说皇帝的那三千万两你不会去要?”心湖算是看出,这个所谓的安王爷不要脸的本质了。
  被人戳穿算计诈骗,‘花’青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心湖很想建议他干脆也扮作丫鬟,可比扮小厮有说服力多了。
  不过,也幸好他贪得无厌,不然,大师兄的命,可能真的就没了。
  问清方向,心湖拽着笑得一脸千娇百媚的‘花’青,专挑人少的小径七拐八拐地走。
  “你这种走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俩要趁‘乱’‘私’奔呢。”被心湖拖着,‘花’青暗讽道。
  心湖权当没听见,兀自走着。
  “站住,你们要去哪儿?!”突然,背后传来一威武雄浑的呵斥。
  心湖被吓得‘腿’肚子一抖,求救加怨念的眼神丢向‘花’青,而丝毫不敢看声音的来源。
  ‘花’青眉眼一挑,‘唇’一弯。
  “我们俩,准备‘私’奔呢。”语气那叫一个轻佻欠‘抽’。
  擦!心湖顿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个‘混’蛋,不带这么玩的!
  可等了半饷,却没听到下文,心湖疑‘惑’地扭转头,看向右后方,身材结实,长得浓眉大眼的一个‘侍’卫。
  但是,那双灿若星辰的墨眸却裹着一抹笑意,这种感觉,怎么琢磨怎么熟悉。
  “大……”心湖及时吞下‘欲’脱口而出的称呼。
  尼玛,丫鬟、小厮、‘侍’卫,都全了。
  这时候,心湖还算沉得住气,她佯装镇定,飞了白恒之一记眼神,装作随意打了个招呼,然后继续朝前走。
  刚走了两步,身后扮作‘侍’卫的白恒之却再次出声喝止。
  “站住,大庭广众,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
  噗……心湖一口血差点喷出,她无奈地转过身,看向白恒之。
  他盯着心湖拉着‘花’青的那只手,墨‘玉’般的眸,温度却极低,冷得能把四周冻成冰块。
  无语归无语,心湖也只好松开手,退后一步,悄然拉开与‘花’青的距离。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能吃这种飞醋。况且,她从来就没把‘花’青当成男人过啊……
  好吧,既然这两人一点都没有担心被发现被抓的自觉,她‘操’心啥,大不了一起逃出去。
  打定主意,心湖叉腰,双脚三七开。
  “说吧,我们现在是继续角‘色’扮演玩潜伏呢,还是主动出击把睿王爷给做了?”
  没有最雷,只有更雷……天雷滚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