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真不是时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漆黑的地窖‘洞’中,心湖和白恒之都看不见彼此的脸,视觉的缺失,却让听觉和触觉变得格外灵敏。
  心湖听得到白恒之略显低沉的呼吸,还有隔着薄薄衣料下,他肌‘肉’紧实的触感,隐约透着一种蓄势待发的张力。
  因为两人的存在,窖内的空气开始升温,让气氛愈发显得灼热和诡秘起来。
  “大师兄。”心湖开口,试图打破眼下尴尬和怪异的感觉。
  “嗯?”
  黑暗中,白恒之应了她一声,那声低哼,低沉而包含磁‘性’,若古琴的一根弦被拨动,音韵乍起,绕梁不绝,让人呼吸和心跳都被牵动的不匀了。
  呃……
  孤男那个寡‘女’,干柴那个烈火,这种暧昧得让人面红心跳的念头噌噌往上窜,叫人如何是好?
  心湖脸通红,耳根发烫,而坐在她一旁,彼此身体紧密相依的白恒之,自然察觉到她这不寻常的反应。
  “心湖,怎么了?”他语气带着关心。
  “喔,我觉得好热,怎么这么热啊,哈哈……”心湖拿手呼呼地扇着风,企图掩饰自己开始‘乱’窜‘荡’漾的‘春’心。
  “很热吗?”白恒之的嗓音莫名有些沙哑,问话口气却认真且无辜。
  “咦,你不觉得热吗,难道是我发烧了吗?”心湖更加尴尬不已,语带生硬地胡掰着,试图找借口‘混’淆视听。
  “发烧?我看看。”
  还没等心湖反应过来,她的额头上已经覆盖上一只大掌。
  这是一只长年握剑的手,掌心靠近虎口处略带薄茧,有些粗糙的质感贴在她的额头上,传递着略烫的温度。
  心湖的额头原本就热出了一层汗,他的手掌贴上来后,温热的掌心捂得她更热烫,不舒服让她下意识地转了转头,想脱离他的掌控。
  “别动。”白恒之出声阻止,另一只手掌住她的后脑勺,制止她‘乱’动的行为。
  这下,上下不是,下也不是,两只滚烫的手贴在她肌肤上,热得心湖不自在地全身发痒。
  但是因为心里有鬼,心虚的她不敢抗议,只敢不好意思地小声辩解到。
  “我没事。”
  “嗯,是没发烧。”白恒之表示同意到。
  当然没发烧,其实是发……
  咦,没发烧,那手怎么还不拿开,心湖察觉到古怪。
  “心湖。”没头没脑的,白恒之唤了她一声。
  “嗯?”
  心湖等了一会儿,却良久没听到下文,只是觉得有灼热的气息越靠越近,近到喷在脸上还带着轻微压迫的力度。
  “我想要你。”
  这四个字,清清楚楚地敲击在她的耳膜上,没有刻意拖长的语调,没有特意煽情的味道,却牵带起她内心一股不小的震‘荡’。
  说完这句,似乎他想留有时间给她考虑,停下了原本靠近的身体。
  “你再说一遍。”心湖的声音有点发冷,相比他的柔软,像一块硬邦邦的木头突兀丢过去。
  闻言,白恒之轻轻一‘抽’气,对她的反应,显然有些怔愣。
  “师兄,你再说一遍。”
  心湖不依不饶,脸凑过去,虽然看不到彼此的表情,但可以感觉到两人的脸已经距离不到一寸。
  “我想要你……”
  这一次,相较刚才,白恒之的语速缓而慢,却一个字一个字吐得认真而端正。
  “我一时情动,让你不愉快的话,不要在意。”他继续又补充了句,身体往后靠,表示拉开彼此的距离。
  气氛紧张胶着时,心湖却突然噗次一笑,一把拉住他的手臂,不让他离开。
  “我有说不愿意吗?你这个傻瓜!都跟你跳下来一起死了,平时看着‘挺’聪明的,原来……唔……”
  不等她继续耍贫,白恒之将她一把拥入怀里,温热的‘唇’堵上了她的嘴。
  由于心湖的主动配合,这个‘吻’,变得更加缱绻意浓,‘唇’齿间的滋味格外甜蜜。
  离地面不知隔了多遥远的地下窖‘洞’里。
  两人仿佛抛开了一切凡尘俗世,也不在乎什么时候能出去,也不考虑是否会有人来救他们,甚至不去想在这没水没食物的地方他们是否还能活下去?
  经历过一番生离死别,人会变得格外懂得珍惜,尤其是那些曾经被忽视,触手可及的幸福和温暖。
  心湖全身心都投入在这个‘吻’里,她的双臂在他的颈后紧紧‘交’缠,‘唇’用力厮磨着他的,恨不能将自己植在他身上,最大程度的相贴相融。
  面酣耳热之际,心湖不满白恒之迟迟不攻,主动伸手扯起他的衣服来,这王霸气势到颇有点打家劫‘色’的悍匪姿态。
  瞧她一副‘色’‘欲’熏心的猴急模样,白恒之低低地闷笑出声,既不阻止也不反抗,任她胡‘乱’扯着他身上的衣裳,一通上下‘乱’‘摸’。
  咚咚咚……咚咚咚……清脆的叩击声从石壁处传来。
  咦,听到动静,心湖和白恒之停下动作,不约而同朝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
  还是一片黑咕隆咚,叩击声停了。
  就在两人面面相觑时,唰地一下,石壁赫然‘洞’开,登时刺眼的光亮大作,两人有那么片刻的失明。
  等恢复视觉后,心湖‘揉’了‘揉’眼睛,看见师父,秦无炎立在光源处,俊逸的姿容,配上修长的身形,那叫一个天神下凡,威风凛凛。
  她不由反观自己,吓!
  此时,只见她身体相当不雅地半趴在白恒之身上,一只爪子撑在他身侧,另一只爪子还攥着他的衣襟。
  而白恒之的衣服上无数条凌‘乱’的皱痕,正彰显着刚经历过怎样一番惨无人道的摧残,也暗喻着两人之前正准备进行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轰地一下,心湖头顶冒青烟,面红耳赤。
  为了掩饰尴尬,她僵硬地咧开嘴角,朝立着的两人嘿嘿傻笑了几下,随后动作极为不自然地理了理自己的衣襟,从白恒之身上困难爬起。
  “你、你们来救我们了,真是……及时啊……哈哈……”
  明明应该是惊喜的语气,却配上她那一脸便秘状,显得虚假又矫情。
  不由让在场三人都觉得,她其实想说的是,你们来的怎么就这么不是时候啊……
  卡文了……挤出这两千字挤了一下午……呜呜呜……大家凑合凑合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