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第二种结局(2)教主离家出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秦无炎转身,拾起之前被阮止水丢在地上的软剑,随即走到阮止水的面前,凤眸斜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阮止水与他对视,‘唇’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当秦无炎手中剑的剑尖抵在他锁骨上时,他也只是扬起脸,若无其事一般地笑着,似乎毫不介意他接下来的动作。
  “我要你在她面前永远消失。”秦无炎冷冷地说道,幽黑的眸内煞气毕现。
  闻言,阮止水侧脸望向一旁的心湖,心湖被他眼神里的深意搞得一脸尴尬,默默擦汗。
  “凭什么?”阮止水天山净雪的脸上似乎‘蒙’上层薄雾,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就凭我看你不顺眼。”
  说话当口,秦无炎手中的剑向前戳了几分,很快,阮止水瓷白的肌肤渗出血珠,顺着剑尖向下滑落,一滴,一滴,如一朵瑰丽的红梅在他雪白的衣袍上缓缓绽放。
  “就像你说的,你我二人不能共存,要是自己不走,我就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阮止水低低笑出声来。
  “师弟,你还真是无情啊。”
  秦无炎眼中‘射’出锋锐地寒光,手指逐渐攒紧,剑身又朝阮止水的身体里没入了几分。
  此时,阮止水‘唇’线抿紧,面‘色’泛白,额头渗出薄汗,似乎在忍受痛楚。
  见此情状,心湖不由仰天长叹一气,唰地爬起身,冲到秦无炎身旁,一把抱住他握剑的手臂。
  “住……住手!”
  “那……那个……不看僧面看佛面好歹师兄弟一场……那个……一日夫妻还百日恩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才……”察觉到秦无炎周身的煞气越来越重,心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擦……她刚刚语无伦次到底在说些什么?!
  “总之,有什么问题平心静气好好沟通‘交’流嘛,哪有那么深仇大恨要搞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心湖给自己打气,继续语重心长地劝解道。
  “你的意思……你要留他?”秦无炎话锋一转,目光犀利。
  吖?心湖一愣。
  教主你这句话很有歧义喔,你是问我想要剑下留人呢还是把这个人留下呢?
  心湖低头琢磨,眼神不经意瞟到坐在地上的阮止水,只见他咬着‘唇’,手指攒成拳,就像一个被人欺负在默默忍受痛苦的可怜小孩。
  一时间,心湖‘女’侠同情心泛滥,母‘性’光环罩身,掷地有声地吐出一个字。
  “是!”
  她说完这个字,全世界突然静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听到一个如散发着千年冰窖寒气的声音。
  “好,他不走,我走。”
  心湖还没回过神,黑‘色’的身影已如风筝一般地飞走了。
  登时,望着秦无炎刚在站着的地方,现已空‘荡’‘荡’,心湖满头黑线。
  她,她惹教主生气了?所以,教主离家出走了?
  汗……
  山崖顶上的风特别大,几乎呼啸着从身上刮过,心湖将衣服裹紧,搓了搓被冷得起疹子的手臂,朝阮止水说道。
  “我们先回去吧,你身上的伤找师父给你擦点‘药’。”
  “那他呢?”
  这货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但是看他一身狼狈,心湖也不好发邪火。
  “送你回去,我再去找。”
  唉……她怎么就这么命苦哇……
  #####################################################
  事实是,若是教主生气了,后果果然很严重。
  唐心湖翻了好几座山头,一直跑到镇子上,也没找到秦无炎。
  “心湖。”
  因为长时间奔‘波’而疲惫不堪,心湖似乎产生了幻听,她摇头晃脑,继续朝前走。
  直到身后有只温暖的手掌拉住她。
  “心湖。”
  咦,不是幻听。唐心湖惊喜地回头,当看到站在身后的人是师父时,她的小脸毫不掩饰情绪地有些垮下来。
  “哎呦!”她脑‘门’遭到一记爆栗。
  看来,惹恼师父后果也不妙。
  望着洛冉初蹙起的眉头,心湖连忙屈身一把搂住他的手臂,腆着脸笑嘻嘻摇尾巴,讨好道。
  “师父,原谅徒儿吧,我这不是找不到人着急嘛。”她摇着胳膊撒娇。
  “你唷!真是‘女’大不中留。”洛冉初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看着她小脸殷切讨好地凑到他跟前,原本紧锁的眉头也逐渐舒缓开了。
  “师父,你说他不会真不回来了吧。”心湖眉间漾起一抹愁‘色’。
  洛冉初‘摸’了‘摸’她的脑袋,眼神飘远不知落在何处,有些意味深长道。
  “又不是小孩子了,该回家的时候自然会回家,若不肯回来,就先随他去吧,总有想通的时候。”
  心湖似懂非懂,听听又觉得有那么点道理。
  洛冉初抬眼望了望漫天的霞绯,说道。
  “时候不早了,我们今夜找家客栈留宿吧。”
  咦?心湖不无诧异。
  师父不是有人群恐惧症么,不仅下山来找她,还要住在客栈里,这是何缘故?
  洛冉初似乎看穿她的心思,刮了下她的鼻尖,脸上笑容温润如水。
  “傻丫头,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心湖眨眨眼,依旧百思不得其解。
  “今天是七夕。”似乎觉得她驽钝,洛冉初抬指又刮了下她的鼻子,。
  “噢!”心湖恍然大悟。
  很快,脸上飞起两朵红云,跟天空的绯‘色’相映成趣。
  师父的意思……是要跟她一起过情人节咩?
  矮油,这么主动,人家好害羞哦……
  #######################################################
  七夕,果然是一年里最‘浪’漫的一天。
  虽然是座小镇,比不上繁华的大都,但是天一黑,夜市红红的灯笼照亮整条街,道路上行着的都是年轻的男‘女’,表情都洋溢着幸福和暧昧。
  整个小镇,连空气中都弥漫出一股甜丝丝浓稠稠的气息。
  可是,总有那么一两个不解风情的主。
  “师父,我要吃糖葫芦,给我钱!”
  一开始,心湖跟洛冉初牵着手,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走,头一回跟师父在大庭广众如此亲昵,她还颔首娇羞状。
  可是,走了约莫一炷香,嗅着夜市里各种小吃散发出的浓郁香气,她瞬间就吃货上身了。
  这不,刚买了两串糖葫芦,她又像小狗一样耸着鼻子,眼睛一亮,视线循向气味传来的方向。
  她拽着洛冉初的手一边摇晃,还一边‘激’动道。
  “师父师父,臭豆腐,油炸臭豆腐,好香啊~~”她一边嗅着,一边‘露’出无比陶醉向往的神情。
  洛冉初看着她那一脸馋相,又无奈又好笑,掏出一锭银子放在她手里。
  “瞧你那猴急样,快去买吧。”
  “好嘞!”
  心湖一拿到钱,就像撒欢的小狗一样,兴奋地朝卖臭豆腐的摊子扑去。
  就在心湖钻进小巷子买臭豆腐的时候,洛冉初侧颜,朝身后一人说道。
  “就打算,这么一直跟着我们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