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团圆之小剧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二师姐,二师姐,快醒醒!”
  正在美美睡梦中的心湖是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唤醒的,而且叫她的那个人声音听起来相当着急。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缓缓睁开眼,视野里出现一张熟悉却又久违的脸。
  “三……师弟?!”心湖的语调先是疑‘惑’,尾音上扬充满惊奇。
  “是我啊二师姐,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迷’糊着。快,快点起来,师父,师父被妖怪抓走了!!”此时,陆谷书素来沉静的‘精’致容颜上布满焦急,着急上火。
  “啥米?妖怪?!”
  闻言,心湖只觉一头雾水,有听没有懂。
  她的脑海中自动描绘出师父被传说中那长着牛头马面,或者青脸长獠牙之类奇怪模样的玩意儿抓走的画面,当下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可思议。
  “是啊!二师姐,你怎么不着急啊,妖怪把师父抓走了,咱们得快去找大师兄!!”陆谷书一副心急火燎急不可耐的模样,抓着她肩膀一阵狂摇,似乎想让她从这种‘迷’茫状态迅速清醒过来。
  “大……大师兄?”心湖却只会继续呆呆地重复他的话,恍惚无比。
  “是啊,大师兄跟师父赌气回家去了,我们得马上去找他,只有他能救回师父!快走!!”
  顾不上跟她再啰嗦,陆谷书一把将心湖从‘床’上拽下来,拉着她就急匆匆往外冲。
  (⊙o⊙)啊!整个过程,心湖都保持着这个表情。
  腾云驾雾,驾着棉‘花’样的云朵在空中急速飞行,心湖完全懵了,大脑一直呈现短路状态,连续重复着刚才三师弟口中的那些片段词汇。
  比如说,师父被妖怪抓走了?尼玛师父他老人家与世无争且武功盖世怎么会被妖怪抓走。
  还有……妖怪?那是什么东西?要吃人吗?
  再有……大师兄回家了?他回皇宫了吗?不对呀,心湖挠挠头,现在不是‘花’青当皇帝吗,他能回?
  “二师姐,‘花’果山到了!”
  陆谷书拉着她咻地驾着云从天上稳稳落到地面。
  心湖抬头望着凌空挂在眼前的大瀑布,就像条大白绸子一样从高空垂挂,水声轰鸣迸响,水雾弥漫,水珠晶莹四溅开。
  “别发呆了,咱们快进去找大师兄吧!”
  擦,还不等她流‘露’出怀疑诧异的表情,人已经被陆谷书又扯着嗖溜一下飞进了瀑布中。
  穿过瀑布稳稳落地,竟然别有‘洞’天,里面竟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穴’,‘洞’口还刻着‘水帘‘洞’’三个大字。
  接着,陆谷书轻车熟路地拉着她朝‘洞’里走。
  然后,她就见到了大师兄。
  从没见过这样的白恒之,他坐在高高的石椅上,居高临下睥睨着她,气势张扬,锐不可当,周身仿佛有万丈金光闪耀,真真闪瞎她眼,好一个霸气外‘露’。
  陆谷书焦急情绪溢于言表,根本没什么寒暄的心思,直接脱口而出大声喊道。
  “大师兄,师父被妖怪抓走了!”
  闻言,白恒之猛地从石头椅子上站起,表情也是惊怒异常。
  “什么妖怪如此大胆,竟然敢抓我师父!速速带我前去!”
  额……等一等……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怎么她始终觉得完全不在状况呢?
  ##############################################
  甚至当心湖亲眼看到白恒之飞到雪峰顶,与那一身雪白皮‘毛’,连脸上都满是白‘色’绒‘毛’,体型巨大壮硕的妖怪缠斗起来时,心湖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原来妖怪长这个样子喔,它通体雪白,两只眼珠乌溜溜的,还长着雪白锋利的牙齿,看着‘挺’凶悍的。
  咦,慢着,这妖怪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等白恒之将妖怪三下五除二收拾了之后,摔倒在地上的妖怪竟然自动缩小变型,变身成一只动物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心湖望着已经不省人事的动物,惊讶喊道。
  “小白!!”
  幸好,它还没死,肚子上的‘肉’还在起伏颤动呢。
  这……小白变成妖怪把师父捉走,然后大白把小白给打了?
  就当白恒之准备再加以致命一击时,心湖刚想出声阻拦,遥远的天外突然飘来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
  “大圣,手下留情啊!”
  然后,一个腾云驾雾的白胡子老头从天上一晃,出现在他们面前。
  接着,那老头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大概意思是解释说这条小白狼是他养的宠物,因为徒弟笼子没关好所以‘私’逃下了凡界,没想到竟成了危害一方的妖怪,还为它胆大包天抓了他们的师父而深表歉意。
  但是他请他网开一面,留这孽畜一命,并同时保证一定回去严加看管,绝对不会放它出来在人间肆意妄为。
  于是乎,小白狼就被神仙带走了,师父被救了出来。
  师徒一行几人,继续上路。
  心湖整个过程都保持着沉默,试图理清思路。
  难道说……她穿越了?
  可是不对呀,那为什么师父还是师父,大师兄还是大师兄,三师弟还是三师弟,而小师弟则变成了师父的座驾,一匹大白马捏?
  当大白马幻化成小师弟的人形,心湖才认出来,真是吓了一大跳。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心湖终于忍不住,又开口发问。
  所有人用一种看白痴加同情的眼神望着她,此时他们已经认为她脑子出‘毛’病了。
  “心湖,我们现在是要去往西天取经。”
  “嗄……西天取经?”听到回答,心湖更加‘迷’茫了。
  “真是个傻徒弟。”师父目光慈爱地望着她呆头呆脑的模样。
  他脸上的笑容依旧那么温润如水,和蔼有加。
  “恒之,我看心湖‘精’神不太好,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落脚,歇息一下再走吧。”洛冉初提议道。
  “好。”白恒之咻地一下飞上高高的树杈,朝远处眺望。
  没一会儿,他就有了发现。
  “师父,不远处有座山庄,我们可以去那儿求借宿。”
  随后,白恒之吐出一口气,一行人马一晃眼,就被大风卷到了一座大宅院前。
  心湖抬头看向挂在山庄‘门’口的大牌匾,朱红‘色’的漆衬着三个烫金大字——‘高老庄’。
  这时,‘门’开了,她朝‘门’里张望。
  她瞧见一个翩翩美男正倚在回廊上,他的凤眸斜睨着她,薄‘唇’轻勾,妖娆魅‘惑’。
  作者:以上是个小剧场版,解释了一下此文的角‘色’原型。咳咳……请不要对作者飞板砖,不然她就没办法完成圆满的大结局篇,大家有觉得幻灭咩?^_^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