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结局 大家一起乱来 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碧落山庄比武大会第三十六场。
  经过一番残酷的淘汰比赛,如今还剩下五个‘门’派,进入了最后的名次争夺战。
  现在在场上对峙的是浣‘花’剑派的林掌‘门’和武当的张大侠。
  随着一声哐啷锣响,高高的比武台上的两人几乎同时出手,动作迅疾如闪电。
  因为两人的武器都是长剑,所以就看到一片白‘花’‘花’的剑光闪烁,叮哐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不绝于耳。
  两人一开场,就几乎使出了全部的功力,以求占得先机。
  台上打得难舍难分,台下观众看得目不暇接,跟前几日的热闹叫好相比,此时此刻的气氛明显紧张许多。
  因为,打到现在,已不是单纯的技艺切磋,事关武林排名的生死之战,武者都燃烧着旺盛的斗志。
  而台下的观众,‘精’神高度集中不亚于台上,事关赌局的输赢,怎能不紧张。
  相较于众人,心湖和秦无炎这几人坐在盟主贵宾台上,悠闲地品着茶,吃着瓜果,相当之轻松惬意。
  “云兄,你说比武这么‘精’彩,咱若是再来点佳肴美酒,岂不快哉。”打扮成阮止水的心湖腆着脸,笑嘻嘻地看着盟主云若扬,表情怎么看怎么带着点谄媚。
  旁边的秦无炎斜睨了他一眼,虽然依旧扮作平凡男子,但是漆黑眼眸中肆虐的妖邪之气,若瑕不掩瑜,让人心神为之‘荡’漾。
  “说实话。”秦无炎毫不留情地戳穿她的假仙。
  “我想喝酒吃‘肉’了。”心湖很直白。
  云若扬含笑会意,马上招来身旁的仆从去备膳。
  “还有……百‘花’酿……”心湖得寸进尺。
  云若扬很知味地加了吩咐。
  “云兄,你真是我见过最英明神武善解人意的盟主啊……”心湖毫不吝啬地鼓掌唱起了赞歌。
  身为一名资深没节‘操’的吃货,心湖很淡定地接受来自秦无炎和小师弟的鄙夷眼神。
  突然,秦无炎眼神一凛,目光移向人群中某处。
  注意到他的动作,心湖也好奇地朝那边望去。
  擦!当远远地看清楚,那鹤立‘鸡’群般站在包围圈外延的白衣人,正是阮止水时,心湖连忙抓起袖子挡脸。
  “他已经看到我们了。”对于她这种自欺欺人的行径,秦无炎毫不留情地吐槽道。
  心湖从椅子上站起,准备趁人不注意悄悄地遁走。
  可惜,她刚准备开溜,就被少根筋的小师弟发现了。
  “师姐,你要去哪儿,比赛还没结束呢。”
  “去茅房。”心湖捂着肚子,装作憋不住的样子。
  就在这时,阮止水已经施展轻功,飞上了他们所处的嘉宾台,将她拦了个正好。
  不过庆幸的是,全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比武台上,虽然有些人留意到这边的小‘插’曲,不过并未引起过多‘骚’动。
  “跟我回去。”阮止水不由分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我不。”心湖撅嘴,一脸不高兴。
  闻言,阮止水浅琥珀‘色’的眸中呈现慑人的冷幽。
  他不说话,就这么定定望着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脸,仿佛要戳穿覆盖在她脸上的面具,气氛一时被冻得凝结成冰。
  “乖,不要任‘性’。”阮止水施以软化。
  心湖瞪了他一眼,竟突然炸‘毛’,猛地甩开他的手,后退一大步。
  “我想回去自然会回去,我师父呢,大师兄呢,他们为什么不来找我?我就知道,他们不疼我了,只知道关心那个讨厌鬼,哼!”
  丢下这句话,心湖‘女’侠转身便一溜烟跑掉了。
  留下原来的几个人大眼瞪小眼。
  “师姐……她这是怎么了?”柳堇懵懂地睁大双眼,费解地问道。
  原来真是离家出走……
  云若扬看了看立着不动的教主和阮止水,表情若有所思。
  ##############################################
  心湖气呼呼地回到房间,将‘门’哐当踹上,一屁股坐在卧榻上,生着闷气。
  她离家已经一个月了,说不想念师父他们自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们竟然都不来找她!说明他们现在根本都不关心她了!!
  她就知道,男人靠不住,以前说什么心里只有她一个,说什么让她不要离开身边。
  这么多年的感情,结果都比不上那个突然冒出来,只会撒娇卖萌的讨厌鬼!
  说什么情比金坚,完全不敌眼泪三滴!!
  就在她自怨自艾之时,‘门’外响起一个声音。
  “心湖。”
  这嗓音如泉水般清润,飘渺,若轻风拂过湖面,在她心底卷起一层层涟漪。
  师父?心湖一愣,有些不敢置信地开了‘门’。
  果然,‘门’外立着的人可不就是洛冉初。
  看到心湖竟然装扮成阮止水的模样,洛冉初温润的容颜有些微讶。
  他的手抚上她的脸,有点不赞同地蹙起眉头。
  “怎么把自己打扮成这个样子。”
  原本还震惊中的心湖很快反应过来,将脸上的面皮撕下,‘露’出本来的脸。
  不过,见着洛冉初,她的眼睛变得红通通,看上去委屈得很。
  “师父,你都不疼我了!”她埋怨道。
  “傻丫头,怎么胡思‘乱’想。”洛冉初无奈又宠溺,将她温柔拥入怀里。
  “我没有‘乱’想,你们现在都不关心我!我出来这么久才来找我,之前也只知道照顾那个讨厌鬼!”
  闻言,洛冉初表情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而这时,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娘~”
  心湖虎躯一震,朝‘门’外望去。
  只见大师兄白恒之站在庭院里,而刚才发出声音的正是他抱在怀里的一个孩童。
  小孩约莫两三岁,模样生得很可爱,皮肤白嫩,嘴‘唇’红红的,大眼睛忽闪忽闪。
  “娘,抱抱~”小孩向她伸出藕一样白胖的小胳膊,眼睛紫葡萄一般水灵。
  心湖表情便秘般地纠结和挣扎。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走过去,把那小屁孩抱在手里。准确来说,是双手支着小孩子的胳肢窝,把他举在半空中。
  小娃娃却机灵地如八爪鱼一样,嗖地贴上她,圈住她的脖子在她身上蹭啊蹭,粉润的小嘴在她脸上吧唧,糊得她脸上都是口水。
  他这举动,让心湖‘女’侠的脸瞬间僵掉了。
  “师……师父……快……救我……”她神情痛苦地呼唤。
  见这对母子奇异的相处气氛,洛冉初和白恒之不由莞尔。
  不过,洛冉初还是很有同情心地走过去,接过孩子,抱在手里。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抢走了师父的怀抱,心湖‘女’侠只有在一旁干瞪眼的份儿。
  谁叫她这个当娘的至今都无法适应角‘色’的转换呢。
  而且,自从这个小家伙出现后,完全抢走了师父和大师兄的爱,她当然会吃醋,生闷气,离家出走咯!
  哎,做‘女’人真难啊……
  当妈的‘女’人,更是难上加难。
  师父和大师兄他们这群男人,却比她要得驾轻就熟得多,这是为什么捏?‘女’侠很怨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