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家一起乱来 下(本文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碧落山庄比武大会总决赛。
  毕竟正主在,所以心湖‘女’侠没有扮作阮止水的模样。
  洛冉初,白恒之,阮止水,秦无炎在阁楼上坐了一排。
  这是个很好的位置,既不引人注目,又是很好的高点瞭望位置。
  心湖远远看着云若扬和小师弟坐在看台上,又看了眼身旁的几个男人。
  她挠了挠头,总觉得这画面充满违和感。
  单看任何一个,都是气场无比强大的存在。而现在看到他们这样,怎么都觉得这种宁静与和谐让人难以置信。
  就在这时,一声娇滴滴的魔音从天外传来,穿过心湖的脑海,让她虎躯一震,抖上三抖。
  “娘,抱抱~”
  一转身,就看到她儿子水汪汪的紫葡萄眼,眨巴眨巴,朝她伸长手臂要她抱。
  心湖:b
  看着儿子无下限的卖萌模样,她一脸纠结为难囧。
  这里明明这么多男人,他为什么偏偏要她抱?
  心湖面‘色’紧绷的将娃娃接过,这次比上次好点,她学会用一只手臂从下面托起,另一只将他环住,但是姿势依旧僵硬。
  几个男人看她这样子,不由莞尔,但趋于一致地也没有要伸手给予援救的意思。
  就在这时,场外的人群传来巨大的喧哗声。
  “咦,这么快就出结果了?”心湖的身子不由朝栏杆外凑去。
  她这举动,无疑将屋内所有人的心都高高悬起。
  白恒之眼疾手快,连忙接过她怀里的宝宝。
  (⊙o⊙)啊!
  当心湖伸长脖子看清楚比武台上的情状时,不由震惊了。
  “那……那个老头……是祖师爷吗?”
  她眯着眼睛试图看清楚。
  这时的台上,一左一右横躺着两个人,不正是进入决赛的两位掌‘门’么。
  而站在中间,笑呵呵的白胡子老头,虽然说面相生,但是那明晃笑容下隐藏着的猥琐,心湖相信自己的直觉。
  她转过身,神情无比严肃地望向秦无炎。
  “现在这个情况怎么判,我可在武当派掌‘门’身上压了整整50两银子啊!!”
  众人:“……”
  ##############################################
  一天以后,经过当时在场的江湖人士口口相传,成就了一个街知巷闻的版本。
  “那真是神仙啊!!他仙风道骨,一身仙气飘渺,突然间从天而降,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出招的,就在那么一晃眼间,两位武林高手已被撂倒在地,再也起不来了。而那位仙人朝众人浅笑一会儿后,便乘着金光闪闪的云朵,随风而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见此仙人之姿,我辈此生无憾矣。”
  而当事人是这么说的。
  “当时吧,我就看着这两人打着‘挺’起劲的,一时技痒,就去过了两招,谁知道他俩那么不经用,我才出了一招,就都不醒人事了。”
  心湖白了他一眼,手指缠上他的一缕白胡子。
  “真的么?”她话语里充满质疑。
  “小丫头,你不信我?”祖师爷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无辜地望着她。
  “那这袋银子……还有你‘床’下那箱钱是怎么回事?”心湖‘唇’角勾起一丝不怀好意的笑。
  “你这丫头……”老头连忙伸手护住自己的钱袋。
  “我听说在赌局的最后一天,有一个人下大注赌了个平局。双输,可不就是平局?哼哼……”心湖一只手猛地揪了下他的胡子,趁老头一时吃痛,眼疾手快一把将那钱袋抢了过来,并揣进怀里。
  钱袋被抢,老头一脸家‘门’不幸痛心疾首状。
  “你这个恶婆娘,我一定叫冉初和无炎休了你!!”
  “嗯?”心湖笑眯眯地再次将手指抚上老头洁白的长胡须。
  “我今天听云若扬说,比武比赛的第一名原本有设置丰厚的奖金,可是因为最终赢了比赛的大侠消失无踪,所以他准备拿这笔钱来招待所有‘门’派。”心湖状似闲适的口‘吻’吐出一个消息。
  “什么?!不行,那钱是我的!!我要拿来买酒喝买‘肉’吃,凭什么给别人!!!”吼完一句,老头就一溜烟飞了出去。
  等老头走后,心湖喜滋滋迫不及待将钱袋掏出来,解开绳子,开始数里面的钱。
  就在这时,咻地一声,她眼睁睁看着手里的钱袋被一条白练给卷走。
  “阮止水!那是我的钱,还给我!!”
  心湖猛地抬头暴吼,却发现手持白练的人竟然是洛冉初,她的表情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柔和下来,冲洛冉初撒娇讨好。
  “师父,别逗人家啦。”她伸出手‘欲’要回。
  洛冉初一脸淡然地将钱袋塞进了袖子里。
  “以免你出去‘乱’‘花’钱,这钱充公,正好要给娃娃买匹缎子做衣裳。”
  “师父!!”心湖急得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到嘴的‘肥’‘肉’飞了,真是……
  对心湖‘女’侠来说,强盗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夫管严!
  ‘私’房钱什么的,怎么这么难存啊!!
  #####################################################
  晚宴是个好地方。
  对于一个资深吃货,盟主举办的这种高级别武林盛宴简直是蹭吃蹭喝的天堂。
  不过,她一反常态,并未去碧落山庄的宴厅,而是趁众人其乐融融汇聚一堂之际,悄悄地潜入了储藏室。
  她早就打探好了,那天丫鬟去取百‘花’酿的时候,她就长了个心眼跟在后面。
  果不其然,云若扬这家伙在上次她偷酒事件后,就把所有的百‘花’酿换了个地方存放。
  但是可惜呀……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心湖‘女’侠这种属于典型防不胜防的一朵奇葩啊。
  ‘摸’进储藏室,心湖在墙壁上敲敲打打一番后,顺利找到暗格,发现了上百瓶尘封的百‘花’酿。
  这次她学聪明了,从怀里‘摸’出一个大油纸包,里面装着她早准备好的下酒菜。
  说实话,她这日子过得憋屈啊,虽说美人夫君好几个,可是掌握好其间的平衡艺术,又岂是她这种凡夫俗‘女’可以办得到的。
  再来,又生了个娃,她一下子仿佛变成了后妈养的,师父不疼,师兄不爱的。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那个成天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小鬼夺走了。
  所以,这次下山,一半是赌气一半是透气,呼吸下自由空气,才知道自己有多苦‘逼’。
  心湖一手拿着卤‘鸡’‘腿’,一手拎着酒瓶。
  一口酒一口‘肉’,但求醉生梦死,忘记前尘俗世。
  喝着喝着,心湖就晕乎了,不过她早有准备,既然不能醉卧美男温柔乡,好歹醉卧美酒逍遥乡。
  她倒在稻草垛里,就准备呼呼大睡。
  就在这时,咯吱一声,贮藏室的‘门’开了。
  心湖虽然醉醺醺的,但是意识还在,‘迷’‘迷’瞪瞪间,失焦的眼眸逐渐对上一张俊朗的容颜。
  擦,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话说,盟主现在不应该在宴会厅款待江湖人士吗?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云若扬抱臂睥睨着她。
  “教主找你呢。”
  “不去!!”心湖酒气上来了,甩胳膊蹬‘腿’,耍赖不肯起。
  云若扬无奈蹲下身,本来清醒的时候就是难缠的货,喝醉了以后更是不能以常理论。
  他只好伸手将她扶起。
  心湖爪子狂挠,脚狂踹,摆明一副极度不合作的态度。
  云若扬只好点了她的‘穴’将她抱起,心湖气呼呼地撅着嘴。
  才走了一会儿,她突然觉得被封了‘穴’的身体里有股暖流在流走,乍然才记起曾经吃了师父和秦无炎给的血凝丹,所以她可以自行冲破‘穴’道。
  眼中‘精’光一现,心湖作‘弄’之心大起。
  她先头一侧,装作睡过去的乖巧模样。
  云若扬见她好容易安静下来,终于长舒一口气,于是便降低了防备,朝她住的厢房走去。
  心湖原本也就是想吓他一跳,突然耳边听到水声咚咚作响,知道他们现在大概行至石桥上。
  心湖唰地睁开眼,趁云若扬一时不察,猛地推了他一把,并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准备害他落水后翩然落地。
  孰料,好死不死,云若扬被她推的身体摔向水里,双手正好摆到她的脚处,于是他下意识握住了她的脚踝。
  ‘噗通’一声,好大的一片水‘花’溅起,两人一起落进水里。
  夜晚的温度不高,被冷水一‘激’,心湖的酒意也登时醒了大半。
  幸好水不深,才淹没到膝盖而已,于是两人很快爬上岸,但俨然已成了两只落汤‘鸡’。
  “都是你不好!干嘛非要抱我,让我自个儿呆着不好嘛!!”
  冷风吹着,身上湿着,郁卒的心湖不由埋怨道。
  可意料之外,她的指责,却没得到云若扬的任何回应。
  心湖不由气闷,怒瞪向他,却见云若扬站在那里,水顺着他的衣袍角滴滴答答,他却抬头目光望向左方的回廊。
  她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赫然发现拉拉杂杂江湖人士,加上山庄的‘侍’卫婢‘女’一大堆人,直勾勾盯着他们两个,大眼瞪小眼,却半饷没人出声。
  气氛,无比的尴尬……
  心湖想起自己刚刚大声抱怨的话语,突然发觉那句话的涵义是如此引人遐思。
  果然,对上众人的眼神,复杂又暧昧不明。
  “盟……盟主……唐……唐姑娘……你们要不要先去换身干净衣裳?”还是老管家先回过神来,结巴问道。
  一听到唐姑娘这三个字,武林大侠们纷纷‘露’出了然的神‘色’,表情更加八卦暧昧。
  云若扬轻颔首,淡定地向在场的众人表达失礼的歉意。
  见心湖像根木桩子样杵着不动,他扯了下她的衣袖,示意她赶紧闪人。
  可是,苍天怜见,她不是不想走,是动不了哇。
  隔着层层人障,她分明看见她的几位夫君,他们的‘唇’角不约而同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容。
  心湖的冷汗随着水珠一起滑落。
  好可怕……怎么突然觉得后背这么‘阴’冷呢?
  似乎老天爷还嫌场面不够热闹,遥遥地传来一声充满穿透力的脆嫩童声。
  “娘~~”
  看来,作为一名风光无限的爬墙‘女’侠,她要永垂不朽了,心湖不无悲催地想。
  结局就是大团圆啦~~至于宝宝,第一个当然是师父的,以后会有更多,我们的二师姐也会在当妈的道路上跌跌撞撞的前进。
  感谢陪着此文一路走来的孩纸们……感谢阳光下的珊瑚虫,纳兰以风,yuyu678,喵条薯‘女’,小爷‘乱’入,mengyq,你们这些萌物的一路相伴……感谢每位愿意为这篇文‘花’时间阅读的可爱童鞋。新坑毒‘女’进化论,跟这篇风格不大一样,男主‘女’主试图走恶毒坏人路线,有兴趣的同学欢迎跳坑。
  更多‘精’彩内容值得期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