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恐怖初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正当陈静宜手舞足蹈地享受这份静谧的美景时,远处的两个男人互持手枪指着对方,彷佛下一秒就要置对方于死地,可是看到这里忽然闯入一位不速之客,又彷佛这种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怨气都转移到她身上。当兴奋劲一过,自己的眼前忽然出现这么恐怖的一幕,陈静宜的大脑像被卡住了一样,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嘴巴也随着惊讶的喊叫声转为O字型,大概愣了几秒钟,陈静宜的大脑马上运转过来,内心拼命地在想该怎么办,如果她此时跟对方说,对不起,我是无意闯进来的,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继续,对方会放过她么?搞不好会等她一转身,对方就用枪击让她一命呼呼了,这个方法行不通,哦,对啦,自己以前跟季小言讨论过的,如果遇到不可扭转的霉运,就假装晕倒,想到这,她嘴角忍不住向上弯起了一个弧度,然后假装晕倒的缓缓倒下去。
  说是倒,其实就是慢慢地躺下去。她以为自己表演的天衣无缝,可是却让雷少晨和龙翼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小妞在玩什么把戏。所以都震惊地维持各自的姿势,想看看这个搞笑的女孩在干什么。又或者是想要作出什么动作来吸引他们的注意,相比那些一上来就装娇羞无比动作却无比风骚撩人的女人,这女孩还挺有意思的,竟然在得知被清场的情况下还敢上来,也算够大胆的。
  陈静宜偷偷地睁开半只眼睛看刚刚对峙的两人,却发现情形依然是那么的骇人,怕对方发现她,她赶紧又闭上眼睛。心里在琢磨,估计对方是在观察她是否真的晕过去吧,自己现在一个柔弱女子肯定是无法跟他们对抗的,还是放轻松点假装晕过去吧,等他们发现她真的晕了,也看不到他们的不法行为,自然就放过她了,而她的小命也可以保住。这么想着,她就开始整个人放轻松,再加上白天坐了一天的火车,这会竟然呼吸均匀起来,睡着了。
  “雷少,这女人该不会睡着了吧?这么久都没有动静。”龙翼终于开口打破沉默,把抢也放下来。
  “谁知道这女人玩的什么把戏,装的吧。”说着也把手枪收起来,咱们走吧。说完便独自向着电梯走去。
  “雷少,这回咱们的拔枪速度还是打成平手,期待下次你会有所突破!因为下次我可不会让你了”龙翼得意洋洋地转着手枪。
  “哼,刚才要不是那个女人忽然闯入,我愣了一下,早就赢你了,真是该死的女人”雷少晨低低地咒骂了一下。
  “我们就这么走了么?我看那女人不像是装睡,我们就这样走会不会不大好啊,起码把她带上床去消遣一番嘛,你看她那头乌黑的长发,再配上标准的瓜子脸,一身的白裙,要是我再年轻几岁,肯定就追她,和她来一场纯纯的初恋......”龙翼一边说一边露出YY的表情。
  “龙少,你就别那么无耻了,还初恋?你上幼儿园就已经没有初恋了,还有,看着越清纯的女人,其实都不知道被多少人上过,难道你没有看过夜玫瑰俱乐部里面的女孩,哪一个不是清纯无比,相信你比我更清楚吧。”雷少晨不满地回应龙翼。
  “得啦,我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女人是单纯可爱,美丽善良的,除了你的欣梦儿。”龙翼随口就嘟囔了这么一句,却没有想到提起了雷少晨的情伤。
  雷少晨的眼光暗淡下去,再也不说话,龙翼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也不吭声,两个人都开始沉默起来,就在他们转身踏进电梯的那一刻,天边划下了一颗闪耀的流星。
  “小姐,你醒醒,你怎么睡在这里?没事吧?”早上一早过来打扫卫生的阿姨费了好大的劲才将陈静宜摇醒。她睁开大眼睛,迷迷糊糊地打量周围的环境,忽然间醒悟过来,原来自己在许愿馆睡着了,昨晚的一幕幕又回到脑海里。想到那两个男人,陈静宜马上惊慌地抓着清洁阿姨的手,急切地问“阿姨,请问这里昨晚有没有发生凶杀案?”
  清洁阿姨听到这个女孩的胡言乱语,以为她发烧了,便说“姑娘,你说什么呢?是不是感冒发烧了?你赶紧去看看医生吧,怎么会在这里睡,虽然是夏天,可是这里晚上湿气挺重的,女孩子睡觉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保暖,不能受凉的。”被清洁阿姨这么一说,陈静宜知道自己被误会了,马上吐吐舌头,自己爬起来,跟对方道再见就走了,心里却开心起来,原来昨晚没有发生枪杀案,可是转念一想,如果对方杀人了,肯定会清理现场,自己要不要去报警呢?毕竟是一条人命。可是自己昨晚还是目击证人,如果报案了,凶手会不会把自己也灭了,不然他自己可就要坐牢。想想自己不过是来毕业旅游的,连小命也搭进去,不值得。这么想想,只好安慰自己看看今天或最近的报纸再说,如果真有凶杀案到时候自己是一定要过来指证,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搭电梯下了楼,静宜马上打电话给季小言,可是手机回应她的依然是机械的对方不方便接听电话,无奈之下,静宜只好先打车回旅馆。打开房门,看到季小言盖着被子好像在睡觉,可是身体却不断地颤抖着。难不成......静宜脑海里闪过不好的念头,马上奔过去。
  “小言,你怎么啦?没事吧?别吓我啊。”掀开被子,看到季小言满脸的泪痕,估计已经哭了好长时间,眼睛和鼻子都通红通红的,鼻子里还流着鼻涕。
  “他不要我,他说只是和我玩玩的,就算我说和他上床,他都不要,说我不要脸,想借此纠缠他,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四年了,我爱了他四年,他怎么可以......静静,你说是不是我太主动吓坏了他?我......。可是我再过半年就结婚了,是我爸妈定的对象......我......”季小言一边哭一边说,后来越说越难过,竟然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看到好友这副模样,静宜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把小言揽入怀中,拍着她的背说“乖,别哭了啊,再哭就不漂亮了。咱们言言这么优秀,这么漂亮,他不喜欢是他的损失,咱们才不稀罕他那种二手货呢?对不对?还有,再过半年你就要结婚,如果你不喜欢他,咱们就逃婚,直到我们美丽可爱的言言小姐找到白马王子为止。”
  “真的?可以逃婚吗?”季小言听到逃婚这话,停止了哭泣。
  看到小言终于不哭了,静宜这时候只好顺着自己的话,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你到时候可要帮我啊!”像是不信似的,季小言又补了一句。
  后来她又安慰了小言一会,大概是经过一夜的折腾,小言终于睡着了。
  静宜便轻手轻脚地收拾起行李,这个地方是坚决不能再呆下去,免得刺激小言。
  等到小言醒过来,静宜已经订好机票,打包好了行李。跟小言说出自己的打算,她并没有反对,两个人便带着行李回A市。这一趟波折的毕业旅行画上了句号,可是有些事情却刚刚拉开序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