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替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晚上静宜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发布招人的广告,希望尽快可以招到合适的人上岗。雷少晨接了个电话,跟她说要出去一下。他不在静宜反倒觉得更加自由,可以不用禁锢着彤彤,让它到处跑,玩儿。
  发布好广告,她又看了一下店铺的销售情况,处理了一会购买者的咨询,便开始构想系列作品的事情。打开作图软件,开始把自己的一些设想慢慢地勾略出来。
  这一忙就是三个小时,等她把几个作品都弄出来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伸伸腰抱着彤彤玩了一会,便拿着衣服进浴室洗澡。她的卧室是客房,虽然面积不小,但是并没有浴室,只好到家里的公共浴室洗澡。公共浴室很干净,也没有放什么洗漱用品,想必他平时都在自己浴室里冲凉,静宜便把自己的洗漱用品一一的放上去。
  从浴室出来,往雷少晨的房间瞧了瞧,看见他屋子里的灯没有亮,想着他应该还没有回来。便随意地拿着浴巾边走边擦头发,头发上的水珠挂在她晶莹剔透的皮肤上,增添了几分性感。
  不想再对着电脑的她,便无聊地把电视机打开,看娱乐节目,手上拿着刚买的薯片一边看一边吃,怀里的彤彤不断地蹭来蹭去,想要抓她手里的薯片,静宜一边抱着它一边不断地把手里的薯片移来移去。结果丝滑的睡袍已经滑落至肩膀。
  喝得醉醺醺的雷少晨一进门就看到这么香艳的一幕,歪歪斜斜地向她走去,坐在沙发上的她由两个变成了三个,四个,摇摇头,像是要把她看清楚,可是却更加的费劲,盯着盯着,眼前忽然出现了欣梦儿的影子。
  她就坐在哪里,微微地对着他笑,招手让他过去抓她。“哈哈,你抓不到我,抓不到我就不给你亲哦,大笨猪。”
  “你说谁是大笨猪,啊,看我抓到你怎么惩罚你,小笨蛋。”说完便向她扑过去。
  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幻想,此刻被酒精侵蚀的大脑忽然间出现梦儿的身影,雷少晨囔囔地说“不要跑,我来抓你了。”
  看着他一副炙热的眼神露在自己的身上,静宜忙把自己的衣服拉好,起身把他扶回房间,不明白他出去的时候好好的,怎么回来就一副醉醺醺地样子。帮他把薄薄的黑色皮外套和鞋子脱下来后,静宜累得半死,她一边脱,他就一边动来动去,好不容易脱下来,她已满头大汗,等会估计又要冲一下身子才能睡觉,不然黏糊糊的,难受。
  打算出去给他冲杯蜂蜜水,结果他不知怎的拽住她的手:“不要走,陪我。”静宜心里一顿,一迟疑,便被他大力一拉倒在他的身上……
  他最后满足地睡过去,静宜在浴室里不断地冲刷着身体,一遍又一遍,彷佛要把他留在身上的气息都冲走,温温的洗澡水和泪水混在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浑身觉得发冷的她便关掉热水,随意披着睡袍倒到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只是偶尔会有眼泪从眼角流下来,温热温热的…..
  自己一开始就知道这样的婚姻是不会有爱情的,也知道他有一个欣梦儿,但是当这一切就这么刺裸裸地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心里还是止不住地疼,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是爱上了他吗?不可能的,怎么会爱上他呢?“怎么会,”一边低声地说出口,一边轻轻地摇头。
  不知不觉中,眼泪也流干了,她还是睡不着,喉咙都开始生疼,眼睛闭上都发涩,抑止不住的伤心。慢慢地起来穿好衣服,打开笔记本开始绘设计稿。
  一开始大脑不停地分神,直到后来便慢慢地暂时忘记刚刚发生的事情,投入到创作中去……等到天亮实在是太困,便沉沉地睡去……梦中不断地有个女人想要抓住她,让她把东西还给她,她不断地尖叫“我不要,那不是你的东西,不是你的…..”
  被尖叫声惊醒,雷少晨摸了摸晕晕沉沉的额头,忽然间想起昨晚的事情…..
  昨晚他和郝逸东几个约好在野玫瑰俱乐部聚聚,聊聊最近的局势,顺便谈谈黑豹重组的问题。黑豹是他们四个人私底下成立的组织,专门打理那些不能通过白道来解决的问题,最近因为组织中混进了卧底,所以不得不对组内的成员进行清查和重组。
  正在他们讨论的当下,倪安云过来找梁皓杰,身后跟着倪安洁,梁皓杰便拥着佳人先行告退。但是倪安洁却留了下来,目光闪亮地盯着雷少晨,硬要往雷少晨和郝逸东中间挤,看到她这情形,郝逸东识趣地往旁边移过去,倪安洁马上坐下来拉住雷少晨的手臂撒娇,“少晨,你还记得我吗?你一定记得是不是?我是倪安洁哦”不等雷少晨回答,就自己报上家门。
  雷少晨怎么会忘记这个女人,上次在家里不就是她打断了他的好事吗?要不是她坏了好事,他也不至于让静宜有机可乘躲进浴室,然后又被她气得失去理智和她定下婚约。这一切都怪这个多事的女人!
  看着她不断地往自己身上靠,雷少晨忽然觉得一阵反感,想要伸手把她推开,谁知道倪安洁开口提起张欣梦:“少晨,人家知道没有梦儿姐漂亮,也没有她那么有气质,但是洁儿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的嘛,和那个陈静宜相比,洁儿很听话乖巧,不会惹得您生气的哦,如果你不和她结婚,你要让洁儿怎么样都答应。”说完还羞答答地低下头,好像雷少晨马上就要把她怎么样。
  “谁准你拿自己跟梦儿比的?”雷少晨转身捏住倪安洁的下巴,声音冰冷地说。这样一个俗气的女人,拿自己跟梦儿比简直是对梦儿的侮辱!
  被雷少晨捏得生疼,倪安洁不禁有点害怕起来,“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她是你的禁忌,但是你如果真的那么爱她,怎么会跟陈静宜那个女人结婚!你就是自私!更何况!”倪安洁咽了咽口水,接下来的话忽然间打住,不再说出口。
  “更何况什么,说!”雷少晨脸色一变,双眼愤怒地盯着她。
  “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倪安洁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双眼攸地亮了起来。
  急于想知道她后面的话,雷少晨恨恨地松开了手。“你后面的话最好值得我这么做!不然你知道后果。”
  倪安洁知道自己彻底惹怒了他,有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像是给自己壮胆似的,说“更何况我比陈静宜更爱你!”说完便不等他回话慌张地跑了出去。
  雷少晨本来也不打算拿她怎么样,毕竟她是梁皓杰的小姨子,作出过分的举动对他也不好交代,但是这个女人也太名目张胆,不教训一下她她就不懂得守规矩。
  看到他这么失控的样子,郝逸东和张以墨两个人什么都没说,借口有事先走了,留他一个人安静地坐在那里,酒一杯接一杯地喝,直到烂醉如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