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她是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既然衣服的款式是十年前的,而爷爷又说他们家好几代都没有女孩子,那么这显然不会是雷家女孩子的衣服,究竟十年前是谁住在这里呢?难道是?
  很显然,静宜被自己内心的想法吓了一跳,如果真的如自己所想,是张欣梦,那么屋子里总会有她名字相关的文件,像是要印证自己的想法,她把梳妆台的抽屉拉出来,却没有想到自己完全愣住了,上面放着一份贴着女孩照片的简历,看标题是艺校报名简历,名字一栏填的却是“雷乐乐。”可是刚刚爷爷分明说雷家好几代都是生男孩的,怎么会有女孩子呢?她到底是谁呢?为什么没有人和自己提过?
  带着疑问在屋子里呆了一会,怕被别人发现她擅自进来,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便悄悄地退了出来,把门拉好,然后继续寻找雷少晨所在的房间。站在长长的走廊中央,静宜第一次感觉到大房子的不便,这么空荡荡的空间,总是让人不自觉地产生孤单的感觉,像是医院的感觉一样,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空间,有看不见的东西,会随时趁人不注意把她带走…..忍不住地打了颤,她有点紧张地敲着对面的房门,越敲越急,彷佛门再不开,她就会有危险一样,身子也止不住地抖动起来…..
  雷少晨听到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便不耐烦地走过去把门打开,门一开,静宜马上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抱住他。感觉到她身子的颤抖,他轻轻地把她揽入怀中,她不敢抬头继续哆嗦着把头埋入他的胸膛里。在他的安抚下,她好不容易镇定下来。
  雷少晨看到她不再像刚才那般哆嗦,脸色也红润起来,便拉过她的手,关心地问道,“你刚才怎么啦?又不舒服么?是不是又发烧了?”说完便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试了试,“没有发烧….”雷少晨带着疑问的神情看着她,希望她可以告诉自己答案,刚才怎么会忽然那个样子。家里就只有他和爷爷,还有杜管家以及做饭打扫的陈阿姨。难道是爷爷说了什么让她怕成这样?可是爷爷很喜欢她,又怎么舍得吓唬她,杜管家是爷爷的得力助手跟了爷爷几十年,后来他妻子去世了,儿子又出国工作,他便继续留在这里帮爷爷处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以其说是管家,其实更像是爷爷的朋友,两个人常常一起种种花、下下棋,偶尔还作伴出去玩,正是因为他的陪伴,爷爷才不至于那么无聊,至于陈阿姨,在雷家也工作了不下十年,她的丈夫当年因为赌债丢下她和女儿逃走后便再也没有回来,陈阿姨为人热心,待他和爷爷就像家里人一样,在雷少晨的心里,已经把她当成了半个奶奶,前年她女儿结婚,还是从这里出嫁的,把这里当成了娘家一样。对于静宜这个雷家未来的孙媳妇,他们肯定都会像爷爷一样疼爱她的,那她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怕成这样?
  静宜带着几分无奈望着他,心里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刚才的那种感觉,总不能把自己那种异样的感觉说出来吧,如果是那样八成会被当成一个神经病。稳了稳自己的心神,静宜想着在自己还没有想到更好的解释前,还是对此保持沉默比较好。
  可是看到她不说话,雷少晨的心情益加焦急,双手按过她的肩头,满脸诚恳地望着她幽深的大眼睛,说“静儿,看着我,不要害怕,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处理,不要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担着,知道不?”
  看到他如此认真的神情,静宜的内心又几分动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故作坚定洗望向他,说:“没有人欺负我,刚刚忽然间觉得不大舒服而已,所以就出现了那样的反应,你不用担心我,我真的没事啦。”说完便挣脱他的怀抱,还故意张开双手在他跟前转了两圈,证明自己的身体有多健康多棒。
  雷少晨紧紧地看着她,她越是故作坚强,他的内心就越酸,或许在她的心里,自己只是一个外人罢了,她刚才哪样的表现不是正好说明,她显然不信任自己,才不肯说出心里话的吧?
  可是明明是柔柔弱弱的神色,却还要在表情是气势上故作坚强,究竟她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孩子呢?此刻,雷少晨的内心第一次对她产生了一丝好奇,出现了一种想要好好保护她的欲望,不想再看到她这样的眼神和故作坚强的姿态,看在心里十分的压抑。
  转了两圈停下来后,静宜头稍稍有点眩晕,站不大稳,双手自然地在空中乱转一通,少晨心里一紧赶紧伸手去扶住她,自然而然地她便落进他的怀抱里,笑脸转而一红,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心里竟然有点舍不得离开,这么宽广的胸膛,多么让人依恋不舍,如果,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奇迹,让她可以一辈子拥有这一片宽广,她的人生会是多么幸运与幸福呀。
  “咚咚,咚咚,咚咚。”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静宜慌忙地逃离他的怀抱,雷少晨看到她这副小女孩的表情,嘴角不禁往上弯了弯,整理了一下衣服向小门走去过,打开门看到杜管家站在门外。
  “杜叔,什么事呢?”雷少晨轻轻地问。
  杜叔憨憨地笑了笑,说:“少爷,夫人,午饭已经做好了,我上来告诉你们一下,要是没事赶紧下去吃饭,别让爷爷等急了。”说完往屋里瞧了瞧,神色似是有几分尴尬,雷少晨也不解释,一口应承下来。
  “呵呵,要吃午饭了呀,肚子好饿了呢,我们赶紧下去吧。”说完她就要往门口走过去。雷少晨一把拉住她,轻佻地说:“这么急呀,刚才的抱抱不够呀。”
  一听到他这话,配合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似是一个痞气十足的小混混,哦,不对,应该是老混混,静宜心里不禁有点发毛,心里马上开始敲起小鼓,转而笑颜逐开地说:“那个,我刚刚发烧还没有完全好呢,现在肚子又好饿哦。”说到这里便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眼睛水汪汪地似是充满委屈,雷少晨心里一愣,不禁看得出神,轻轻地拉过她的手,顺着她的意思,向着楼下走去。
  整个午餐吃得甚是愉快,桌子上都是她爱吃的菜,爷爷非常疼爱她,一直笑呵呵地给她夹菜,她跟前的小碗被食物堆得像座小山似的,都快吃不下了,于是一脸苦恼地望向旁边的雷少晨,向投去求救的眼神。可雷少晨像是没有看见似的,继续扒着自己碗里的饭。静宜看到他这副欠扁却有无比帅气的脸,心里早就诅咒了不下一千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转而一丝狡猾闪过她的眼眸,明目张胆地把自己碗里的肉夹起来,放到他的碗里,末了还表现出一脸亲昵地对着他说“少晨,昨天我发烧,多亏你悉心照顾,为了要照顾我,你都没有好好休息,现在要多吃一点,补补啊。”说完朝着他调皮地眨眨眼,得意洋洋的小样。
  雷少堂一听她昨夜竟然发烧,忙问:“静宜,你发烧怎么不告诉爷爷,好让爷爷做点合你胃口的,你这丫头,以后记得提前告诉爷爷或者杜叔,知道吗?不要和爷爷客气,不然爷爷下次就生气了。”雷少堂顿了一下,继续说:“你现在怎么样,还有没有不舒服?”
  听到爷爷如此关切的语气,静宜赶紧说:“昨晚打了针烧就退了,又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现在基本好啦,而且,有少晨的悉心照顾,这病好得特别快呢。”少堂看到他们俩有这么多的互动,相亲相爱的,心里不禁偷偷乐开了花,哈哈地笑着说:“好了就好,好了就好,赶紧多吃点啊,看你身子骨瘦的。”
  心里不禁感叹,看来自己把他们俩凑一对是正确的,本来还想着如果雷少晨不答应和静宜结婚,他还得想几个法子,没有想到事情的进展顺利得超出他的料想啊!
  想到这些,心情愈加的爽朗,眼睛也迸发出惊喜的火花,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精神抖擞。
  后来雷少晨又和爷爷聊了一下美国分公司的情况,爷爷提到雷烨威和段亦菲会在婚礼前一个礼拜回来,静宜这才想起来,自己和伯父伯母也才只见了一面,不过就是那一面,已让她对他们俩都充满好感,不像是别的豪门家庭的父母,对媳妇很严格甚至是严厉,相反他们看起来和蔼可亲,因为经常在美国居住的关系,性格也很美化,跟他们相处,完全没有压力,反而会感觉到他们的心态很年轻,相处起来很舒服,谈话内容也比较随意,要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朋友呢。
  心里竟然有点羡慕他,有如此开明的父母疼爱着,还有宠腻着的爷爷。可怜她,只剩下爸爸一个亲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