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情到伤心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路上的人看到她,都露出异样的眼神,或许人们都在想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为什么抱着一只猫,穿着拖鞋,流着泪走在繁华的大街上,是被男友抛弃了、还是被朋友背叛、还是家里发生悲剧?看着她清瘦的身子孤单的走在马路边上,有好几个男人走过去搭讪,各人怀着不为人知的小心思。
  静宜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似的,依旧一边哭一边地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心里并不知道要走去哪里,或许她还有哪里可以去?刚搬过来这里没有多久,不认识路,身上没有带钱,此时的自己唯一的直觉就是往前走,或许等走到累了,会忽然间发现这不过是一场噩梦,梦醒后,她还是那个坚强勇敢的女孩,在做着等待白马王子的梦,会有英俊帅气的王子过来牵着她的手,直达幸福的彼岸。
  从小到大,虽然没有妈妈的疼爱,但是陈义唐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予她,从来都舍不得打她,哪怕偶尔调皮做错事,陈义唐只是耐心地教导她,启发她,最严重的一次她放学后跟着班里的男孩子去游戏厅玩到很晚才回家,他也只是禁止她吃晚饭并让她写悔过书而已,何曾受过这般委屈?
  人们常说,女孩比男孩要更幸福,结婚前有爸爸疼爱,结婚后有老公宠爱,她的一辈子都有人守护着,即使是折翼天使,也是幸福满满的折翼天使。但是,为什么自己的遭遇却是如此不堪?才和他相处没有多久,便伤痕累累,内心的防护即使再坚硬,也承受不住他这么激烈的打击啊,更何况还没有享受过他对自己的好,便已被他的残忍切割得体无完肤,她该拿什么来骗自己继续和他走下去?她真的有勇气继续面对他的冷言冷语吗?她是否还有力量和他对抗,承受他对自己的不信任甚至是鄙夷?又或许离开他才是唯一最好的结局?
  为什么心里是这么痛?为什么?
  直到眼泪模糊视线,才把手抬起来把眼泪擦干,可这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地往下掉,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起来,才发现,透过眼泪看世界,整个世界都在哭泣……
  看不清楚前面的路,便蹲在马路边上肆意大哭。此刻的彤彤十分乖巧地任由她抱着,像是理解她的伤心,伸出粉嫩的小舌头把她的眼泪舔干......
  也不知道是哭了多久,天色都已黑起来,夏末的夜晚凉意阵阵,出门的时候她就随意穿着一件短袖T恤,这会手臂都开始冷到起了些疙瘩,怀里的彤彤因为饥饿也开始烦躁起来,在她怀里动来动去。在彤彤的躁动下,静宜从悲伤中醒悟过来,自己现在很饿,又没有钱,该想个办法,不然再晚些时候就危险了,虽说这里是繁华的都市,但是夜晚是属于夜行动物类的人,此类人最喜欢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最近诸类报道也频频见报。
  自己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如何与他们周旋对抗?早知道刚刚出来的时候就带上手机,起码可以给小言打个电话,这下可好,既没有钱又没有手机,该怎么办啊?神啊,救救我吧。
  此刻的她早就忘记哭泣,心情稠密地分析着,转而被一种莫名的恐惧笼罩住,心里异常的紧张,越紧张就越是烦躁,越是烦躁就越没有心思想出合适的办法。现在自己总不能在跟前挂个牌子说求五元搭车吧?虽然经常在路上看到此类的行为,但是一分钱都没有,做个牌子谈何容易,又或者换个角度看,如果有钱做牌子求钱又怎么会沦落到没有钱搭车,哪有人会傻到把本来可以用来搭车的钱拿去做一个牌子,由此看来,他们百分百是专职骗钱,利用人们的同情心来满足自己的私欲,何等自私,何等败坏社会风德!
  此时肚子开始传来咕咕的叫声,静宜觉得倍感绝望。这么耗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先去查看下公交站牌,看看能否走路到小言那。说不定等会在路上会遇到熟人。打定主意,陈静宜一下子振奋起来,查看公交站牌后,大脑里对路线做了一个大概的分析,如果走大路的话,大概至少需要三个小时才能到,但是如果穿过河堤路改走小道路程可缩短一半,只是第二条线路不那么安全,河堤路那一带是KTV与俱乐部的集中营,晚上异常热闹,偶尔也有不少黑帮或者是某些团伙在那里做些不法勾当,如果碰到此种情形,想必自己更危险。但是按照如今的情形,唯有冒一下险,更何况自己现在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案,或许今天那里一片太平,自己会如过无人之境。
  选定路线,静宜便加快步伐前进。怀里的彤彤因为面对陌生环境,紧紧地抓住她,不敢有丝毫的放松。跟彤彤想比,自己放佛就是它的守护者,是的,她要保护彤彤,她比彤彤更强大,所以她不怕。心里不断地默想着不怕不怕。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后终于转入河堤路。夜幕笼罩大地,这里却比白昼还光亮,摇曳而五彩缤纷的霓虹灯不断地闪烁,跳跃,把人的眼睛刺得生疼。静宜无暇欣赏这里的灯红酒绿,眼睛不断地注意着周边的情况,步伐不断地加快,想要离开这里的心情比任何时候都要来的强烈。
  虽然自己是伤心难过中,但是并不代表自己要被坏人欺负或者因此遭遇不测,她的人生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来得及做,老天爷,一定要保佑她平安走过这里,到时候她一定会好好去答谢上帝耶稣,奉上无数的“金银珠宝”……静宜心里不断地念念有词,没有想到老天爷并不灵验,相反,让她事与愿违。
  “小姐,怎么走路的!”只见静宜一不小心就撞到了前面一个看似小混混的男人。静宜一看此人,心里不禁一抖,老天爷真是求什么什么不灵。
  刚刚她不过就轻轻地碰了他一下,这会竟然对她大呼小叫的,看来自己遇人不淑,得小心应付,想到这里,她故作镇定地道歉:“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哥哥在前面的KTV等我,我急着过去,匆忙之中撞到了你,实在是对不起。”所谓好女不吃眼前亏,自己低头认错总没错吧?
  “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吗?这样还需要警察做什么?你既然也承认撞了我,那你打算此事怎么了决?”被撞的小混混得寸进尺地说。
  “我已经道歉了,你们还想怎么样?”静宜知道对方故意纠缠,便把声音提高企图引起周围人群的注意。
  “兄弟们,这个Y头撞了我,竟然还敢大声嚷嚷,你们说该怎么办?”说完对他身边的几个年纪相仿的男人露出猥琐的笑。这笑落在静宜的眼里,心里一阵发麻,隐隐觉得不安。
  “小姑娘,你既然撞了我们大哥,我们也不强求你赔个十万八万的,这是法治社会,我们怎么敢狮子大开口,这样吧,你就陪我们几个玩一晚,这件事就算过去。”旁边的瘦个子建议道,边说还边色迷迷地打量她,让她觉得无比的恶心,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你们别太过分,我哥哥就在前面等着我,这会见我还不到,肯定会出来找我,要是看到你们这样欺负我,到时候恐怕你有十个脑袋都不够掉!”静宜故意虚构出一个哥哥,希望借此吓跑他们。
  谁知道此话一出,他们竟然大笑起来,瘦个子说道:“小姑娘,你真是很傻很天真,就算你哥哥出来又奈我们何?更何况我们人多势众,到时候可别把你哥给连累了。”说完,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静宜看到没有办法吓唬住他们,害怕的不断地往后退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