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时光流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雷少晨看到她走出去,内心里的盛怒一下子便失去了发泄的对象,转身去酒柜里拿出酒拼命地灌,才喝没有几口,就接到他助手苏岩的电话,说公司有几分关于系列酒店发布的文件急需他亲自签,不得已,雷少晨只好带着糟糕的心情回到公司,脸上布满阴霾,公司的员工都不明就里,不敢轻易靠近他,想着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今天还是不要去找他。
  苏岩却像没事一样,把需要签署的文件一一拿给他,接着对他说出下午的行程:三点要开一个股东大会,四点需要和胖子赵立年他们谈度假村的初步开发案。
  雷少晨说了声知道便让她出去,苏妍自然不敢自讨无趣也退出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嘴角露出了前一抹淡淡的带着几丝得意的笑…..
  雷少晨静下心来处理了一些文件,然后脑海里便开始浮现她的身影,特别是她出门前那一抹冷淡而又怨恨的神色像是长了翅膀一样,一直在他的心里盘旋缠绕,让他心里不断地滋长出一种淡淡的抑郁。记得她出门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就抱着彤彤出去,好像连钱包也没有拿,脚上随意穿了一双拖鞋,这里离她的小公寓距离不近,她一个女孩子这样出去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又或许身无分文的她会去野玫瑰做兼职?
  烦乱的思绪不断地侵扰着他的大脑,控制不住它们往上冒的趋势,努力地把股东大会开完,却再也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只好通知苏妍把度假村开发案的讨论延后。
  开车回到公寓后,他开始沿着附近的道路寻找,可是根本就没有他的踪迹,天色越来越黑,不得已的情形下只好向张义墨要来小言的电话,打过去询问没有想到得到的结果竟然是她根本就没有联系过小言。仔细地想想,那种情形下的她肯定不会回陈义唐那里,爷爷那里也确认没有,究竟她会去哪里?会不会伤心之下作出什么伤害自己的行为吧?越想越慌乱,不知不觉中竟然也走到了河堤路。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竟然看到她正在和一个男人有说有笑地往前走,他的心情一下子由担心转变为愤怒,刚想上去把她抓回来,没有想到她随着那男人上车扬长而去…..
  留下他一个人像傻子一样站在那里,拳头不自觉的握紧!骨节间泛出强劲的坚硬!记下车牌后马上命人去查车主,他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给他带来哪怕是一丝的耻辱和嘲笑,不仅他不允许,他们雷家也不允许,他雷少晨的妻子只能属于他,其他人想要觊觎那得问问自个儿有没有这个本事!敢动他雷少晨的女人,后果自负!
  没有过多久,助手便把报告结果告诉他,车主叫张子文,是张欣梦的弟弟,现在居住在环城二路东苑小区,得到地址后,雷少晨稍微愣了一下,但是内心依然驱使他找过去,把他的女人带回来!
  张子文公寓内。
  车子停好后,张子文快速引领着她往公寓走去。他住的是顶层的复式楼,布置得温馨优雅,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亲切舒服,这是静宜进门后的第一感觉。坐下来后,张子文马上拿出药箱给她处理脸上的淤红,有几处地方还轻微地渗出了血迹,张子文轻轻地帮他把血迹清理干净,然后给她敷上药。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熟练娴熟,静宜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反而在上药后脸颊不断地传来丝丝的清凉,看来这药起作用了。
  注意到她的眼眶红红的,想必她是遇到伤心事了。只是现在才刚相遇,张子文只好压住想要问出口的冲动,生怕会挑起她难过的情绪,那是他不乐意看到的,虽然他很想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以后来日方长,想要知道也不必急于一时。
  “学长,谢谢你!现在也好晚了,那个我,出来的时候走的急,没有带钱在身上,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打个车,钱我改日再还你。”静宜好不容易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感觉到有点尴尬,才刚遇到学长就这副模样,现在还要借钱,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张子文看出她此刻的不好意思,再看看她怀里的小猫,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又带着几分了无生气的无精打采,他猜到或许她们连晚饭都没有吃?
  “你的猫咪很可爱哦,不过好像有点饿的样子,是不是还没有给它猫粮?”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询问,反而转了个话题。
  “恩,是哦,我都忘记它还没有吃猫粮,想必这会肯定饿了。”静宜说完慌忙着急地摸了摸彤彤,彤彤轻轻地喵了几声,似是抗议她对它的忽略。
  “这样吧,我先下去陪你买些猫粮喂饱它,然后我们出去吃个夜宵,折腾了一个晚上,我也好饿,到时候吃完夜宵我再送你回去,你看怎么样?”他一下子把自己的想法和建议说出来。
  此刻感觉到肚子的饥饿,静宜也不拒绝,就答应下来。两个人边走边聊了些大学里的趣事,笑意满满地往宠物店走去。时光放佛回到四年前,他们也是如此刻这般开心地畅聊着,他带去吃夜宵,吃她爱吃的麻辣烫……时光静好。
  彤彤吃饱后满足地伏在静宜的怀里呼呼大睡。子文再次启动车子向着小区外开去。雷少晨驱车赶到这个小区的时候,刚好看到他们边谈边笑的样子上车往前面开去,雷少晨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结果在前面一个红绿灯面前,他竟然跟丢了,心情前所未有的懊恼……
  静宜和子文两个人非常开心地吃完夜宵,子文便把她送回了小言的公寓楼,相互交换了电话号码后便分开了。看着她进去公寓后,子文又望着她的窗户良久才开车离开,心里异常的幸福,时光放佛回到四年前,也是此般情景,他们吃完夜宵,他送她回到寝室楼下,望着她上去,久久舍不得离开……
  当时的自己对她暗示过好几次,无奈她好像不懂,怕吓着她,也怕打破两个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静谧,他一直不敢轻举妄动,毕业后进入家族企业,刚接手需要学习的事情很多,慢慢地便把对她的感情封存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