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完美嫁衣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睡到半夜,静宜被手臂的抽痛痛醒,感觉特别的难受,恨不得把手臂截下来,被疼痛折磨得睡不着,便在床上反反复复地转身,此刻不禁怀念起和小言一起住的日子,如果晚上睡不着,可以跑过去小言的床上把她吵醒,然后两个人看看电影聊聊天,打发掉这种空洞而无聊的失眠时光......可是现在,家里就只有她和他,难不成过去找他?白天的时候两个人的吵架如果不是以她手臂脱臼而终,说不准会闹成什么样?像他那样高傲而又自私的人,和他生活在一起就是对自己最大的磨难,只是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或许有一天,她伤的不仅是脸颊,不仅是手臂,而是她伤不起的东西,那个时候,她该果断地离开吧?
  在床上发呆想了一会事情,脑海里忽然浮现学长的身影,今天是自己邀请他过来的,却没有想到因为雷少晨的出现,让学长处于那么尴尬的地步,要不发个短信问给学长道个歉吧,这样想着便拿出手机编辑短信:“学长,今天的事情对不起!”按了发送键短息便发了出去。
  没有想到没过几分钟便收到学长的回复:“没事,我们是好朋友,好朋友又怎么会介意这些小事情,别放心上,这么晚怎么还不睡?”其实,张子文好不容易才把好朋友这三个字打出来,既然她不久就要结婚,他如今能做的便只能是成全。
  静宜看到学长这么大度,不禁内疚又加了几分。马上按动手指回复:“学长真好!我今晚睡不着啊,失眠了,你呢?该不会也失眠了吧?哈,难道今晚全世界都失眠?”
  “可能哦,哈哈,小丫头,赶紧去睡吧,不然明天顶着熊猫眼就变丑女无敌啦......”
  “好吧,为了不变熊猫眼,我赶紧数绵羊去!”发完短信后静宜就开始望着天花板数绵羊。
  “笨啊,数绵羊是睡不着觉的,还不如数人民币!”
  “恩,好主意,可是我人民币太少了,很快就数完的。”
  “那样就可以很快睡着,晚安啦。”发完最后一条短信,张子文便把手机关机。怕自己继续和她说下去,会陷进自己设置的圈套里不能自拔。
  “晚安。”发完最后一条短信静宜的心情也安静下来,手臂似乎不那么疼了,便慢慢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醒来,看到雷少晨的房间门紧紧关着,她当他不存在般直接出门,虽然手受伤但是今天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完成,所幸这些工作都不需要用到手。
  在赵一廷的帮忙下,小公寓的东西很快就一扫而空,搬家公司的车一到,把东西搬上车后这搬家的工程就算完成了一大半。赵一廷跟随搬家公司的车一起,静宜和小言以及彤彤叫了辆车便向新家出发。
  简单地把东西摆放好后便转战电脑城采购了四台崭新的电脑,等一切都收拾妥当后,时间竟然已经来了到晚上的八点,赵一廷走后,新房子就剩下她们两个,带着一身地疲惫躺在床上,两个人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想着幸好有赵一廷,不然她们两个人,这一天肯定忙不完,特别是在静宜一只手还受伤的情形下......
  此刻的彤彤乖巧地躺在静宜旁边,从门外看去,她们的动作还真有几分相似,不愧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呀......
  一躺下来,静宜就再也不想起来,打算今晚就在这里睡了,小言兴奋地一把抱过她,还流氓地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让静宜的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雷少晨公寓内。
  昨晚雷少晨问Mr.G才知道,婚纱已经空运到A市,结果今天中午就有专员送到家里,签收后想把婚纱给她试穿一下,结果发现她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他又不想打电话告诉她,那样好像显得很奇怪,便一直在家等着,结果到了晚上十点多她都没有回来,心情烦躁的他最后还是决定打个电话问个究竟。电话响了好久却没有人接......
  嘟嘟的电话铃声,彷佛重重地敲在他的心上一样,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失落感......
  第二天早上八点,赵一廷和林晓楠他们就准时出现在公寓门口,静宜和小言跟他们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后便各自忙起来,此刻她们正坐在房间里讨论着新作品的主题。
  “小言,你现在的新作品进行得怎么样了?”静宜开口问道。
  “有了一个大概的构想,但是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小言带着点郁结说。
  “是啊,我也是这种情况,目前我设计了几套比较甜美的连衣裙,连配套的饰品、包包也赶出来,单单是从这些作品来看,感觉还不错,但是从整体看,并不那么抢眼,估计成品摆到网上反响不会热烈。”静宜将目前的苦恼一一道来。
  “哎,烦啊!”小言不禁感叹道。
  看见小言愁眉苦脸的样子,静宜忽然想起那天晚上在野玫瑰俱乐部的所见,抓起小言的手,盯着她的眼睛,急切地问:“小言,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那天晚上你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救你,是怎么回事?”
  小言一脸的错愕,没有想到她会问起那天晚上的事,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她的小脸不禁微微地红了,推搡了一下,说道:“没什么啦,就是遇到了我的未婚夫,跟他闹了点脾气,后来两个人起了点小争执,后来没事啦。”
  “真的没事吗?”静宜不想戳破她,故意问道。
  “没事啦,不用担心就是,对啦,你现在和雷少晨怎么样?还有两个星期就举行婚礼了,礼服都定好了吗?”小言关切地问道。
  静宜听到小言提及此事,倒吸了一口气,顿了一下,然后故作轻松地说:“恩,定好了,对啦,你的伴娘礼服准备好了吗?”怕小言继续深究,她慌忙转移话题。
  “嘻嘻,我早就准备好了,那天准备抢你镜头来着!”小言笑嘻嘻地说道。
  “哈哈,你要敢抢我镜头试试!别忘了你在我后头,到时候有你好看。”她说完一脸狡猾地向着小言威胁说。
  暂时抛开工作烦恼的两个人在房间里闹成一片。正在这个时候忽然间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原来是莫子琪,看到静宜,她忙说:“静宜姐,那个你房间的电话好像一直在响,你要不要过去接一下?”
  静宜一惊,才想起原来自昨晚到现在手机一直在自己的房间,但她人却赖在小言这,不禁懊恼自己的马大哈,对莫子琪说了声谢谢便过去房间拿手机。一看屏幕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雷少晨打过来的,想着自己竟然错过他这么多个电话,估计他又要发飙了,想起他恼怒阴沉的脸,心里一阵后怕,马上回拨他电话,屏住呼吸听着那边的铃声,心里不断祈祷他快点接。
  响了几声后电话被接了起来。静宜小心翼翼地说:“是雷少晨吗?我是静宜,那个,昨晚我在小言那,把手机忘我房间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一口气把话说完,忐忑地等着他的回复。
  听到她的解释,心里的郁闷少了几分,他压住剩余的几分怒气,说道:“你现在马上回家,有事。”雷少晨也懒得和她解释那么多,简单明了说出重点。
  “哦,那我半个小时到。”她说完这话便把电话挂了,心里想着实在没有话可以和他卿卿我我地细说,把电话挂掉或许是最明智的选择,有时候有些事情发生了,不管如何淡忘它们都会静静地扎在心上,不想便假装不疼,可是只要一忆起,那些破碎的心,那些曾经流过的泪,便会在心间静静地流淌,滴水无声,却能涌起千层潮。
  雷少晨那边刚想和她说再见,让她路上小心,就听见那边传来了嘟嘟声,心里不禁暗自嘀咕了她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