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野餐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到达森林公园门口,她们约定的集合地点,看到林晓楠他们几个已站在门口旁边等着,从远处望去大概有七八个人,静宜和雷少晨提好东西连忙朝着她们走过去,大家一一地打过招呼后便继续站在那里,等小言的到来。正在众人讨论着小言会不会带男友出场的时候,小言从一辆停住的奥迪车上走了下来,众人一看,连忙惊喜地凑过去看个究竟。
  小言对着车上的人说:“谢谢你的接送,回去小心点,拜拜。”说完就转身离开。
  林晓楠一看此情此景,连忙加大步伐走过去拉住小言,跑到半开的车窗前,向着里面的男人说:“那个,你好,你是小言的朋友吗?我们今天集体出游,你要是有空也加入我们,不然,没有带男友的她该被我们欺负了哦。”
  张以墨听到这话,脸色稍稍一变,心里缜密地想起昨天的情形:昨天下班后他跑过去约她吃晚餐,吃完饭陪着她去附近超市买了几袋食材,看到她买的都是一些肉类便随口问了一下,她解释说明天和几个朋友去烧烤,一听是出去玩便和她开玩笑说要不他也一起,心里想着成这个时候认识下她的朋友,公开他们的关系。想都没想,她就一口回绝说纯粹是女性朋友聚会,不带家属,他只好作罢。
  由此看来,她还是不愿意公开他们的关系,心里苦涩地带着几分幽怨望着跟前的她,动作优雅地拉开车门,走到季小言的旁边一把揽过她的肩头,似笑非笑地对林晓楠说:“你好,我叫张以墨,很高兴认识你们,烧烤的东西在后车厢里,等一下我拿出来后先交给你们提着,我停好车过去找你们。”说完不顾一旁脸色错愕的小言,走到后车厢里拿出装好的烧烤食材交给林晓楠,对她露出非常帅气的微笑,转身走到一旁发愣的小言,轻声细语地靠在她的耳边说:“说谎的小女孩是要付出代价的。”虽然是狠决的语言,脸上却一直挂着笑,让小言不禁感觉锋芒在背,身子不自觉地微微颤了一下。
  等着张以墨停好车,几个人便浩浩荡荡地向着森林公园走去。
  一路上,大家的心情都无比的舒畅,身处在绿树成荫、到处鸟语花香的自然界,脚踏在葱葱郁郁的草丛里,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花木香,让人忍不住深深地汲取这新鲜的空气。几个女孩看到这么漂亮自然的景色,纷纷嚷着要照相,拿出随身携带的照相机,静宜举起镜头说:“要照相的赶紧摆好POSE。”此话一出,林晓楠马上拉着男友跑到一颗花树旁,一脸甜蜜地挽着男友的手,露出了平时难得一见的小女人神态。
  看到林晓楠这么积极,莫子琪也赶紧拉着驻唱歌手的手站到刚才的位置,稍微严肃地站着,嘴角向着镜头扯了扯,笑意虽淡,却透露出一抹幸福的意味。注意到她旁边的驻唱歌手,略带苍白的脸,想必是因为睡眠不足,细细地盯着他的五官,忽然感觉他的眉眼似有几分熟悉?总感觉在哪里见过。这个时侯,望着镜头的王宇轩,往镜头的方向瞧了瞧,就这一眼,让他愣住,顾不得身旁的莫子琪,大步地向静宜走过去,激动地抓住她的手,着急地说:“你是陈静宜,是不是?”语气里充满久别重逢的惊喜。
  静宜听到他的声音,脑海里终于浮现他小时候的样子来,他是小时候的邻居王宇轩。小时候因为静宜没有妈妈,所以社区很多小孩子都喜欢欺负她,每每这种时刻王宇轩都会站出来保护她,为她抱不平,把那些欺负她取笑她的小孩子赶跑,甚至有好几次还因此和人家打起来,后来小朋友看到他这么凶悍打架又狠再也不敢欺负她了,两个人因此慢慢熟悉起来,成为童年最好的朋友和玩伴,天天一起上学做作业,放学后一起出去玩甚至干点小坏事。但是作为男孩子的他顽劣的本性老是发作,偶尔会捉弄她,比如偷偷把她的作业本藏起来,害得她有好几次被老师罚,放学后带她去别人的院子里摘果子,还骗她说这是他一亲戚家的,结果等到被人发现后,自己先迅速地逃走,害得她被抓住害怕得大哭,幸好那户人家看到她一个小女孩也不为难,放她走了,最严重的一次,就是他不知道从哪里抓来一条小蝮蛇,拿过来和她一起玩,当年年少无知的她以为是小动物便用手去抓,结果小蛇在她的中指那刺了一下,没一会,她的手就肿了起来,幸好爸爸及时发现把她送到医院处理,不然她很有可能就中毒身亡了。因为发生了这件事,小小年纪的静宜从此便和他闹别扭不理他也不和他玩,被蛇咬的记忆深深地扎在她的脑海里,长大后看见那些软体动物心里都一阵发麻。这件事没有多久,他们就全家移民,静宜后来又有了新的玩伴,渐渐地就把他淡忘了。
  再次遇见他,静宜首先想起的就是那次被蛇咬的记忆,一想到恐怕的蛇,心里一阵发麻,特别是此刻正站在草丛里,想着这草丛里会不会忽然窜出一条蛇,偷偷咬她一口?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这话一点不假。
  看到静宜恍惚的神情,心里一阵尴尬,略微带着几分歉意,苍白的脸上似乎不自觉地染上了一抹酱紫色,尴尬地笑了笑,友好地伸出手说:“很高兴遇见你。”
  静宜居于礼貌也伸出手,和他简单地握了一下,说:“我也是。“寒暄一阵两个人便分开了。旁边的莫子琪脸色有点尴尬地看着他们俩的互动,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酸意,脸色不自然地愣着,雷少晨盯着握住静宜的那只手,心里竟然有点莫名的烦躁,大脑似是有一股冲动驱使他过去拨开它们的纠缠,幸好它们及时地分开,不然被怒气侵扰的他该会作出怎样的行为破坏这久别重逢的惊喜?
  林晓楠弄清楚原委后,满脸雀跃地拉住静宜的手,说:“哈哈,这个世界好小哦,没有想到你们还是童年的好朋友,童年有什么趣事,和我们分享一下啦。”说完摇着静宜的手小小的撒娇。
  在林晓楠的带头下,大家都对这个话题充满兴趣,纷纷好奇地向着他们问道,静宜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最有印象的就是被小腹蛇咬,一点都不想提呢,显然王宇轩比她活跃,还一副娓娓道来的神情,充满夸张地对大家讲起他们的童年,有好几处地方明明是经过了修改。静宜也懒得拆穿他,让他被众人包围着,津津有味地述说着。
  “你们知道吗?她小时候长得特别娇小可爱,还有几分婴儿肥,文文静静,乖乖巧巧的,我们都叫她木冬瓜呢。”王宇轩得意洋洋地向大家说出她当年的昵称。
  大家一听乐成一团,季小言贼兮兮地凑过来抱住她的手臂,问:“亲爱的,你小时候真的是小胖子?哈哈,木冬瓜,挺好听的嘛。”怕静宜揍她,说完慌忙闪开。
  静宜恼怒地盯着王宇轩,说:“你才是木冬瓜,是你胡乱给我取的名字嘛,当时我就不愿意,是你和我说,冬瓜又有营养又好吃,天天地叫,搞到大家都跟着叫起来,还没有找你算账呢,竟然还敢胡乱造谣!”一口气气呼呼地说出自己的不满。
  “木冬瓜,别生气啦,咱们是好朋友嘛,对不对,好朋友不能生好朋友气的,不然好朋友就会变成坏朋友的。”王宇轩嬉皮笑脸的说。
  静宜一脸的无奈,彻底被他打败了,事隔这么久,他还记得当初的对话。想了想,说:“哼,你还当我是朋友,为什么拿小腹蛇来害我!”
  王宇轩听到这句话,脸色一暗,露出后悔的样子,说:“静宜,那件事对不起,当时我并不知道那小蛇会咬人,所以别人给我我就马上带过来找你玩,真的是对不起,后来你都不理我,所以我也一直没有机会向你道歉。”说完长长的睫毛垂下来,似是有几分内疚。
  “好啦,事情过去那么久,我也不跟你计较,只是不准再叫我什么木冬瓜。否则绝交!”静宜恶狠狠地说。
  “这就对嘛,王宇轩不准叫静宜木冬瓜,静宜也原谅当年小腹蛇事件,大家开开心心郊游哈。”林晓楠笑嘻嘻地调解气氛。
  在林晓楠的带动下,一行人继续吵吵闹闹地玩着,王宇轩总是有意无意地找她搭话,静宜一边玩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应者,这样的场景看在莫子琪和雷少晨的眼里,心里酸酸的不是个滋味。
  大家游玩了一段时间,王宇轩提议在草地上休息一下休整状态。静宜放下背包从里拿出方格花布细心地铺好,招呼大家坐下来,待大家都坐好后,向着大家说道:“从刚刚见面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好好地相互了解一下,要不大家逐一自我介绍一下?”顿了一下,接着说:“我先来,我是陈静宜。”接着说完望向旁边的季小言,示意她接下去。待到大家都自我介绍完了之后,众人擦觉大家都是双双对对,只有杨小丹独自一人,便开起她的玩笑来。
  杨小丹吐了吐舌头,说:“嘻嘻,我单故我在,别在我跟前炫耀哈,搞不好我看得眼热了,把你们的男友抢过来,看你们找谁哭去。”
  “你敢!”几位女孩子笑嘻嘻地回应,完全把这当成一句玩笑话。如果不是后来的所见所闻静宜也不会相信,这并不仅仅是一句玩笑,不过这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向着众人看去,赵一廷人长得帅气高大,带过来的女友陈佳更是一个小清新,话不多,比较安静,和他站在一起,让人觉得这样的搭配才是模范夫妻的典范,相敬如宾,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淡定安然。
  林晓楠长得很漂亮,大眼睛水汪汪地似是会说话般,脸儿有点大但胜在下巴尖尖长长的,一双红润醇厚的唇点缀其中,让人看着不免失神,搭配活泼活泼个性,在一群人中很难让人忽视,男友关一洋个子高高瘦瘦,个性稍显严肃,看起来沉稳憨厚,不过他的内敛刚好可以中和一下闹嘻嘻的林晓楠,不然两个人整天吱吱哇哇的,该闹成什么样?
  至于王宇轩,他嘛,以她过去对他了解以及“光辉事迹”来看,一副小痞吊儿郎当样,跟前的刘海似乎有点长,整个人显得有点颓废,反观莫子琪标准的瓜子脸,眼睛不大,眉毛弯弯,鼻子挺挺,细细看来颇有几分古典美,与王宇轩形成强烈的反差呢。
  把众人打量完之后,静宜从背包里拿出她带过来的零食,一一分给大家,众人又在吃吃喝喝中聊起来了。
  “雷少晨,我感觉你看起来很眼熟耶?是不是明星来的啊?”林晓楠看着带墨镜的雷少晨说道。
  “是吗?你觉得像那就像吧,要不要给你签个名?”雷少晨打趣道。
  “呵呵,你这算是承认还是否认?哎呀,纠结中,要不要签名呀?丹丹。”她转身问杨小丹。杨小丹此刻不知道在手机里玩什么,看到她问自己,忙说:“我刚刚查到,他是国内经济人物版的风云人物,也算是知名人物,你能要到他的签名,放到网上拍卖,估计可以赚一笔,嘻嘻。”
  杨小丹的话一出,众人一愣,从他的穿着以及言行举止能看出他不俗的品味和出身,却没有想到他具有如此深厚的背景,看来平时得多看看财经版的消息,不然这么有钱的人站在面前都没有办法认出来呢,众人不禁咂舌。
  “哇塞,亲爱的静宜姐,你好厉害啊,竟然可以把到这么厉害的金主,叫你一声姐,赶紧给妞支个招,让我找一个去。”林晓楠笑嘻嘻地说,完全把关一洋放一边,他不禁偷偷地在她的手臂狠狠地掐了一下,以示警告,看来内敛王子也有发飙的时刻,只有你不招惹他,他才是温文尔雅的样子。
  杨小丹注意到关一洋的尴尬神色,马上调整气氛说:“林晓楠,关一洋在你旁边呢,该注意影响啊,小心关一洋不要你,看你找谁哭去!”
  “就是就是,有主的人该低调一点,别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小心得不偿失。”莫子琪也附和道。
  林晓楠看到众人把矛头都指向她,嬉皮笑脸地说:“我是开玩笑的,我最最亲爱的一洋哥哥才是我今生的最爱,除了他,我谁都看不上!有钱又有什么了不起,生不带来死带不去,不就是废纸一堆嘛。”
  说完这话,才发现自己显然把雷少晨也划在了里面,不禁又有点尴尬。莫子琪看到此情此景,忙转移话题说:“静宜姐,给我们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嘛,大家都无比好奇呢,你就当满足我们的一点小私欲啦。”说完便诚恳地望向她和雷少晨。
  听到这话,静宜的心里一阵慌乱,神色不自然地紧绷着,眉头紧紧地都皱在一起,苦恼地把目光移向雷少晨,带着几分求助的意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