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酒吧捧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烧完烤,天色慢慢暗淡下来,关宇轩和莫子琪着急地要往桃色乌托邦酒吧赶过去,众人嘻嘻嚷嚷地提议一起过去给他们捧场。大家拥挤地坐上张以墨和雷少晨的车子往酒吧奔去。
  安静地坐在雷少晨的身边,静宜心里有几分忸怩不自然。要不是在众人面前,她会继续坐在后面吧?在众人的眼中,或许他们是登对的一对儿,可是谁人知道他们背后的纠葛?想起之前的矛盾,不自觉地甩甩头,然后怔怔地望着窗外,嘴角紧紧地抿着,那一脸暗淡的憔悴便落入了他的眼里。
  腾出一只手,把她的手拉过来紧紧地拽着,静宜便回过神来,望着他笑了笑,示意他好好开车,然后把手抽回来。深深地吸一口气,心里感叹到:或许这样淡淡洗相处下去也未尝不好?想到这里,嘴角不自然地扯了扯,像是想起什么,回头向王宇轩说道:“宇轩,你今天和我们玩了一天,都没有休息好,等会没有问题吧?”
  “没事,有时候白天有急事出去也没有办法休息,昨晚我还一下班回家就睡觉了,虽然比你们睡得少,可是也有5个小时,足够了。”说完还一脸的嬉皮笑脸,像是向大家证明他良好的精神状态。
  “对啦,你怎么会当歌手?我记得你小时候特别调皮,也很喜欢逗弄那些机器人什么的,还想着你长大可能会当个科学家什么的呢。”静宜微微笑道。
  “其实我本来的梦想真的是当一名机械师,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现自己特别喜欢唱歌,便学了吉他,开始唱歌。后来上大学学的是广告策划,只是感觉单一的做广告有点枯燥,所以就在某个公司找了份广告策划的兼职,晚上的时间过来这边唱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既得心应手又心情愉悦。”关宇轩答道。
  很快车就到达桃色乌托邦。
  一行人走进去,才发现这个酒吧坐落在河堤路末端,门口的招牌由点点的桃花雕刻而成,推门进去,落入眼帘的便是特大的暗红色的沙发,坐起来特别舒服,配合若隐若现又无处不在的柔和的曙红色灯光,勾略出了一种桃色温馨的氛围。墙上用墙纸抹上淡粉色的淡淡的花纹,头顶上一个柔光璀璨的水晶灯,微弱而又温暖的光芒打在粉色的墙纸上,散出幽暗的美丽。一行人进去后,除了王宇轩和莫子琪去后台准备,大伙在最前面的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身陷特制的大沙发中,闹玩了一天带着几分疲惫的身体,一触到这份柔软,心情不禁放松起来,几乎漫出几分倦意,非常的舒适。雷少晨悄悄示意服务员拿几瓶威士忌酒过来,没一会,酒保就拿着酒和酒杯上来,倒了四杯后,雷少晨暗示他停住,问大家:“林晓楠、杨小丹、陈佳你们喝什么呢?”
  林晓楠抢先说:“随你们呗。”
  杨小丹也说:“那我也一样。”
  雷少晨转身望向陈佳,陈佳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望向赵一廷。赵一廷接收到她的意思,宠溺地说:“给她来一杯可乐。”平时的陈佳最喜欢的就是香草味的可乐。
  服务员一一记下,坐在一旁的静宜心里有点郁闷,他就光顾着别人,都不理她,小脸因为生气鼓鼓的,小嘴也微微地撅着。雷少晨扫了她一眼,看到这么可爱的表情,玩味地勾起嘴角,微微一笑,说:“给她上一杯芒果汁。”上次去吃自助餐,他就注意到她一直喝着芒果汁儿。
  静宜听到他帮自己点了最喜欢的芒果汁,心里有几分雀跃,看来他还是比较关心她的。
  雷少晨举起酒杯,轻轻地摇了一下,琥珀色的液体在高雅的酒杯里轻轻地晃动了几下,在曙红色灯光的辉映下,显得他英俊性感,魅惑众生。
  几个人男人接着拿起桌面上的酒杯,互相碰撞,觥筹交错,美景佳人,好一番酒不醉人人自醉。
  几杯酒下肚后,音乐轻轻柔柔地响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慢慢地从酒香中弥漫开来,寻找着音乐的来源,化好妆换上演出服的王宇轩抱着吉他出来,场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换上衣服的王宇轩和白天的样子看起来千差万别。此刻的他,在服装和化妆的衬托下,浑身散发着几分妖娆俊挺,上面黑色的衬衫只扣到第四颗,露出大片的胸膛,魅惑性感得让人无法自拔,白天略显长的刘海此刻在造型蜡的作用下,十分狂傲地竖立起来,充满张力与个性,浓黑的眉毛长长的睫毛,以及稍稍加重的眼线,这一切无不显示出一个男人的粗狂与媚,原来不只女人妆前妆后两个样,男人也一样,不化妆的他虽然略带苍白却是阳光型男,画好妆之后却是魅惑十足,让人着迷......
  调好吉他后,他对其它的配乐师示意了一下,清了清喉咙富带磁性的低沉的音色荡漾开来:“各位绅士美女,大家晚上好,又到了一天的音乐时间,非常感谢大家的捧场,今天我一群新朋友也来到了这里,她们就坐在最前面,大家鼓掌欢迎他们,接着我这首seasonsinthesun送给我童年的好朋友,木冬瓜小姐。”说完抱着吉他开始弹唱起来,优美而低沉的声线唱出悠扬的音色,在这宽敞的空间里不显得突兀,也不显得吵闹,反而荡漾起一种聊天的氛围......
  听到他说把这首歌献给自己,静宜的心微微一愣,童年的时光随着这首歌慢慢地涌上来.....在自己童年不多的朋友里,他是最好的一个呢。那些有意无意的恶作剧,在激扬悦耳的歌声里,彷佛被岁月静静地镀上了一层金黄金黄的光辉,那些渐渐淡忘的记忆逐渐地活跃起来,一点一点地游荡在脑海,那些一起走过的懵懵懂懂,那些随着童年流逝的光阴,逐渐地丰满起来,一个人的童年,总会有一个2B少年带给你一些遗憾、让你收获一些完美、埋葬一些伤痕、收藏一些甜美。
  就像歌曲唱的:
  Togetherwe'veclimbedhillsandtrees(我们曾经一起爬过高山大树)
  LearnedofloveandABC'S......(一起学习爱学习ABC字母)
  Wehadjoywehadfun(我们曾经拥有快乐)
  Wehadseasonsinthesun.......(我们拥有四季的阳光)
  Butthewineandthesongliketheseasonshaveallgone(但是甜美的酒和欢乐的歌曲已随岁月流逝)
  随着这首歌,在长长的无数的年月里,那些恶作剧被得到原谅,生命永无止尽,有些事故不过是一场考验,不是他或许是别人,始终会带给你这些记忆,但是很庆幸是他,多年后,依旧把她当朋友,给她唱这样的歌曲......
  入神地听完这首歌,静宜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下来,借口去洗手间去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在昏黄的灯光下,她小心翼翼却有略带恍惚地地向前走着,彷佛灵魂依然被那一曲销魂的歌声吞噬着,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眼前一对暧昧相拥的男女让她猛然回过神来。
  “今天玩得开心吗?有没有想我?”男人暧昧地问,炙热地眼神紧紧地盯着女孩。
  女孩撇撇嘴,带着几分撒娇,说:“没有想你,小坏蛋。”说完还恼怒却又风情地看着男人。
  “真的不想我吗?来,证明一下,看看想不想我。”男人说完便向女孩亲过去.....
  看到这里,静宜怕对方发现慌忙转身,身子不小心撞到旁边的桌子,她什么都顾不上往回走,心里异常的堵闷。
  擦觉到她异样的神色,雷少晨忙靠过来,轻声地问:“你怎么啦?”
  静宜摇摇头,喝了口芒果汁儿,心神稍稍稳定下来。眼神悄悄地观察着林晓楠,看着她一脸沉醉地欣赏着王宇轩的演唱,心里有说不上的怪异,她的男友关一洋和她最好的朋友杨一丹在相互暧昧着,甚至都亲上了,她还毫不知情地坐在这里,这是多么悲戚的一幕!静宜的心里都不禁深深地同情她,个性多好的一个女孩,为什么却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就在这样忐忑不安的心情下,关一洋和杨一丹一脸平静地一前一后回到座位上,不管如何仔细地看,都没有办法发现刚刚的火热与激情。有的只是淡淡的疏离与陌生。
  但是刚才的那一幕却深深地刻在静宜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像生了根一般......
  带着慌乱的心情听完宇轩的演唱,好不容易熬到他休息的时间,非常兴奋地以一脸王者归来的神情向静宜他们走过来,豪气地拿起桌上的酒杯,说:“谢谢捧场,先干为敬!今晚大家要玩得开心,酒算我的。”狂傲地一饮而尽,动作漂亮地把酒杯翻过来,示意他的酒已喝完。几个男人推推让让地又就着几个名头喝了好几杯,静宜看差不多,犹豫了好久的话,终于说出来:“宇轩,你歌唱得很好听耶,以后我一定要常常来听你唱,比演唱会还值!嘻嘻,我还有点事情,想先撤了,批准不?”
  王宇轩一听她要走,带着点不舍说:“那好吧,你们回去小心点,我没有办法送送你,改天咱们再聚。”
  几个人又寒暄了一阵,两个人才从酒吧走出来。
  出了酒吧,静宜终于松一口气,绷紧的身体在夜色凉风的吹拂下,松弛几分。
  一直暗中留意她的雷少晨,看到她舒展开来的神色,轻声地问:“今晚看你一直不大开心,有什么心事吗?”
  静宜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说:“等会上车和你说吧,貌似有点复杂。”
  说完两人便朝着停车场走过去。
  上车后,雷少晨继续追问,她是否哪里不舒服,静宜犹豫了一下,说:“我刚刚去洗手间的时候,看到杨小丹和林晓楠的男友关一洋抱在一起亲热,感觉很别扭,是不是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人?他都有林晓楠了,为什么还要和杨小丹纠缠不清,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这种花心的人啊,怎么这么坏?还有杨小丹,林晓楠跟她关系那么好,也算闺蜜,为什么要和好朋友的男友扯上这种关系,她怎么对得起晓楠,明着对晓楠一呼百应,背后却和人家的男友干些这种事情,真的接受不了。”静宜苦恼地说,彷佛这是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一样。
  雷少晨听完她的讲述,心里明白了个大概,说:“或许像林晓楠那样的女孩子,太过马大哈,有些男人未必会喜欢甚至珍惜,反倒是杨小丹乖乖巧巧的,话不多,反而更能勾起男人的欲望。或许关一洋心里是喜欢杨一丹这样的,只是他先遇到了林晓楠。”顿了一下,接着说:“这件事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当你快乐的准新娘吧,别再皱着眉头了,都快怨念成一个小老太啦。”说完还轻轻地捋起她额头的几缕发丝,温柔地别到耳后。
  突然而来的亲昵,让静宜怔住,错愕了一下,转而笑嘻嘻地说:“你对我这么好,会让我误会的。”
  “误会什么?小丫头,尽是歪想。”带着几分宠溺地回应。
  “雷少晨,如果我们一直这样相处下去,你会爱上我吗?”静宜轻轻地问。
  雷少晨听到这句话,微微地愣了一下,眼睛望着前方的路,淡淡地说:“或许会。”
  或许会。
  尽管前面带着“或许”这两个充满未知的词语修饰着,但是却给了她无尽的希望,或许我会爱你,或许我们会在一起,或许我们会幸福......
  在被幸福冲昏的头脑里,全部变成:我爱你,我们在一起,我们幸福。
  先前的烦闷一扫而光,心情飞扬地一把抓过雷少晨的手,开心地说:“少晨,好开心你这么说,如果有一天你爱上我,请记得告诉我,我一定会奋不顾身地跟在你的身后,时时刻刻地黏着你,不管发生什么,都不离开。而且我会爱得比你更深一点点,深得让你心里不坦然,然后继续加倍地疼爱我!直到有一天,你终于比我更爱你!不过在你没有爱上我之前,我只能喜欢你。”
  这一大串乱七八糟的理论,听得少晨一愣一愣的,无奈地笑了笑,说:“什么歪理?相爱就相爱,哪有那么复杂?等有一天你真正爱上一个人,就会发现爱情没有公式,不是你爱我一分,我便回报一分。更多时候,两个人在一起,是一种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天她忽然消失了,你才发现整个世界都黯然失色。”
  听到他发自内心的感概,静宜欣喜的目光渐渐暗淡下去。在他的心里,始终都只有张欣梦的位置吧,自己为什么老是心存幻想?总是会以为他会爱上自己?或许是在外人面前伪装太多,表现得他们是甜蜜恩爱的一对,殊不知连自己都被自己的表演给骗了呢。
  看到她暗淡下去的眸子,心里闪过一丝苦涩。
  “怎么啦?又不开心啦?善变的公主又有什么烦心事啦?说出来让叔叔帮帮你。”雷少晨故意逗她。
  “没什么啦,最近我们想自己设计一些服饰,找不到主题,烦着呢。”静宜把心里的事情掩盖好,换了一个话题。
  雷少晨听完,笑了笑,说:“笨蛋,没有主题就定一个,接着按照这个主题发挥不就行了。”
  经雷少晨一说,静宜心里一顿,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忙着急地说:“你说得挺对的,那以你的理解,我应该定一个什么主题最好?”
  “恩,这个嘛,我想想。”说完雷少晨便开始沉思起来。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你觉得今天玩得怎么样?开心吗?”
  听到他忽然转移话题,静宜只好顺着这个问题说:“恩,挺开心的。森林公园很好玩,景色漂亮,烧烤又好吃,是愉快的郊游呢!”
  “要不你就以这场郊游作为背景,以森林作为一个契机,设计一系列服饰,你觉得怎么样?”雷少晨建议道。
  静宜一听,感觉这个主意十分的新颖,到时候服饰上溶入森林的主题,在服饰上添加一些花草啊,然后再配合一些漫画人物,这样的主题足够新颖独特,想必会有市场。想到这里,心里闪过一阵惊喜,心里不禁佩服他对服装市场的洞察力与敏锐的触觉。
  “谢谢你!少晨。”静宜开心地说。
  “不用客气,对了,我爸妈后天的飞机,你要是有空我们就一起过去接机,接下来这半个月他们都会在家,帮忙筹备一些事情,直到婚礼结束一个礼拜后才回美国。还有,爷爷这几天问我们要去哪里度蜜月,你有什么建议?”雷少晨接着说。
  “接机我陪你一起去,至于度蜜月,容我想想,再给你答复。”在她的心里,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蜜月这件事的发生呢,或许找个美丽漂亮的国家出去转转也不错,她还没有真正出过国呢。
  这么想着,心情开始愉悦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