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风雨欲来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俩个人在秋千上说了一会悄悄话,才进去屋子里,随后雷少晨返回车上帮她把带过来的行李搬进来。
  雷少堂这会儿刚想起身回房休息,看到静宜进来,一脸惊喜地扬起手,招呼静宜坐过来,亲昵地抓起她的手,笑呵呵地说:“静宜,怎么过来也不提前和爷爷说,吃过饭了吗?”
  “恩,还没有呢。”静宜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
  “怎么这么晚还不吃饭?陈姨,马上做几个小菜出来,静宜这孩子还没有吃晚饭呢。”
  “爷爷,简单下个面就好了。我不是很饿。”被刚才的那一幕惊吓过度,心情有点起伏,这饭吃不吃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
  “那怎么行,雷少晨这小子怎么搞的,竟然这么晚都不吃饭,还连累我们静宜,等会我帮你收拾他。”爷爷有点义愤填膺地抱怨着雷少晨。
  “不关他的事啦,是路上有点事情耽误了。”拿不准该不该告诉爷爷,所以还是随意掐了个磨凌两可的借口。
  “真的是这样?”
  怕爷爷继续追问下去,静宜忙不迭地点点头,转而笑呵呵地和爷爷说:“爷爷,都好晚了,你要不先去休息,等会陈姨煮好,我们和少晨吃就是啦。
  “没事,等你们吃完再说,好不容易盼着你们来一趟,爷爷心里高兴,这一高兴,人就精神。”雷少堂笑呵呵地说,声音益发的洪亮。
  “爷爷,怎么不见叔叔阿姨?”静宜扫了一眼屋子,看不到段亦菲和雷烨威的身影,好奇地问道。
  “他们去朋友家凑热闹去了,好不容易回一趟国,要周旋的事情多着呢。”
  “哦。”
  正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时,一道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思绪:“两个人在聊着什么呢?该不会是说我坏话吧?”雷少晨一张俊帅的脸凑了过来。
  静宜无奈地腾出一个位子给他,不满地嘟囔:“沙发上那么多的地儿,偏偏要凑过来,真是的!”
  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笑嘻嘻地说:“坐得近才能听到你们的悄悄话。”
  静宜好脾气地白了他一眼,说:“我和爷爷只是随便地聊聊,又没有说你的事情,难道你干了很多坏事吗?所谓身正不怕影邪,肯定心里有鬼吧?要不你自个儿招了,省得我们曲屈打成招。”
  “爷爷,你看,你的孙媳妇牙尖嘴利的,我根本是连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都被剥夺了啊!”雷少晨故意夸张的哭天喊地,惹得雷少堂哈哈大笑。
  “你们两个真是欢喜冤家,老头子困了,睡觉去咯,你们等一下记得多吃点,特别是静宜,别饿着了哈。”说完便独自上楼去,留下空间给他们小两口二人世界。
  “爷爷,晚安,明天见哦。”静宜甜甜地和爷爷道着晚安。
  两个人吃完晚饭,洗好澡,静静地躺在床上,气氛稍显微妙。
  雷少晨静静地抱着她,淡然地在她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低声地说:“晚安。”
  “恩,晚安。”说完安心地闭上眼睛,慢慢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醒来,身边的床空空荡荡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静宜在床上无聊地赖着,猛然想起这是在爷爷这,脑袋腾的一下惊醒过来,马上七手八脚地起来洗漱穿好衣服,向楼下跑去,看到爷爷在沙发上看着报纸,静宜乖巧地走过去,不好意思地说:“爷爷,早啊。”
  “静宜,起来了啊,想吃点什么?”爷爷一脸慈祥地望着静宜问。
  “恩,随意就好,爷爷吃过了吗?”静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恩,吃过了,人老了,睡不惯懒觉,羡慕你们年轻人啊。”
  “爷爷,你身体棒着呢,是静宜懒,睡到日晒三竿才起来。”
  “哈哈哈,不要觉得不好意思,这里就是你的家,怎么喜欢怎么来。”雷少堂宠溺地说道。
  “恩,好啊。爷爷,平时就你一个人在家,闷不闷?”静宜不禁好奇道。
  “不闷,看看报纸种种花草一天就过去了,不过如果能有个曾孙带着,日子会更精彩。”雷少堂富含深意地望了她一眼,轻声说道。
  “爷爷,你又来了。”静宜害羞地低着头,轻声地说,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两个人开开心心地聊了一会,静宜吃完早饭便回屋,打开笔记本和小言他们聊天。
  雷少晨今天一大早出门,过去找郝逸东他们几个,将昨晚的情形描述给他们。
  听完郝逸东诧异地说:“我想未必是虎帮的行为,如果是他们,目标肯定是你,可是又怎么会把抢瞄准静宜呢?”
  “你说会不会是你以前惹的风流债啊?”张以墨轻佻地说。
  “我想应该不会,最近她还接到陌生号码的恐吓电话,对方还很有防范意识地将号码隐藏起来,郝逸东都追查不到,目前国内的通讯水平可以超越银太通讯科技的根本没几人!看来对方的来头不小。不像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事情,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大保护力度,确保大家的安全。”雷少晨仔细地分析。
  “过两人把黑豹的部分人手调回来,等你婚礼结束之后再从长计议,这几天大家都小心行事。”梁皓杰建议道。
  几个人又讨论了一下黑豹最近在澳门新开的赌场,便散开了。
  一散会后,雷少晨就急忙地往家里赶回去,心里对她总是放心不下,不知道她一个人在家里习不习惯?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她还一脸困顿地睡着,起身的动作弄醒了她,她微微地半睁看眼睛,糊糊地说了一句:“你起来啦.”说完又困困地睡去,他都弄不清楚她说的是否是梦话?
  宠溺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亲,便匆匆地出门。
  回到家里迫不及待地向三楼走去,推看门看到她正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看,轻轻地走过去,捂住她的眼睛,轻轻地说:“猜猜我是谁?”声音还故意伪装起来。
  “啊,谁啊。”静宜被身后的雷少晨吓了一跳,转而有点生气的说:“坏人快放手,吓到我了,呜呜。”
  “真的吓到了?”雷少晨放开手,走到她的面前亲昵地问。
  静宜点了点头,说:“吓到啦,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想某个人了。”雷少晨一脸不正经地盯着她坏笑。
  笑得静宜心里一阵发毛,愣愣地说:“嘴真贫。”
  “你不喜欢吗?马上改去。”
  “千万别,雷大少,小女子承受不起。”静宜慌忙连连摆手。
  “真的吗?”说完一脸坏笑地盯着她,双手亲昵地拥着她,向床边移去......
  平安无事地度过了三天,雷少晨开始正常地上下班,静宜一个人在别墅里陪着爷爷下下棋、种种花、日子过得悠闲自在。
  这会和雷少堂两个人在花园里清除杂草,今天的太阳异常猛烈,刺得她眼睛都睁不开,身体似乎有些晕乎乎的,好不容易拔好草,静宜开心地挽着爷爷的手臂向着阴凉的秋千架上走过去,带着几分童真一屁股坐到秋千上,悠悠地摇着,脸上荡漾着丝丝的幸福。
  被太阳晒得通红通红的小脸上,挂着几滴汗珠儿,显得娇娇俏俏的,又不失青春俊美。
  “一个人孤单单的下午,当风吹得每棵树都想跳舞......”手机的铃声适时地想起,静宜从口袋里掏出来,一看是张子文学长的电话,走到一边,接了起来:“学长好。”
  “静宜,你现在有空吗?能不能出来一下,想和你说点事情。”张子文在电话的那头说道。
  “现在啊?好吧,那你等我一下,你在哪里等我?”
  “要不就大东商场五楼的悦月咖啡厅吧。”张子文想了一下回道。
  “好,那待会见。”静宜挂掉电话,转身对爷爷说:“爷爷,我有点事情现在得出去一下,午饭不用等我吃啦。”末了和爷爷道了句再见就向屋子走去。
  搭车赶到悦月咖啡厅,学长已经等候在那里,静宜急忙走过去,坐下来笑了笑,说:“学长,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事,我也才刚刚到。要喝点什么?”张子文热情地招呼着。
  “一杯白开水吧。”静宜想了想说道。
  张子文招呼服务员过来点好两个人喝的东西,然后愣愣地盯着静宜看,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学长,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呢?”静宜微微地笑道、
  “有一个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张子文有些艰难地开口。
  看到学长略带尴尬的神色,静宜反而轻松地说:“学长想说什么就说嘛,不用客气啊。”
  错愕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缓缓地开口:“其实我是张欣梦的弟弟。”
  听到学长的话,静宜怔怔地愣在那里。神色有点慌张,手里不自然地在桌子底下不安地绞着。
  好几秒才开口说:“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呢。”
  “我姐......”下面的话,张子文怎么都说不出口.
  看到学长似乎面露难色,静宜故作轻松地说:“学长,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就别再提了,免得勾起你伤心的回忆,我能理解的。”
  “其实,你要和雷少晨结婚,我并不反对,但是不想看到你不幸福。”张子文换了个话题,之前的话愣是被他收回,或许有些事情只能顺其自然吧,该发生的总会发生,谁又能主宰命运的车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