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突如其来的绑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一早,雷少晨早早就起来去上班,动作轻轻柔柔的,深怕吵醒身旁的她,看着她如小孩子般沉沉地睡着,洁白的小脸上好看的睫毛密密地垂着,挺立的鼻子下一颗樱桃小嘴娇娇艳艳,雷少晨忍不住还是轻轻地琢了一下才依依不舍地走出房间。
  陈静宜一觉醒来,已是中午十点多,伸伸懒腰,下床拉开厚重的窗帘,满满的阳光照射进来,让人身上暖烘烘的,舒服无比。透过窗户,望着在院子里忙活的爷爷,静宜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转身进去洗漱。
  吃完早餐给雷少晨打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才被接起来,静宜俏皮地说:“在干嘛呀,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电话那边的人愣了一下,转而笑嘻嘻地说:“嫂子好!我是龙翼,大哥在开会,今天比较忙。”龙翼好心地帮大家解释。
  “哦,这样啊,那没事,我先挂啦,拜拜。”静宜带着点郁闷挂掉电话,本来想打电话跟他通报一下,自己要去医院检查的。
  带着几许失落拎着包包甜甜地和爷爷打过招呼,便出门了,不想麻烦司机的她,在别墅外面拦了一辆车朝着医院奔去。
  到了张氏医院门口,付了钱下车,慢悠悠地朝着医院走过去,刚要踏上医院门口的楼梯,几个带着墨镜的黑衣人拦住了她,严肃地问:“请问你是陈静宜小姐吗?”
  “你们是谁?”静宜警惕地打量他们。
  “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说着就去拉她的手。
  “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走!”静宜大声地嚷道。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完两个大汉一人一边抓住她的手,静宜还没有来得及呼喊,一块沾有麻药的布捂住她的嘴巴鼻子,一阵晕眩感袭来,接着便失去知觉。
  黑衣人动作迅速地把她扛上车,扬长而去。
  开完会的雷少晨一脸轻松地回到办公室,看到龙翼一脸坏笑地望着他,他的脸不自觉地抽蓄了一下,这小子坏笑的时候准没好事。
  “说吧,什么事?”雷少晨先发制人地出声。
  “没事,刚刚帮你接了个电话,好像是嫂子夫人打过来的。”龙翼嬉皮笑脸的说。
  “她说什么了?”
  “恩,挺多的,一开口就是软绵绵的老公,叫得我心都酥了.”龙翼添油加醋地说。
  “胡说!”静宜从来不叫他老公的,最多叫一下大叔,很显然龙翼在说谎嘛!
  “哈哈,信不信由你!”龙翼无奈地耸耸肩,说得煞有其事似的。
  雷少晨一把抢过手机,走到一边给她播电话,电话里却传来她已关机的提示音,心里一阵纳闷,马上把电话打回家里,雷少堂刚好接的电话:“少晨,怎么啦?”
  “爷爷,静宜现在在家吗?让她过来听电话。”
  “静宜她出去一个多小时了,说是去产检。”
  “司机送她去的吗?”雷少晨有点紧张地问。
  “没有,她不想麻烦司机,自己搭了个车,我劝也劝不动。”雷少堂无奈地说。
  “哦,这样啊,爷爷,那我先挂了,拜拜。”说完便焦急地把电话挂掉,马上拨给张以墨:“张少,静宜到你们医院了吗?”
  “还没有啊,我一直在等着呢,你昨天叮嘱我的事情,我怎么敢怠慢啊。”张以墨一脸正经的回答。
  “糟糕,她出门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这个时候又不塞车,按道理早该到了。”雷少晨心情不安地说。
  “你别紧张,说不定有什么事情耽误了,你打她手机看看。”张以墨冷静地分析。
  “打过了,关机。先不和你说,我赶紧找一下,你那边一有通知马上告诉我!”雷少晨说完也不等那边回应马上挂掉电话。
  龙翼看到雷少晨一脸的着急,慌忙问:“少晨,怎么回事?”
  “静宜可能失踪了,之前的照片查出来谁盗窃了吗?”雷少晨烦躁地说着。
  “对方比较狡猾,不过估计快了,再给我点时间,现在先去找静宜吧,她还怀有身孕,折腾不得。”龙翼冷静地建议。
  两个人急忙地朝停车场走去。路上雷少晨把和静宜比较熟的几个人都联系了一遍,结果大家都一致说,自从婚礼结束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雷少晨心情烦乱地把车子往张氏医院的方向开着,没找着人又开始从张氏医院往别墅的路上仔细地找,像一头没有方向的苍蝇,到处乱撞,车子开得歪歪斜斜的,把车子上的龙翼吓出一声冷汗,硬是把他拽下车,换由他开,不然他的小命都不保了。
  回到别墅,雷少晨找到爷爷,惊慌地问:“爷爷,静宜回来了吗?”
  雷少堂一脸诧异,冷静地问:“静宜不是产检去了吗?怎么回事?”
  “她手机关机了,哪里都找不到,怎么办?”雷少晨慌乱地向爷爷求救。
  “龙翼,你马上派几个人沿路找找,打电话到警察局让他们配合,找到马上通知我们。”姜还是老的辣,见惯大风大雨的雷少堂,显然比少晨冷静几分。
  此刻他的心里一想到静宜,心就止不住地楸紧,后悔不已,早知道昨天就应该坚持陪她一起去产检,自己怎么就让她一个人出去了?都是自己太粗心大意了,她现在又有身孕,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叫他心里如何安定?
  正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雷少晨的手机响了起来,想都没想,他马上接了起来,着急的问:“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怎么?这么快就发现你的妻子不见了?雷少晨,看来我真的小看你了,不过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还真是不一般的深厚啊!我让你那漂亮的小妞给你打电话,她死都不肯,所以我只好亲自打电话来通知你。”虎头帮大虎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来。
  “大虎,你吃了豹子胆是吧!我的女人也敢动,你就等着给虎头帮收拾残局!”雷少晨牙咬切齿狠狠地道。
  “虎头帮怎么样我不知道,不过现在你的女人在我手上,因为倔强的脾气,惹得我已经赏了她好几巴掌,哎呀呀,皮嫩肉滑的柔柔弱弱的身子骨都不知道承不承受得住,好心疼哪,要不是你雷少晨上过的女人,我一定好好宠爱一番,想必滋味不错。”大虎猥琐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边传来。
  雷少晨紧紧地拽住手,节骨都开始泛白,脸色狠涙地问:“你想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想怎么样?这游戏越来越好玩咯。”大虎悠悠地说,丝毫不急切。
  “说出你的条件!”雷少晨隐忍着怒气。
  “哎呀,不要那么着急,我的条件很简单,黑豹退出A市!让之前警察查封的几个场子重新投入营业。然后再给我1个亿!亲自送来,不许报警。”
  “雷少晨,不要答应他!他骗你的!你千万不要过来。”陈静宜朝着电话那边大声地喊道。
  “啪,啪。”电话那边传来清脆的两个巴掌声。
  这两巴掌像是打在雷少晨的脸上,顿时感觉到火辣辣的,心里一抽一抽地疼着。
  “静宜,不要说话,乖乖的。”雷少晨朝着电话那边喊着。
  “怎么,心疼了?”大虎一脸不屑地说。
  “你的条件我答应,什么时候交钱?”雷少晨怕静宜再遭受皮肉之苦,慌忙一口应承下来。
  “你等我的通知,最好安份点,不要想着耍什么诡计,不然我可不保证等你见到人的时候,她还是清清白白的,要知道我没有兴趣,虎头帮里多的是感兴趣的兄弟,我可不介意做个顺水人情,犒劳犒劳为我卖命的兄弟们!哈哈哈”大虎说完哈哈哈大笑起来,接着不等雷少晨回复就把电话挂掉。郊区废弃仓库内。
  倪安洁看着静宜可怜兮兮地蜷缩在仓库的一角,趾高气扬地走过去,得意洋洋地说:“陈静宜小姐,还记得我?”
  静宜恍恍惚惚地抬起头,往了她一眼,说:“倪安洁。”
  “很好,你还记得我,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嫁给雷少晨,我记得曾经警告过你,不要和他结婚,你看你偏偏不听,自作自受。”
  “原来那个电话是你打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静宜不解地问。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我爱雷少晨,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做!”倪安洁坚定地说。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犯法的!你有那么好的家世,长得又漂亮,何必只看着雷少晨,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静宜慌忙地劝说。
  “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雷少晨根本不会想到是我绑架你,然后送到虎头帮这里来!现在雷少晨的心里,只知道是虎头帮绑架了你,压根就没有我的事儿呢!”倪安洁娇媚地朝着静宜笑着,顿了一会,接着说:“你以为虎头帮真的会和雷少晨交换吗?你错了,最后他们会帮我把你除掉,最后,雷太太只会是由我倪安洁当!”她一脸得意地向着静宜宣示。
  “你别作梦了!雷少晨根本就不喜欢你!”静宜理直气壮地反唇相讥。
  “喜不喜欢有什么所谓,我自有办法呆在他的身边!雷少堂不是想抱孙子吗?我就给他们雷家生一个孩子!到时候自然可母凭子贵。”倪安洁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静宜冷冷地一笑,说:“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
  “是吗?我倒要看看我有没有这个机会,”倪安洁微微地弯下腰,朝着她的脸狠狠地甩下去,阴深深地望着静宜,说:“现在你在我们的手上,最好乖巧点,否则连雷少晨最后一面都见不到!”说完站起身,拍拍手,朝着大虎走过去。
  换上一副媚笑,说:“大虎哥,谢谢你的帮忙,事成之后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是吗?怎么报答呢?”说完伸手一拉,把她拥进怀里,色迷迷地盯着她漂亮的脸蛋看,口水似乎都要滴下来。
  倪安洁强忍着内心的厌恶,满脸堆笑地说:“到时候你要怎么样都可以的嘛!”
  “是吗?”大虎说完满脸肥肉的脸凑过去,在她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手上不自觉地爬上她胸前的丰满,用力地搓揉着。
  强忍着他的蹂躏,心里不断地诅咒着这该死的胖子,事情还没有结束她还不能得罪他。
  静宜看着跟前无比丑陋的两张脸,厌恶地低着头,喉咙一阵泛酸,紧紧地憋着不让自己吐出来,生怕被他们知道她怀孕的事,小脸沁出密密的汗珠。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总算把一口酸水吞了回去,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缓缓地靠在墙上,冰凉的墙壁马上让她浑身一阵寒冷,身子微微地战栗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