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我保护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雷少晨挂掉电话,跟郝逸东他们几个商量好对策后,便一直守着电话,等着大虎再次打过来,那边龙翼郝逸东查到地址马上派人过去查看,结果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的蛛丝马迹,看来对方已经转移阵地。
  一伙人聚在雷家别墅内,个个一脸的愁苦,雷少堂坐在一旁,不断地唉声叹气,整个人似是老了一圈,忙着应酬的雷烨威和段亦菲也着急地赶回来,脸色堆满担忧的神色。
  雷少晨双手紧紧地拽着电话,不断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脸色极端地阴沉,时不时地看手机屏幕几眼,一贯嬉皮笑脸的龙翼此时也安静下来,一脸的凝重不再吭声,整个大厅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阴闷沉重。
  晚上九点多,雷少晨的电话终于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大虎的号码,马上接起来:“大虎,我什么时候给你钱。”
  “哎呀,雷少,不要那么着急,等我的那几个场子正常营业再说吧。”
  “我已经吩咐下去了,钱也已经筹备好。”
  “很好!我喜欢豪爽的人!既然你这么爽快,我也不拖拖拉拉,明天上午十点,河堤路20号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大虎缓缓地说。
  “好,现在我想听听她的声音,检验一下。”雷少晨带着几分缜密地说。
  “可以。”大虎表现出少有的豪气。
  把电话拿到静宜的旁边,按了免提。
  “陈小姐,你最最亲爱的老公就在电话那端,赶紧跟他说句话呗。”说完朝着她示意。
  “静宜,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雷少晨急忙地朝着电话那边担忧地问道。
  陈静宜有气无力地抬起头来,望着电话那边发呆了几秒,哽咽地说:“少晨,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静宜,你等着,坚持住,我会救你出去的!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怕,乖。”
  静宜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大虎就把手机拿开,冲着电话那边诡异地笑着:“好一副情深连绵的深情啊,要想她安全回到你的怀抱,最好乖乖听话,知道吗?”
  “你放心,只要你保证不动她,我就能保证完成你的要求。”雷少晨阴狠地向着电话说。
  挂掉电话,将电话的内容和大家说出来。众人陷入一阵沉思,忽然龙翼一拍桌子,惊喜地说:“我有一个主意。”
  众人听到他的话,纷纷看向他,等着他接着往下说。
  龙翼一脸兴奋地说:“现在地点定下来了,虽然不确定对方还会不会换地,但是目前我们可以定下两套方案:第一,我们现在先派人到目的地部署好,到时候雷少晨独自赴约没错,但是我们在他身上安装一个定位器,如果他那里一有情况,我们可以迅速定位发射远程的营救烟雾弹,为他提供机会,到时候在周边潜伏的大伙乘机进行营救;第二,如果对方明天临时换地,也没有关系,我们现在调好人马,随时待命,到时候跟着雷少晨的追踪定位前进。”
  “这个主意不错,但是雷少晨进入之前肯定要搜身,恐怕跟踪器早就被搜出来。”梁皓杰分析着。
  “现在最新的追踪定位器小到你根本都没有办法擦觉,最近我一个朋友还研究出了一种液体定位仪,注射到血液里,有效期达到20个小时,最后可以被人体代谢掉。”龙翼得意洋洋地说出最新的科技。
  众人一阵惊讶,想不到科技已经月新日异到这种程度,果然是隔行如隔山哪,郝逸东脸色微微一惊,想不到龙翼这小子看起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在通讯领域真是一个牛\/逼的人才啊!要是能把他收为己有,银太肯定是无人能敌!
  方案定好后,众人便开始分工合作准备一切,忙碌到凌晨终于安置妥当,大伙儿疲惫地倒在沙发上微微小憩,等着迎接明天的战斗。
  天微微亮,雷少晨就从噩梦中惊醒过来,自己一个人又再仔细地把整个计划想了一遍,然后进入厨房给大伙做了简单的早餐,等侯着大家从睡梦中醒过来。
  众人睡得也不踏实,没多久就都起来了,雷少晨招呼大家吃完早餐,和众人仔细地讨论了一些营救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考虑到静宜怀有身孕,不宜经受过大的动作,又怕万一有意外,叮嘱张以墨安排最好的妇科医生随时待命,一切都安排妥当,雷少晨一个人开着车带上钱向着目的地出发,众人开始紧紧盯着自己负责的内容,生怕出现一丁点的差错,那可是一尸两命呢。
  到了目的地,雷少晨悄悄地打量起这间并不显眼的酒吧,心里总觉得有点怪异,大虎怎么会选择这么一间普普通通的酒吧当交易的地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打个电话给龙翼,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起来,说:“少晨,你那边怎么样?”
  “一切正常,你马上帮我查查这间酒吧的具体情况。”
  “我查过了,非常普通的一个酒吧,再怎么挖都提炼不出爆炸点。”龙翼谨慎地说。
  “那先这样吧,有消息再联系。”说完便把电话挂掉。
  没一会,雷少晨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看了看时间刚好十点,琢磨着肯定是大虎,一看果不其然,迅速地接起来,等着对方发话。
  “雷少晨,你东西带齐了吗?”
  “恩,我现在已经在河堤路这一带,你们人呢?”雷少晨着急地问。
  “雷少,莫急,先等我把早餐吃完,你先等着吧。”
  “大虎,你最好不要玩什么把戏,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再也控制不住,雷少晨愤恨地朝着电话那边说道。
  “雷少,别忘记人还在我手上。”大虎虚伪地对着电话呵呵笑着。
  笑声传入少晨的耳里,刺耳无比,紧紧地拽紧拳头,硬是把涌在心头的怒气压下去,放平声音,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就吃个早餐。”说完不等雷少晨反应过来就把电话挂掉,雷少晨赶紧再打过去,他是一刻都等不及,多一分,静宜就多一份危险。
  可是电话那边的铃声一直响着,就是不接起来,雷少晨愤恨地重重击了一记方向盘上的喇叭,清脆的声音想起来,在异常空旷的街道上显得异常的响亮。
  半个小时过后,雷少晨的手机再次响起来,雷少晨看都没看赶紧按接听。
  “喂,雷少,我早餐吃好啦,今天的小米粥特别的香,不知道是不是厨师的厨艺长进了。”大虎笑嘻嘻地声音自电话那边传来。
  雷少晨隐忍着怒气,说:“虎少的早餐吃得相当健康嘛!现在可以交人了吗?”
  “恩,差不多,你带着钱一个人把车开到郊区的罐头废弃厂,我们在那里交易。”大虎平静地说。
  “好,我半个小时到。”说完这话马上踩下油门向郊区驶去,车速达到了全所未有的快,在去郊区的小路上有好几辆迎面驶来的车辆惊慌地频频拐弯让路,等回过神来,雷少晨的车子已开出去好远。
  一直待命的众人,收听到雷少晨和大虎的电话内容马上刻不容缓地行动起来。
  雷少晨赶到现场,马上向着里面冲进去也顾不得危险,门口守着的两个人把他拦下来,仔细地搜着他的身,发现没有异样,又过去检查他的车子,拿着望远镜仔细地观察周围的形势,发现他真的是独自一人,才向里面通报,得到允许后示意雷少晨进去。
  一进去的雷少晨马上寻找静宜的身影,终于在仓库的角落里看到了她,一张小脸异常的苍白,脸上似是有几条伤痕,估计是昨天被他们打的,双手被他们反绑着,微弱地蜷缩在墙角里,十足的可怜,看得少晨心里一阵阵的心疼,看到她没受伤,悬着的一颗心总算安稳下来。
  压住内心的异样,走到大虎的前面,脸色凝重地望着他,不紧不慢地说:“你的那几个场已经恢复营业,一亿的现金我也带了过来,现在该放人了吧?”
  “雷少晨,你挺天真的嘛!第一天出来混吗?如果我今天放了你,明天你会放过我吗?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大虎猥琐地笑着。
  “你!”雷少晨被他的话气的说不出话来。
  “不要用你的手指着我,我不喜欢你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不就凭着几个臭钱作威作福嘛!还想混黑道,你还嫩了点!虎头帮可是凭借拳头一点点打下来的江山!想动虎头帮,看来你们是吃了豹子胆,不自量力!”大虎拍了拍脑袋,笑了笑接着讽刺地说:“对啦,你们叫黑豹,哎呀,真以为自己吃了豹子胆,就可为所欲为!今天我会让你们悔不当初!让你好好尝尝动我们虎头帮的果子不是那么甜的。”大虎露出凶狠的目光。
  看到这里,雷少晨总算是明白了大虎的诡计,雷少晨冷笑一声,说:“我今天能来这里,就没有打算活着出去,虎头帮的事情全是我一个人的罪孽,跟她没有关系,你放了她,我任由你宰割。”雷少晨指了指静宜说道。
  静宜一听,马上悲痛的大喊:“少晨,你走吧,不要管我!”
  “哎呀,真是深情啊,放心,我会把你们的尸体放在一起的,让你们死得瞑目点。”大虎阴深地笑着,满脸的肥肉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静宜,不要怕,有我在呢,我会保护你的。”雷少晨轻轻地安抚她。
  “哎呀呀,情深意重啊,不过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你刚过门的妻子,真是让人感动着呢。”大虎故意露出惊羡的样子,皮笑肉不笑。
  雷少晨估摸着龙翼他们应该准备好了,便和大虎说:“你放了她,她是无辜的。”
  “放了她?开玩笑!你当我是慈善家啊!”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雷少晨看着大虎仰头大笑的时候,迅速地走到静宜的身旁,把她扶起来,温柔地问:“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静宜摇了摇头,在雷少晨的搀扶下,忍住头部传来的眩晕感,缓缓地站直身子。
  “雷少晨,念在你一片情深义重,我给你们这对新婚夫妇几秒钟告别。”
  “静宜,你真的没事吗?”雷少晨看到她苍白的脸色,再一次确认。
  静宜轻轻地摇摇头,虚弱地说:“我没事。”一开口,喉咙传来阵阵干涩的疼痛,从昨天到现在她滴米为尽,滴水未沾,完全靠意志支撑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