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生死攸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怎么样?告别完了吗?”大虎阴险地问着。
  “大虎,你最好不要让我们有机会出去,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包括虎头帮!”雷少晨紧紧地盯着大虎的眼睛,凌厉地吼出声。
  大虎不禁被他的眼神看得又几分发寒,放慢了前进的步伐,伸手向身后招招,后面的两个黑衣人从腰间掏出手枪,指着雷少晨和静宜。
  一直躲在后面的倪安洁看到两个黑衣人用枪指着雷少晨,慌忙地从后面的柱子上冲到大虎前面,谄笑地靠到他的旁边,略带冷冽地问:“大虎,我们当时不是说好只要陈静宜的命,保证雷少晨平安无事的吗?怎么,你想反悔?”
  大虎一脸厌恶地拨开她的手,不紧不慢地晃悠了一下,伸出食指勾在她的下巴,轻佻地笑:“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今天他们两个都得死,你识相的话最好站一旁,不要以为跟我睡了一晚我就会怜香惜玉,明白吗?”
  倪安洁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恼羞成怒地一把抢过其中一个黑衣人的手枪,战战兢兢地指着大虎,威胁道:“大虎,像你这种卑鄙小人,我是瞎了眼睛才会信你,今天你要敢动雷少晨一根毫毛,我要你马上见阎王去!”
  大虎看着握着枪手在不断抖着的倪安洁,哈哈大笑了几声,一脸故作担忧地说:“哎呀,我很怕,我真的非常怕,倪小姐,你不用装出吓唬人的样子,像你这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女人,就只会陪睡,你看看你,拿着枪都握不稳,谁相信你会开枪,要不,你现在就开给我看看,来,这里,开啊。”边说边指着自己的大脑,一脸的鄙视与无畏。
  “哼,你别以为我不敢!没有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走路!”倪安洁语气不免有点紧张。
  “哈哈,你还是乖乖地站一旁,得罪了我你可没有什么好处,现在雷少晨也知道你是我的女人,还会要你吗?或许做我的情人,我还得考虑考虑。”大虎带着一脸鄙夷的神态对倪安洁说。
  倪安洁被他气的失去了理智,拼命的拿着枪支乱按一通,竟然射出好几发子弹。
  大虎看到倪安洁这个女人真的发了疯般,示意黑衣人把她制服,黑衣人抓紧时机出其不意在她的后脑勺上重重地敲了一下,她慢慢地晕倒在地上,手上的枪支掉落在地。
  静宜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紧紧地抓住雷少晨的衣服,不敢有丝毫的放松,身子因为害怕微微地颤抖着。
  雷少晨擦觉到怀里的人儿微微抖动的身子,抱着她身子的手不禁紧了紧,生怕她体力不支倒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里益发的着急纳闷,龙翼他们怎么还没有行动?
  一分一秒地算计着时间,怀里的静宜感觉眼前的世界开始晃动起来,黑压压的一片,浑身无力地靠在他的怀抱里,闻着他身上传来的特有的香味,慌乱的心安定下来,接着进入一片混沌的状态,但是朦朦胧胧中眼睛始终强睁着盯住前方。
  擦觉到她身子的动静,雷少晨再也没有办法镇定下来,恨不得此刻他有特异功能可以抱着她飞起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忽然“轰轰”的声音自窗户外面传进来,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一阵阵的烟雾笼罩住,没有办法分辨出方向,顿时乱成一团。
  雷少晨看好时机,马上扶着她迅速地往仓库门口移去,忽然背后响起一阵枪声,静宜的脑袋轰轰地想着,说时迟那时快,挣脱雷少晨的怀抱,把他推开,飞过来的子弹迅速地射入她的背部,顿时鲜血咕咕而出,雷少晨低声地咒骂一声,顾不得扫在他脚边的子弹,冲到她的跟前,把她抱起来加快步伐冲出门口,门外赶来的郝逸东几个迅速地将里面包围。
  出了门口继续向着前面等候的车子移动,直到到达张氏医院的急救车才把她轻轻地放下来,鲜血汩汩地从她的背部流出来,雷少晨的胸前已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雷少晨急切地一手紧紧抓住她的手,一边轻轻地拍着她的脸,慌乱地叫着:“静宜,你醒醒,我们安全了,快睁开眼睛看看,你快醒醒,你千万不能有事。”
  医生过来把雷少晨拉开,迅速地给静宜进行急救,经过初步的诊断,发现子弹偏离心脏一定的距离,情况还不算太严重,但是她目前的状态比较特殊,必须马上止血进行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雷少晨一听有生命危险,大脑轰轰地响着,彷佛被什么不断地敲打着,乱成一团。
  随着医生到达医院,他亦步亦趋地跟着医生进入急救室,在门口被医生和护士拦了下来,只好呆呆地望着紧闭的门一眨不眨,随着时间的流逝,着急不已的雷少晨在急救室门口不断地走来走去,心里第一次出现了一种莫名的害怕,害怕她就这样丢下他,他该怎么办?还有他们的小孩呢。
  雷少晨的心里不断地祈祷着,希望神灵保佑她们母子平安。
  闻讯赶来的爷爷和雷烨威段亦菲一脸担忧地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忐忑地望着手术室的门,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
  龙翼看到此情此景,悄悄地来到爷爷的身边,轻轻地说:“爷爷,累不累,要不您老人家先回家休息一下,手术不知道还要进行多久,不过我保证,等一有消息了我马上通知你,好不好?”
  雷少堂紧紧地抿着嘴,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龙翼示意郝逸东过来搀扶着他缓缓地站起身,慢慢地朝着门外走出去。
  十个小时过后,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医生一脸疲倦地走出来,伸出手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雷少晨急忙上前抓住医生的手,急切地问:“医生,病人的情况怎么样?”担忧的声线似乎微微地颤动。
  医生摘下口罩,一脸凝重看了雷少晨一眼,严肃地回道:“病人身体的子弹已经取出来,但是依然还有生命危险,由于她怀有身孕,我们麻醉药的用量在最低的范围内,病人醒后会经过很长一段的疼痛,伤口也有可能会发炎,我们尽量给病人注射少量的止痛剂,伤口尽量采取外敷,但是后遗症的发生不在我们控制的范围内,要看病人个人的体质与求生意志,如果24小时内出现并发症,孩子很有可能会保不住,希望你们心里作好准备。”
  “孩子不要紧,保住大人!”雷少晨急切地回答。
  “好,我们会尽力的。现在家属可以穿上隔离衣进去看望病人,但是最好不要进去太多人,一个或两个就好。”医生仔细地叮嘱。
  “我去。”雷少晨不安地紧紧拽住拳头,喃喃地说。
  “少晨,妈妈和你一起进去。”不忍看到儿子一个人承担,段亦菲带着心痛的语气走上前,对着医生说。
  “好吧,你们两个跟我过来。”
  穿好隔离服的两个人跟着医院进入到重症病房。
  看着她苍白的小脸眉头紧紧地皱着,眼睛紧紧地闭着,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嘴里似乎在呓语着什么,额头不断密密地沁出汗珠。雷少晨难过地过去紧紧地握住她的小手,喃喃地说:“别怕,我在这,很快就好起来的。都是我不好,当时应该紧紧地拽住你,我为什么要松开手,为什么!当时的你好傻啊,为什么要推开我!对方要的是我的命,你为什么那么傻要帮我挡住那一颗子弹,难道你不知道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宝宝吗?静儿,你一定要挺过来,一定要好好的!我不要你死,不要你受伤,求求你,好好的。”说到最后,泪水忍不住静静地淌下来,为着她生死未卜的未来,为着她毫不犹豫地替他挡下这生命的劫难......
  看着自己的雷少晨伤心难过,儿媳妇伤重生死未卜躺在床上,段亦菲的心里微微地叹了口气,轻轻地过去把雷少晨抱住,忍不住安慰出声:“少晨,别难过了,静宜吉人自有天相,不要担心,有医生在,一定会没事的,我们先出去,让她好好休息。”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儿,轻轻地拉着雷少晨往外走去。
  雷少晨意识到亦菲的意思,停住脚步,轻轻地摇摇头,一脸憔悴地向她说:“妈,你先出去吧,回去照顾好爷爷,你们都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陪陪她,有什么消息也好告诉你们。”
  段亦菲哽咽地点了点头:“那好吧,你自己一个人小心点,困了休息一会,昨天晚上你们忙着计划部署营救,都没有好好休息,这人是再强硬也得好好休息,可别把自己累坏了,到时候静宜还得依仗我们好好照顾的,知道吗?”
  “妈,我知道了,你回去好好照顾爷爷,不要让爷爷担心,就说静宜已经稳定下来,留院观察,过几天出院,想办法拖住他别再让他过来了,爷爷年纪大了,折腾不住。”雷少晨冷静下来,轻声地叮嘱着。
  段亦菲轻轻地点点头:“恩,妈知道了,你好好照顾她,我先回去了啊。有什么事情记得马上打电话。”说完深深地望了一眼床上的人儿,满眼遮不住的担忧不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