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从鬼门关回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段亦菲走开后,雷少晨安静地守着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生怕一不留心她醒过来,有什么需要自己不能及时通知医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床上的她依然一动不动,往日会和他耍嘴皮子的小嘴紧紧地抿着,似是有些干燥,雷少晨走到病床旁倒了一小杯开水,调好温度,用小勺子轻轻地沾着少许涂抹到她的唇上,以此来减轻她的干燥。
  透过透明玻璃窗的医生安静地在外面看着,心里不情愿地走进来,待他喂好水,轻轻地拍拍他的肩膀,暗示他跟随自己出去。
  雷少晨依依不舍地望了她一眼,静悄悄地尾随着医生走出去。
  “雷先生,为了方便医生的检测和护理,我们建议你现在病房外面守候,我们会有专人24小时看护,24小时后才允许您陪伴在病人的身边,这是医院的规定,希望您谅解和配合。”医生战战兢兢地盯着雷少晨越来越阴暗的脸色,迅速地把话说出来。
  “穿着隔离服也不行吗?”雷少晨问的小心翼翼。
  “雷先生,接下来这段时间是关键时期,病人的状况随时会发生变化,为病人着想,请你尽量配合,我们也会尽最大的努力保护病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请你相信我们。”医生从专业的角度分析,雷少晨无奈地点点头,走到透明玻璃病房前,深深地凝视着里面。
  其实医生这么说,有几分是出于护士护理人员对他的忌惮与害怕,他一脸阴沉地侯在旁边,万一病人情况有变,恐怕医生会忌怕雷少晨的责怪,不敢按照正常的手段处理,枪伤的护理切忌感染发炎,外人的存在也会增加病人感染的机会,出于多重考虑,让他离开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不过看着他憔悴地盯着里面的人,医生心里不由自主地感叹:“这女孩想必是他此生的最爱。自古多情空余恨,但愿他们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吧,在医院看过太多生离死别,那种痛苦与悲伤实在是太摧残人心,或许出现一些大团圆结局,是每一个医生最希望看到的结果,也是他们最真挚的情感,撇开这些不说,雷少晨要救的人,如果失手,恐怕他们连饭碗都不保,所以不管如何,都要尽力保住里面的母子。”医生边想着边向办公室走去,进入办公室后,点开国际医疗视频,和各位医学顶尖的同行针对此次的情况进行探讨,务必确保万无一失。
  正在玻璃外守着的他,忽然见到屋里的医生忙碌起来,雷少晨着急地过去抓住一个从里面出来的护士,声音沙哑地问:“护士,请问里面的病人情况怎么样?”
  “病人现在出现感染的现象,我们必须马上确定药剂量给病人注射,避免感染加重,但是在这个个过程中,药物对胎儿的影响还不明确,请您跟随我到前面签署一份相关的文件。”护士说完,看了看前面的路,用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雷少晨紧张地跟上,慌张地问:“护士,请问如果这个药物对胎儿有负面的影响,对大人是安全的吗?”
  “暂时是这样,但是如果不用药,病人出现感染会很严重,她的枪伤非常接近心脏,由此引起的感染会严重影响心脏的机能,就算此次她能逃过这一劫,恐怕会留下后遗症,而这种后遗症最严重的情况甚至会影响病人的正常身体机能,所以抗感染药物的注射势在必行,只是我们目前要详细地计算出病人体内可以承受的最大量,在合适的范围内,既可以起到抗感染的作用,又能降低药物对胎儿的风险;但是万一药物对胎儿产生影响,导致流产等妊娠情况,由于之前枪伤已导致她流血过多,身体十分虚弱,有可能经不起流产这种折腾,目前我们已经在尽力控制形势的发展,希望您谅解我们。”护士略带紧张地边向前走着边向他解释。
  “我明白了。”不紧不慢地回复了一句,护士惊出的一身冷汗总算找到了着落点,密密地沿着发际流下来,轻轻地呼了一口气,从抽屉里拿出文件交给他,忐忑不安地等着他笔落的那一刻。
  雷少晨眼睛眨都不眨地大笔一挥,镇定地写上自己的名字,心里却早已百转千回,压住紧张、惊慌、惧怕、担忧、难过......才有这笔落惊风云。
  签好字后,雷少晨马上跟随护士折回病房,透过透明的玻璃窗,视线却没有办法找到着落点,心里一惊,转过身,凌厉地问:“病人怎么不见了?到哪里去了?”
  “雷先生不要惊慌,医生把她转移到注射室追踪室,那里有跟详细的跟踪仪器,可以随时监控药物量的加入对病人身体的影响,请你放心,静候医生的捷报吧。”护士尽量平静地安抚着雷少晨。
  雷少晨颓废地蹲下身子,双手捂住脸,浓郁的眉毛紧紧地凝结在一起,露出异常痛苦的神色,良久抬起头来,拿出手机拨给张以墨。
  “以墨,把你们医疗室最好的专家请过来,我要保证她万无一失。”
  “少晨,我知道,现在给她主治的医师就是国内外最好的专家,刚刚从国外搭专机回来,你不要那么担心,医生会尽最大的能力保护好静宜和孩子的,你放心,顺便和你提一下,大虎已经被我们转交给警察,但是......”张以墨咽了咽喉咙,后面的话没有办法再说出口,顿了一下,看到雷少没有回应,换了个话题:“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有国际著名的内外科医生Dr.T在,问题会解决的,倒是你,不吃不喝不休息,不要等静宜一醒过来,你就倒下了。”
  “我没事,我相信你们医院,会还一个健康的她给我的。没事,我先挂了,拜。”不等张以墨继续说,他就先把电话挂掉。
  看到倪安洁的那一刻,他就猜出事情的几分原委。此刻静宜还躺在重症病房,生死未卜,让他轻易的原谅事故的始作俑者,恐怕他还没有大度到那种程度,动了他的女人,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半生不死!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3个小时过后,Dr.T一脸疲惫地从急救室走出来,步伐沉稳地向雷少晨走过来,在他的跟前,露出一抹灿烂的笑:“雷先生,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说完向他友好地伸出手,雷少晨回过神来,轻轻地握了握手,迫不及待地问出口:“Dr.T,你好,我想了解一下病人的情况,她是不是度过危险期了?”
  “想必你很爱你的太太,她没事了,不过需要好好休息,待伤口复原就好了,你不用太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很健康。”Dr.T操着一口不大标准的国语向雷少晨报告最后的结果。
  听到她和小孩都平安无事,雷少晨紧绷的心终于松弛下来,再次握住Dr.T的手,绅士地笑着说:“Dr.T,谢谢你!我现在可以进去看我太太吗?”
  “可以,没有问题。不过不要吵醒她,让她多休息。”Dr.T友好地叮嘱着,眼睛深邃的望着雷少晨,眼睛里似是闪现出一抹惊异的神色,心思放在静宜病情身上的雷少晨竟然破天荒地忽略掉这一抹颇含深意的目光。
  昏睡了两天一夜的静宜终于在第三天的早晨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着白白的天花板、白白的窗帘、有一瞬间的闪神,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目光慢慢地往下移,看到趴在床沿上熟睡的他,坚毅的脸似乎瘦削了不少,下巴上密密地长出好些胡渣子,黑黑压压的一片,静宜内心一阵恍然,伸出手想要去摸摸这可爱的胡渣,摸摸他近在眼前帅气而有坚毅的脸,胸口传来一阵疼痛,不禁轻呼出声“好痛。”
  听到声音的雷少晨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她睁开的双眼,心里一阵感动,一股热流涌上心头:“静宜,你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你等我一会,我去按铃叫医生!”一脸欣喜地跑过去按铃,没多久Dr.T就过来了,礼貌地向雷少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便过去盯着检测的仪器仔细地记录,几分钟后,微微地笑着向静宜说:“你好,我是Dr.T,是你的主治医生,请问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如小兔子般惊慌地望了雷少晨一眼,看到他默许地点点头,她才放下心来向着Dr.T说:“我刚刚想要移动右手,感觉胸口传来一阵疼痛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陈小姐,你的左胸中枪,子弹我们已经帮你取出来,伤口也经过包扎药敷,但是它的愈合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需要住在医院,记住这几天不要轻易起床,最好躺着休息,等过几天我再给你作一个详细的复查,如果确定伤口愈合可以出院回家疗养。”
  “谢谢医生。”静宜虚弱地向着Dr.T微笑,不再敢有大动作,深怕扯动胸口的伤口。
  “雷先生,好好照顾你的太太,有什么需要告诉我。”Dr.T温和地说完,拿着相关的医疗器械走出这个房间,留下他们两个人,一时之间在废弃仓库的刀光剑影似乎又回到他们的脑海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