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原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渴不渴?我去给你倒杯水?”雷少晨轻轻地征询她的意见。
  “恩,好啊,谢谢你。”静宜轻轻地笑了笑。
  “都已经成为我老婆了,还这么客气啊!”雷少晨无奈地摇摇头。
  “......”静宜不禁无语。
  “喂,大叔,我才刚刚醒过来,不许调戏病号!”小声地抗议着。
  “乖,喝水,慢慢来,别扯到伤口。”他小心翼翼地用嘴巴尝了尝水温,轻轻地把杯子移到她的嘴边,慢慢地倾斜,让水缓缓地流入她的嘴里。多日不曾喝水的口,犹如久旱逢甘露,温和的水缓缓地流过嗓子,整个人犹如一颗沙漠中的小植物,遇到清冽的雨水,生命彷佛重新绽放一般,全身的血液重新沸腾起来,“可以喝水、可以吃饭、活者的感觉真好。”她咧了咧嘴,由衷地感叹。
  “笨蛋,这会知道活着幸福啦?在仓库里怎么那么拼命往子弹堆里扎!”提起这个他的心就止不住地揪紧。
  “我哪有!”轻轻地撇撇嘴,否认。
  当时的她像是有感应一样,觉得子弹肯定会穿过他们,她的心不由自主地慌乱,手不自觉地把他推开,简单的一个动作,已经出卖她的心,或许在她内心的深处,爱他爱到宁愿自己死去也要他活着,宁愿自己受罪也要让他幸福,宁愿自己疼也要他快乐,爱上一个人,只要他一切安好,那么就是她的晴天......
  亲昵地刮了刮她俊挺的小鼻子,宠溺又带着几分恼怒,说道:“以后不许再这样做!”
  “我当然不会啦,这里,好痛的。”说完用手指了指胸口,嘴巴微微地嘟着。
  “亲爱的,等你恢复过来,我们就去度蜜月吧,说说想去哪里?”雷少晨建议。
  静宜一听,满脸的惊喜,小脑袋歪到一边,露出沉思状,想了一会儿,说:“不如交给雷先生安排吧,随鸡。”
  “小朋友,不许乱说话,什么叫随鸡,难道你愿意承认自己嫁了一只鸡?”雷少晨脸色暗沉下来。
  静宜捂着嘴呵呵地笑,既不否认也不会承认,雷少晨看到她这么欠扁的样子作势要打她,静宜故意小声地嚷嚷道:“哎呀,谋杀亲妇啦,来人啦。”
  “咚咚,咚咚。”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天呀,怎么这么灵验?该不会自己的叫喊声传到外面了吧?这么快就有人过来搭救?静宜马上噤声,用手指了指门,暗示他去开门。雷少晨迅速地靠过去亲了她的小脸颊一下,才不情愿地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雷少晨脸色瞬间暗沉下来。倪安云微笑地向他打招呼:“雷少,好久不见,恭喜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静宜受伤了,我们过来探望一下。”温和地说完也不等雷少晨反应过来,就拽着后面的倪安洁进来,倪父倪母跟在后面,梁皓杰殿后。
  “静宜,知道你醒过来,我们马上赶过来,让您受伤实在对不起,我们过来向你诚挚地道个歉。”倪安云推了推身后的妹妹,示意她说话。
  倪安洁倔强地把脸转到一边,鼻子轻轻地哼了哼。
  倪父看到此情此景,不禁生气地说:“不孝女!做出丢我脸面的事情,还不赶紧向人家认错!”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倪安洁小声地嘀咕。
  “你还没有做错什么!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你才甘心!”倪父生气地指着倪安洁骂道,脸上因为生气憋得通红。
  倪安云孝顺地过去轻轻地拍着父亲的后背,安慰道:“爸,别生气,小心身体。”转身微微恼怒威严地向着倪安洁说:“洁儿,不要倔强,做错事就应该认错!难道你忘记你差点害死静宜,甚至少晨,爸爸从小就教育我们,可以和别人公平地竞争,但是不能耍阴险,不能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就置别人的性命不顾,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邻居权元禹为了抢走你的玩具,把你推倒害得你摔倒手脚都擦破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你说以后不要像他这么坏,摔倒好疼,你要做一个可爱善良的公主?可是现在,你害得静宜差点连命都丢了,她不仅好疼,还好危险呢。”倪安云说到最后内心有几分动情,童年的倪安洁那么讨人喜欢,那么地可爱,为什么长大后会作出这样的事情?
  倪安洁静静地听着,眼睛紧紧地盯着静宜,怔了好一会,摇了摇头,说:“姐,别说了,我知道错了。或许我是被自己的嫉妒蒙蔽了双眼。从小到大,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爸爸妈妈都要想尽一切办法给我,所以我就以为只要是我想要的,爸妈都会给我,可是当我向他们提出要和雷少晨结婚的时候,爸爸却不帮我,让我自己去争取,所以我就按照自己的方式去争取,或许我真的错了,虽然我对他有好感,但是或许还不至爱,可是在别人的鼓动下,在海选的虚荣心作祟下,我毫无主意病急乱投医,才会酿出今天的这杯苦酒,静宜,对不起。”说到最后倪安洁泣不成声,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作出这么多违背法律道德的事情,直到姐姐的一番话,才让自己想起来,曾经的她爱憎分明,可爱友善,怎么忽然之间会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这样的自己甚至让她都觉得厌恶可恨。
  “倪安洁,你不要那么伤心,你意识到错误就好了,人生的路还很漫长,就算没有雷少晨,你也可以过得很幸福,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一定会遇到自己的白马王子的。”静宜看着她伤心的样子,内心一阵尴尬,但是安慰的话语还是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你们都出去吧,让静宜好好休息。”雷少晨不冷不热地下逐客令,看在她是张以墨小姨子的份上,他可以放过她一马,但是并不代表会原谅她!
  “云儿带着爸妈先回去好好休息,安洁,你以后要乖乖巧巧的,不要再惹爸妈生气了,知道吗?随着姐姐回去好好反省,其它的事情交给我吧。”梁皓杰看到雷少晨下了逐客令,走到倪安云旁边委婉地说道。
  “恩。”倪安云轻轻的点点头,向张以墨示意了一下,扶着爸爸,一伙人离开了病房。
  看到他们走出去后,梁皓杰向着雷少晨说:“雷少,算我欠你一个人情,静宜的医药费包括以后小孩的产检费等等,我们全包了,静宜,谢谢你的大度,我梁皓杰会一一记着,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使唤,我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他的语气里充满着诚恳。
  “梁少,我们不会要你上刀山下火海的,我也没有什么事情,你出去送送他们。”静宜微微笑着说。
  当梁皓杰离开后,病房里就剩下他们俩。
  “少晨,不要再生气啦,既然人家都认错了,就原谅她嘛。”看着雷少晨黑着一张脸,静宜撒娇地劝着他。
  “笨蛋,她害你成这样,你还帮她说好话!”雷少晨脸色阴沉地说道。
  “她可能是受大虎引诱,才做出这样的事情,人谁无过,知道错就可以了,佛家有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也应该放下仇恨道行才会上升嘛!”静宜轻轻地笑着说。
  “又开始说歪理了,好,我听你的!不再和她计较,不过你得给我点好处。”他一脸奸诈地看着她。
  静宜看着他炙热的眼神,身子不由自主地颤了颤,微微恼怒地盯着他深邃的眼睛:“色痞子,我才刚刚从生死线上爬下来,你......”
  雷少晨看着她可爱的惊讶样子,爽朗地笑出声:“原来你脑子里想得比我色啊,我压根就没有想那么多,我指的是陪我去度蜜月的事情。”
  静宜一脸无语地望着他,自己又被他耍了!看来遇到他,自己越来越笨了。垂头丧气地叹了口气,嘟囔着:“都是给你带坏的!坏人!”
  “好啦,不要生气,小心伤口,乖乖,以后不会惹你生气的,说说想去哪里度蜜月。”雷少晨宠爱地哄着她,生怕她动作太大把伤口扯开。
  “恩,我也不知道,我想去看美女,你说哪里可以看。”静宜故意笑嘻嘻地盯着他,眉毛飞扬起来,带着几分捉弄人的神色。
  “......”雷少晨直接被她的话雷倒,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儿,真不敢相信,和她熟了以后,像变了一个人,还经常开他的玩笑,挑起他的征服欲每每都傻乎乎地陷进去,和她说一些白痴到让人无语的话,自从认识她,自己彻底堕落为她口中的“色痞子”了。
  “你自己就是一个大美女,看来不用出去蜜月了,直接在家里照镜子就可以实现梦想。”雷少晨玩味地勾起嘴角,回道。
  “是吗!既然我是一个大美女,你可得好好疼爱哦,要知道漂亮的东西总是炙手可热的,好多人喜欢着呢。”静宜反唇相讥。
  “恩,有道理,我会把她变成一个小女孩,放在兜里,每天带着她,让觊觎她的人都找不到她那就行了,哎呀呀,不要露出这么可爱感激的神情,知道相公好,好好侍候着就行,不必含情脉脉,投怀送抱的。”雷少晨看着她一副小女孩的样子,总是忍不住逗弄一番。
  “大叔就是大叔,满脑子坏思想,自大自恋自傲!不乖!”
  “我是灰太狼叔叔,就是要来吃掉你只羊!”雷少晨边说边伸出双手露出狼的样子,还故意“吼吼”地叫了几声,惟妙惟肖的样子,惹得静宜轻轻地笑起来,怕扯到伤口不得不忍住,小脸憋得通红通红的,像夕阳映照的余晖鲜艳夺目,灿烂娇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