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云海之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一早,静宜半梦半醒地被雷少晨推着进洗漱间,穿戴完毕,一看手表,才六点半,她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脑袋,抱怨道:“大叔,天都还没有亮呢,我们这是去哪里玩啊?”
  雷少晨亲昵地摸摸她的头发,坏坏地笑着:“马上就知道啦。”
  静宜轻轻地打了一个哈欠,无精打采地回应:“那赶紧出发,看完还可以回来补眠。”
  “亲爱的,我发现你真的很爱睡觉啊!”雷少晨无语地说。
  “你难道不觉得睡觉是人生最美妙的享受吗?”静宜反问。
  “好啦,我认输,咱们赶紧出发吧。”雷少晨拉过她的手向目的地出发。
  当静宜看到眼前的景色时,嘴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地方!真的太漂亮了,漂亮到无法用任何词汇去形容这种色彩:置身在类似于悬空的“观光台”上就像站在天空中的一座浮岛,周围被流云包围着,早晨的阳光温煦地照耀在云层的上面,漫天云海触手可及,彷佛置身于仙境的感受,纯粹、干净、梦幻。静宜轻轻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张开双臂,慢慢地呼吸着这最接近天堂的气息,整个人沉醉在这梦幻般的空间里,好一会才睁开双眼,淡淡的笑意掩饰不住:“少晨,这里真的太美了,好浪漫啊!谢谢你和我一起看这最美的风景。”顿了一下,静宜轻轻地低囔:“我爱你。”说完往他的怀里挪了挪,洁白的双颊呈现两抹绯红,灿若桃花娇胜玫瑰。
  雷少晨轻轻地俯身,在她的额头烙下一吻,简单圣洁的一吻,伴随着一声温柔的呓语:“我也爱你,一生一世。”
  天空为证、云朵为证、晨光为证,我爱你。
  “雷少,静宜,好巧。”一道声音打破他们的思绪。
  雷少晨和静宜转过身来,看到旁边的咖啡桌上坐着一位穿着休闲帅气的男人,仔细地打量,才认出原来他就是前段时间给她主治的医生Dr.T,静宜挣开雷少晨的怀抱,友好和善地走过去,声音轻快地和他打着招呼:“Dr.T,你好!你怎么也在这里?你也来度假吗?”
  Dr.T绅士地一笑,带着几分魅惑的神色说:“这么美的景色我又怎能错过。”温柔低沉的声音从他性感的薄唇传出来,让人有几分沉醉。脱下医生的白大褂,穿上几乎紧身的牛仔裤,搭配一件纯白的T恤,把金丝镜框的眼镜换成劲酷的大墨镜,搭配着俊挺的鼻子,恰到好处的淡淡一层胡渣子,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性感帅气味道。
  看到Dr.T一直盯着静宜看,雷少晨脸色似乎有点阴沉,走过去把手搁在她的腰上,用力地紧了紧,魅惑地一笑:“Dr.T,看来你也很有闲情逸致,今日的装扮完全看不出您是一位医生。”
  “雷少过奖了,医生也是人,并非只有一面,不是吗?不打扰两位赏景,我该下去了,有空一起吃个饭。”说完非常帅气地朝他们俩招招手,独自离开。
  静宜呆呆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带着几分花痴的声音说:“Dr.T的生活装太帅气了!”
  雷少晨轻轻地捏了一下她的腰身,恼怒地说:“是吗?他帅气还是我帅气?”说到最后似乎是咬牙切齿的感觉。
  静宜浑身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转而笑嘻嘻地说:“当然是老公帅气啦!不过看到他的变化,有点惊讶罢了,难不成老公吃醋了?”
  “我不爱吃醋。”冷冷地说完拖着她回去。
  意识到他的动作,静宜不舍地拉着他的衣角,露出小狗般可怜兮兮的眼神,说:“这里这么漂亮,再看看嘛!”
  “不看了,没心情。”简单地回应她。
  “哼,小气鬼。”静宜轻轻地哼了一声,抢在他的前面走着。
  雷少晨心里一愣,这是哪跟哪啊......怎么变成她生气了?无奈地跟上她,恢复柔和的声调:“生气了?”
  “没有,肚子饿了。”静宜气冲冲地回应。
  “那正好,我们去吃早饭。”说完两个人牵着手朝着酒店的餐厅走过去。
  两个人吃完早饭,静宜一直嘟囔着要先回去补眠,睡一会再去昨晚商量好的札幌逛逛。
  休闲地躺在床上,晃悠着双脚,朝着正在笔记本前面忙碌着的雷少晨望了几眼,忍不住问出口:“大叔,你不困吗?”
  雷少晨的视线从电脑转移到她的身上,淡淡地笑着说:“不困,昨晚睡得挺好的。”
  “才只有7个小时,怎么够!你真的不困吗?”静宜不死心地再次问,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就是没有睡意,想着如果他一起过来睡说不定很快就可以进入梦乡。
  雷少晨察觉到她的意思,坏坏地一笑:“睡不着吗?”说完起身走过去,躺在她的隔壁,轻轻地抱着她,亲昵地哄着:“睡吧。”
  “大叔,唱个催眠曲给我听听吧。”静宜玩心大起。
  “......”雷少晨无语地愣住。
  静宜轻轻地摇着他的手臂,撒娇道:“大叔,唱一个嘛,宝宝也想听呢。”
  “我不会唱摇篮曲。”雷少晨尴尬地撇清。
  “唱一个嘛,难道你忍心让宝宝失望。”静宜可怜兮兮地盯着他,彷佛他不答应眼泪就要下来一样,雷少晨被缠得无奈,只好答应下来,轻了轻喉咙,刚想唱,结果手机铃声适时地响起。雷少晨像是找到救兵一样,朝着她努了奴嘴,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点开短信,静宜一想到这可恶的短信心里便恨的牙痒痒,愤恨地靠过去,看是什么人发的短信:“十年前张欣梦车祸,未死,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发短信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看到这里,静宜的心忽然咯噔一下,沉了下来......心里泛起隐隐的不安。手指紧紧地拽着床单,不停地揪弄着以此来减轻心里的慌乱。
  雷少晨拿着手机,好久回不过神来,怔怔地盯着手机屏幕,一声不吭。忽然手机又响了一下,点开短信:“不过,命运之神并没有眷顾她,她的生命最多只剩下半年,或许你现在赶过去,还可以见她最后一面,祝你好运。”
  看到这一条短信,雷少晨再也无法安静下来,心里慌乱得犹如有千万只蚂蚁在爬,撕扯着他的心。转过视线看了看身边的静宜,脸色苍白苍白的,目光空洞地转向一边,身子似乎在微微地颤抖着。雷少晨的心里生出几分不忍,轻轻地抱过她,把第二条短信给她看。静宜目光怔怔地盯着手机屏幕,似乎在看短信,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
  良久,雷少晨尴尬地出声:“静宜,不管这消息是真是假,我都要去查看,我希望你可以谅解。”
  听到这句话,静宜再也没有办法忍住,眼泪止不住地滑落,她软弱地声音飘出来:“我可以理解的,不过我一个人在这里怎么办?等你回来吗?”
  “我帮你买好机票,你先回家,到了A市让家里的司机过来接你,好不好?”雷少晨问得小心翼翼。
  “少晨,可不可以不要扔下我,我怕。”静宜哭着祈求着。
  “别怕,我去去就回来。乖。”他小心地安慰着她。
  “可是你都不知道这个消息是真是假,就扔下我一个人置我于不管,雷少晨,只要是张欣梦的事情,永远都是最重要的,你甚至可以为了一个可能是假的信息把我扔在人生地不熟的日本,我怀着宝宝,连日语都不会说,难道你就不怕我出事吗?”静宜大声地质问他。
  “你不要这么无理取闹!更何况我会让人送你上飞机,这中间能出现什么事故?”雷少晨恼怒地吼着。
  静宜冷冷地笑了两声:“好,很好,我最后问你一遍,去美国,还是A市。”
  “不可理喻!”雷少晨说完,脸色铁青地起身,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给酒店服务员:“你好,请您帮我订一张去中国A市的机票,一张去美国的机票,尽快。”说完挂掉电话,转身对静宜说:“你收拾一下东西,等一下让酒店的专车送你去机场,自己小心点。”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
  静宜一个人失神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抓起床上的枕头朝着门口大力地扔过去,忽然肚子里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痛的她直不起腰,微微地蜷缩着身子,拿起床头旁边的手机打给他,电话响了几声被按掉,静宜没有办法只好再次摁着那个号码,这次电话终于被他接了起来。静宜微弱地说着:“少晨,我肚子好痛,快送我去医院。”说完这句话彷佛费了好大的力气,疼痛折腾的她额头冒出密密的汗珠。静宜一边捂着肚子一边等着电话那边的回应。结果电话那边传来他冷冷的声音:“不要玩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刚刚还好好的,我出去才几分钟,你就病了?陈静宜,不要让我对你失望,虽然我爱你,但是并不意味着你可以胡作非为。”
  “我没有。”静宜无力地说完这一声,那边的电话已经挂断,眼泪止不住地滑落:最讽刺地莫过于此,口里说着我爱你,却做着比恨你更残忍的事情,如果你真的爱我,你就不会抛下我,你就不会怀疑我,你就不会不心疼我生病,雷少晨,你口是心非心口不一,你根本不爱我!爱一个人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静宜囔囔地说,忽然肚子又传来一阵剧痛,她一边难受地捂着肚子,一边大力的喘着气,最后痛得忍受不住,视线慢慢地模糊起来直至失去意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