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被爱惩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件事是关于林晓楠和杨一丹的。”静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语气充满内疚。
  小言点点头,暗示她继续说下去。
  “你还记得野餐完的那天晚上吗?我们一伙人跑去酒吧捧场,后来我不大舒服起身去洗手间,结果在半路上碰见杨一丹和关一洋抱着一起,”静宜沉默了几秒,接着说,“他们在接吻。”
  “什么?你?”小言惊讶地瞪大眼睛,眸子里充满疑问。
  静宜轻轻地点点头,肯定小言的猜疑。
  “不可能吧?关一洋对林晓楠挺体贴挺关心的,当时我还羡慕他们俩来着,有男宠如斯,多幸福啊!”小言回想起当天的情形,一张小脸充满了憧憬羡慕。
  静宜蹙着眉:“当时我也这样想啊,不过或许那只是虚像,你觉得我们应不应该暗示一下林晓楠?”
  小言犹豫了一阵,轻轻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怕弄巧成拙帮倒忙,还是先静观其变吧,感情的世界,外人只是看客,他们纵有千千结,也只能依靠自己才能解开。”
  “哎。”静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抬起手表看了看,指针已经指向四点十分。
  “我先去外面看看彤彤。”静宜说完走出房门。
  来到客厅,这才注意到彤彤倒在杨一丹的腿里呼呼大睡,样子像足了以前赖在她身上的神态,静宜心里闪过几分无奈,夹杂着几分酸意,小家伙真的移情别恋了吗?跟杨一丹打了声招呼,轻轻地温柔地抱起她腿上的彤彤,尽管动作已经轻的不能再轻,但是作为一只猫以生俱来的警惕敏感,它还是微微地睁开了双眼,撇了一眼弄醒它的人,萌萌地盯着静宜看了几秒,似是兴奋地“喵”了一声,静宜宠溺地抚摸着它后背的毛,轻轻地哄着:“彤彤,乖,继续睡吧,姐姐今晚带你回家家哦。”
  彤彤似是听懂了似的,乖巧地闭上圆溜溜、水光湿润的大眼睛,靠在她的怀里继续睡觉,呵呵,静宜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幸福,它还是心属于她,听话乖巧,可爱懒惰、萌美柔软。
  心满意足地抱着它进入小言的房间,满眼掩饰不住的炫耀得意,似乎在向小言宣示:“你看,它永远只喜欢我呢!”
  小言无奈地叹了口气:“静宜,你觉不觉得自己像足了它的老妈子。”小言边说边指了指她怀里的彤彤。
  静宜恼怒地瞪了她一眼:“你才像她的老妈子,我有那么老吗?是像它姐姐,是姐姐。”说到最后,她一字一顿地说,语气里充满了强调。
  “装嫩!
  “我就是装嫩!反正我装得起,本小姐比你小一个月零3天,就比你嫩!”静宜反驳。
  “......”小言不禁无语。
  “在事实面前,你有权保持沉默。”静宜哈哈大笑起来。
  “大姐,你已是人妻,我还是待嫁少女,你说谁更老!”小言反击。
  “你...你...”静宜被调皮的小言气得结结巴巴起来。
  小言得意洋洋地朝着她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朝着她吐吐舌头,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不和你争论,歪理一堆!”静宜气弱下来。
  “嘻嘻,输掉了吧?来,叫一声姐,姐就放过你。”小言嬉皮笑脸道。
  静宜白了她一眼:“别闹啦,今天我要带彤彤回去,要先走啦,还得给彤彤准备一些日用品。”
  “这么早啊,再和我聊聊天啦,我一个人好无聊的,每天他们下班后,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好可怜的!”小言露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我打算明天开始过来这边上班,所以你不会孤单啦。”
  小言一把抱过静宜,惊喜地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静宜重重地点点头。
  两个女孩子又吱吱喳喳地聊了一会,才分开。
  抱着彤彤回到家,已是六点多。踏进别墅门口的一刹那,心里忽然有种压抑的感觉,全家人都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地盯着她进来,似乎在专门等着她的出现,静宜心里一愣,视线扫过张欣梦,看到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她的心里暗呼一声不好,准是那个女人恶人先告状了,都怪自己中午太冲动鲁莽,被她气昏了头打了她那巴掌,想必她肯定小题大作向雷少晨呼天抢地抱怨过了。
  箭已在弦上,待势即发,对方为刀俎,我为鱼肉,只好见机行事。稳了稳心神,静宜步伐坚定地朝着他们走过去,大大方方地坐在少晨对面的空位上,微微地笑着说:“爷爷,你回来啦?今天事情办得还顺利吗?”
  雷少堂一愣,祥和的脸色瞬间展开:“恩,很顺利,你今天又出去哪里了?你怀里的猫咪就是你一直提到的彤彤吗?”
  静宜甜甜地一笑:“爷爷,好厉害哦!一眼就看出来。”
  “够了!”就在两个人开心聊着的时候,少晨大喝一声,一脸阴沉地盯着静宜,“你还好意思在这里笑,看看你今天作得好事!”雷少晨愤怒地指着陈静宜。
  静宜一脸纳闷:“我今天什么都没做!”
  雷少晨轻轻地转过张欣梦的左脸,静宜轻轻地呼了一声,只见她的脸上红肿一片,甚至泛出了丝丝的血迹,像是被人毒打过一顿,可是自己分明只甩了她一巴掌,当时她的脸色只是微微泛红,怎么一个下午过去反而变成这样子呢?她不敢相信地摇摇头。
  “你难道想否认自己的“杰作”吗?陈静宜,你太让我失望了!”雷少晨凌厉尖锐地说。
  “是,我承认是打了她一巴掌,但那是她咎由自取,你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就胡乱冤枉我!”静宜发飙道。
  “我冤枉你,你自己也承认打了欣梦,我怎么冤枉你了?只是我从来都没有发现你原来还有这么狠毒的心!”雷少晨愤恨地吼着。
  张欣梦轻轻地拉了拉少晨的衣服,小心翼翼地说:“少晨,算了,反正上过药很快就好了,以后我再也不会招惹静宜妹妹,你不要再生静宜妹妹的气了,她还怀着身孕呢。”
  看着张欣梦柔柔弱弱假装大方地说出这些话,静宜勉强地冷笑两声:“不要叫我妹妹,如果有你这种姐姐,我会恶心至死!”
  “少晨,我......”张欣梦一脸无辜地望着少晨,柔弱低顺的样子,委屈的眼眸似是充满了水汽......
  这种可怜脆弱的样子,最能激发起男人的保护欲。
  果不其然,雷少晨粗声地怒吼:“你不用再替这种女人求情,我会为你讨回公道!”
  “雷少晨,我只是打了她一巴掌,根本不可能会让她伤成这样,还有,并不是我先动手,这点陈阿姨可以作证!”
  “少晨......”静宜一提到陈阿姨欣梦的泪水止不住地滑落.....
  少晨一边揽过她的肩膀,一边凶狠地盯着静宜说:“你联合下人搬弄是非,还想辩解?”
  “我没有!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静宜怒气冲冲。
  “我也想相信你,可是你并不值得我相信,陈静宜,今天我总算看清楚了你的真面目!你走吧,带着你这只臭猫,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不用你说,我也会离开,别以为我有多稀罕!”静宜生气地冲上楼,迅速地把衣柜里的衣服随意地往行李箱里扔进去,直到塞满把行李箱盖好,一手提着行李,一手抱着彤彤,站在房间的门口,表情落寞地看了一眼,转身下楼。
  雷少晨冷冷地看着她拖着行李下来,像一个冷淡的陌生人一样看着她,以及她怀里的彤彤,心里似是有几分失落,她真的要离开了,这一刻,心里似是有几分烦乱,可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再也没有办法挽回。
  一直不出声的雷少堂,再也看不下去,柔声地把静宜叫住:“静宜,不要意气用事,乖,有话好好说。”边说边走过去把她的行李拽下来。
  “爷爷,我还是先离开一段时间吧,不要再劝我,我的心意已决,以其留在这里接着冤枉诋毁,我宁愿离开,还有请你相信我和陈阿姨,绝对没有把她打成那样!”静宜略带生气的语气。
  “爷爷相信你,可是你离开之后要去哪里?爷爷不放心啊,你现在又怀有身孕,这样子折腾爷爷怎么能安心呢?听爷爷的话,继续留下来,等少晨不那么生气了,再找他解释解释,啊?”雷少堂温和地建议。
  “爷爷,我和他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他不信任我,还有什么值得说的?不过是废话一堆罢了,他不是喜欢那个女人,对她念念不忘吗,我何不成全他们!”
  “傻孩子,幸福是需要争取的。”雷少堂轻轻地叹了口气,说。
  “爷爷,我争取过了,现在我看清他的心,不想再争取了,你放心吧,孩子我会好好地生下来,他永远都是属于雷家的孩子,这一点我不会食言的。”静宜信誓旦旦地保证。
  “静宜妹妹,你不要这么意气用事,还是听爷爷的话留下来吧,只要你跟我道个歉,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好不好?”张欣梦娇滴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道歉?我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道歉?”静宜怒斥。
  “静宜妹妹,不要那么生气,我看书上说生气对宝宝不好,你消消气,如果你想离开出去散散心,我让少晨送送你吧,等过几天你想通了再回来。”欣梦温柔地建议。
  看着她一脸的虚假,静宜内心一阵反胃,轻蔑地盯着她和少晨:“既然我离开了,就不会回来,回来这里做什么,回来接受你的冤枉,接受你的挑拨离间?还是回来看你如何成功地蒙骗过是非不分的男人,把他占为己有?我告诉你,对于这种听信谣言不做调查不分黑白的男人,我还真没有兴趣,你要是想要,我就把他让给你,你们在一起,似乎确实更登对,祝福你们!”说完冷冷地笑几声,转身离开,连爷爷手里的行李都不要。
  “静宜,不要走。”爷爷的声音暗淡下来,飘荡在风中,夹杂着几分悲凉。
  雷少晨恼怒地拽紧拳头,如果不是梦儿紧紧地拉着他的衣角,他早过过去捏碎她的下巴,他,一个商场上呼风唤雨、叱咤风云、高高在上、威严霸道的商业泰斗,听惯了阿谀奉承、赞美恭维,什么时候有人如此大胆地讽刺他?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忍耐力,可以原谅她一次,两次,或许三次,但是绝对没有办法接受她的轻蔑与讥讽!想要自由?怀着他的孩子逃走?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章节目录